百书斋 > 都市言情 > 霉运阴阳眼 > 第902章 再买鱼篓尊


    侯保国也是潘家园的传奇人物之一,而且其擅长的就是玉石,号称潘家园第一玉石鉴定家。

    结果现在,一枚龙首玉佩,张先生买了下来,而侯老板却打了眼,齐向阳真的有点傻眼了。

    齐向阳几乎说是从头到尾见证了张坤购买那枚龙首玉佩的过程。

    那枚玉佩的原主人是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人,人很壮实,皮肤微黑,看上去老实巴交的。

    张坤刚站过去,还没开口呢,那中年人便主动打起了招呼。就和张坤之前说的那样,这古玩买卖,但凡十分主动的,一般都有什么蹊跷,必须小心之再小心。

    不过那人招呼了,张坤便顺势蹲了下去,然后两人闲话家常一般聊了几句,之后张坤就拿起了那枚龙首玉佩。

    说到这,齐向阳不得不佩服一点,张坤说话的本事确实很厉害,几句话的功夫就套出了这枚玉佩的来历。

    是那中年人下乡收东西的时候,顺手搭上的。中年人原本看上一件瓷器,奈何那老乡要价太高,最后搭上了这枚玉佩,才最终成交。

    当然,这句话的真假如何,就不得而知了,张坤旁敲侧击的问着收来的瓷器是哪件,想要看看,不过那中年人说今天没带来。

    到这,试探性的话便算结束了,张坤便直接问价格,老板开价六百,张坤笑了笑说太贵。然后又指着老板地摊上的东西说了句:我看您这东西都是新家生,走批发的吧。

    对张坤如此直白的话,老板也不甚在意,反道笑着回了句:做生意的,什么都得弄点,适应不同的客人,现在真正的老东西不多了。

    这时候张坤直接说了个价,两百。

    老板先是不同意,价太低了,张坤就直接说着,这顺手搭的东西,两百块不低了,再说,这黑疙瘩一样的,谁知道买回去到底是块玉还是石头?

    几经推磨,最后老板还是同意了,两百块卖了,毕竟就像张坤说的那样,终归是顺手搭来的,卖两百是两百。

    不过,如果现在那老板要是知道这枚玉佩卖了十八万,只怕气的心都要蹦出来。

    不过这也正是古玩行当中捡漏的魅力,只要你看得准,一件东西翻个千八百倍的很正常。这枚龙首玉佩就是如此,一转手就是九百倍,两百变十八万。

    直到跟着张坤离开了玉来坊,齐向阳依旧一脸呆傻的样子,他依旧回荡在张坤那魔法一样的捡漏中,两百变十八万,不,不对,是一百变二十四万。

    是的,齐向阳清楚的记得,张坤最开始的资本,就是那一百块钱,然后现在呢,张坤足足多了二十四万,直接翻了两千四百倍。

    而这,仅仅是几个小时的功夫。

    一天之内就是二十四万,那这要是一个月每天来一趟潘家园,岂不就是千万富翁了?

    所以说,古玩这一行想要发财真不难,只要你有足够的眼力,然后再加上一点点的运气。

    所以,如果,如果我能学会张先生这鉴定古玩的本事,不说一个月一千万,一个月让我捡漏一次就好了,赚个几万几十万的,一年也上百万了,这样就能让爷爷奶奶过上好日子。

    想到这,齐向阳浑身一个激灵,居然从呆傻中清醒过来,看着前面的张坤,心情激动之下,一把跑到张坤身前:“张先生……。”

    不过刚一开口,齐向阳便又顿住了,该怎么说呢?

    齐向阳突然莫名其妙的举动让张坤一愣,不过很快就眼神一转,似乎有所明悟的样子,一脸轻笑道:“怎么了?”

    “我……。”齐向阳脸色微红,不过很快就鼓起勇气,直面张坤的双眼:“我想好了,我愿意摆您为师,不对,拜姚志平老师为师。”

    “心服口服了?”张坤似笑非笑的道。

    “嗯。”对此,齐向阳却异常肯定的点头。

    几个小时的功夫,一百块变二十四万,这速度,简直比抢银行还快了,对一心想要努力赚钱的齐向阳来说,还有什么比得上这个更让人心服口服的。

    “不反悔?”张坤又问了一句。

    齐向阳死命的摇头:“不反悔。”

    张坤望着齐向阳那通红的脸,脸上终于露出了笑容:“行,那就这么说定了,不过,今天的事还没完,我还有一样东西要买。”

    说完,张坤招呼着齐向阳继续前进,然后按照记忆,找到了之前来过的一个摊位,摊主是个四十来岁的中年人,来到地摊前,张坤一眼便看向了正中的那个红油似火的钧红釉描金鱼篓尊。

    是的,这就是张坤之前曾经看过的那个,还过过手的,老板要价二十三万的那件钧红釉描金鱼篓尊。

    张坤蹲下身,再看了一眼那件鱼篓尊,然后直接开门见山:“老板,这件我要了。”

    张坤指着鱼篓尊,地摊后面的老板抬头看了张坤一眼,立刻想起张坤之前来过,想了想,顿时道:“二十三万,不还价。”

    “行,就二十三万,去银行转账。”张坤点头应下,之前从侯保国那里弄了二十二万,加上之前剩下的,张坤麻烦让侯保国全部转到他银行卡里了,毕竟二十多万现金拿在手里还是比较打眼的。

    听着张坤的话,地摊老板上下打量了张坤一会,然后立刻起身站了起来:“成,老板您等我一会,我收下摊。”

    说完,中年人麻利的将摊上的东西全部收进了一个手推箱里,然后跟着张坤去了银行转账,之后那件钧红釉描金鱼篓尊便属于张坤的了。

    收下了那件鱼篓尊,然后张坤便带着齐向阳再次来到了玉来坊。

    一直默默跟在张坤身后的齐向阳,一脸不解,虽然他对于真正古玩的了解不多,但是刚才张坤入手的那件鱼篓尊价格已经达到了二十三万,而且瞧着之前那地摊老板的模样,似乎对于这件鱼篓尊的价值也是心里有数的。

    难道这样的情况下,张先生还能捡漏?

    瞧着张坤不过十几分钟又一次提着东西上门,侯保国笑了,这小兄弟是真打算今天把潘家园洗劫一遍?

    侯保国笑着迎了上去,然后接过张坤送来的袋子,拿出来细细看了一遍,然后瞧着张坤竖起了大拇指。

    “好东西,晚清钧红釉描金鱼篓尊,虽然只是民窑产品,但是釉色纯正,包浆浓厚,最重要的是保存完好,好货色,这东西我收的话,十八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