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都市言情 > 霉运阴阳眼 > 第903章 大气


    侯保国的话刚一出口,齐向阳又有点傻眼了。

    不是吧,这刚二十三万买进的货,转手就只剩下十八万了?

    好吧,虽然一个是卖价一个是收价,但经手的可是张先生,刚刚在齐向阳心中,树立了传奇的人物,估错价?

    齐向阳眨了眨眼,然后看着前面一脸镇定的张坤,决定还是不说话了。

    十八万的报价一出,张坤脸上却没有丝毫变化,瞧着报价完毕,依旧双手捧着鱼篓尊仔细观摩的侯保国,张坤忍不住笑道:“侯老板,这东西可不是卖给您的。”

    侯保国一愣,望向张坤:“小兄弟的意思是?”

    张坤笑笑:“这次来是想借侯老板的地方一用,顺便麻烦侯老板帮忙约个人。”

    侯保国眨了眨眼,然后恍然大悟的点了点头:“原来如此,已经有买家了,小事,好说,你约的谁?”

    “唐新华。”张坤吐出一个名字来。

    “唐老板,原来如此,你这鱼篓尊卖给他倒真没卖错。他本身经营着一家茶叶公司,平日里最爱收集也是各种瓷器,而鱼篓尊同属于茶文化,正是唐老板最喜欢的类别,行,看来小兄弟能卖个高价了。”

    侯保国一脸恭喜的道,丝毫没有因为没能收到鱼篓尊而面色不愉。

    即使他明知道,只要收下这鱼篓尊,一转手就能赚个七八万,而且他选定的几个卖家里,正好唐新华就在其内,估算着出手的可能性十分之高。

    但即使如此,侯保国依旧没有任何不满,还一脸恭喜。

    侯保国这一点也是姚志平所称赞的,从不因为一些生意上的事情而斤斤计较,以前没钱的时候是这样,成了资产上亿的老板还是这样,这人……大气!

    说完,侯保国也不二话,当着张坤的面拿过手机,然后翻出了唐新华的号码。

    唐新华也算是收藏界一老人,同样也是这玉来坊的熟客,经常有空没空的就到侯保国这里坐坐,几年下来,光从玉来坊这里,唐新华便拿了不下三百万的古玩,都是瓷器。

    据说唐新华家里的藏品加起来,价值能超过两千万,算是圈内小有名气的收藏大家了。

    电话很快接通,那边传来一个爽朗的男声:“侯老板,又没茶叶了?这次想拿点什么?最近我这里来了点好货,祁门红茶,利口那一带的,市价三千六一两,我给你算三千,够意思吧,要不要来点?”

    听到唐新华的话,侯保国双眼猛的一亮:“利口的祁门红茶?好东西啊,给我来一斤。”

    “咳。”听到侯保国的话,电话那头顿时传来一阵咳嗽声,然后好不容易换过气来,唐新华满口苦笑道:“侯老板,我的侯老板,这可真不是兄弟不给面子,一斤真不行。”

    “你也知道,祁门红茶本就产量少,尤其是利口那一带的,一年也没多少。我也是好不容易弄到一点,给你半斤吧,我还得剩下点,给其他老顾客留点呢,要是他们知道我弄到祁门红茶却没他们份,他们能把我生撕了。”

    “吱。”听到唐新华的话,侯保国顿时牙齿一扬,不过最终还是妥协了,一脸“凶神恶煞”模样的道:“行,半斤就半斤,不过必须得是半斤,一克都不能少。”

    “那是,侯老板放心,我唐新华是什么人啊,说半斤就半斤,绝对一毫也不少。”电话那头传来爽朗的笑声。

    这时,旁边的张坤端着茶轻咳一声,示意的望向侯保国,侯保国一愣,随即露出满脸歉意的笑容,向着张坤点了点头,然后一本正经的对着电话道。

    “唐老板,你给我弄了祁门红茶,虽然只有半斤,不过这好意我得领。今儿我这有一好东西,晚清钧红釉描金鱼篓尊,釉色纯正,包浆浓厚,保存完好,顶上的好货色,要不要来看看?今儿我可只通知了你一人,要来可得快点,好东西不等人啊。”

    侯保国笑着说完,不过言语间,依旧充满着对祁门红茶只能拿半斤的“怨恨”。

    而侯保国话一说完,张坤却又忙低声说了句:“描金山石麋鹿,民窑出的。”

    听到张坤的话,侯保国想也不想的对着电话接了句:“鱼篓尊上描金山石麋鹿,应该是民窑出品。”

    不过一说完,侯保国就愣了,有点不解的看着张坤,不知道张坤为什么特意要指出这一点。

    前面描金山石麋鹿还好理解,算是对鱼篓尊的一个外观描述,但是后面为什么要特意指出是民窑出品?

    在古玩瓷器这一类中,通常有这样一个情况,就是官窑出品的瓷器,大多都比民窑要珍贵,这个珍贵不仅体现在制作上更加精良美观,同时也意味着稀少。

    而古玩这东西,玩的就是个物以稀为贵,所以通常情况下,民窑出品的瓷器收藏价值远远没有官窑来的高。

    一般情况下,古玩瓷器交易,如果是民窑出品的瓷器,卖家是很少会主动说点出这一条的。

    至于能不能看出来就要看买家自己的眼力够不够了,看出来了,这价格自然就是正常价格了,而如果没看出来,民窑瓷器当官窑卖,那价格,差的可就不是一点点了。

    虽然这么做有点不太光明,但却也是古玩这行当的潜规则。古玩,玩的就是个眼力劲,你能看出来,自然是你的本事,没看出来,则活该你“吃药”。

    所以,对于张坤主动点出这鱼篓尊是民窑出品,侯保国真的有点无法理解,这是在和钱过不去啊。

    不过还没等侯保国想明白,电话那头陡然传来唐新华的声音:“老侯,晚晴钧红釉描金鱼篓尊,大红?描金山石麋鹿?民窑出的?”

    唐新华接连三个问题,让侯保国隐隐听出了一丝激动之意,因为只有在十分激动难忍的时候,唐新华才会叫他老侯,通常情况下,唐新华都会叫他侯老板。

    侯保国有点不解,不过依旧直接点头:“没错。”

    侯保国话音一落,唐新华便立马道:“等我,半个小时就到。”

    说完,唐新华不等侯保国回话,二话不说便挂了电话,这时侯保国应该也能猜到,那家伙估计已经在抓时间赶过来了吧。

    不过瞧着唐新华这样子,好像对这钧红釉描金鱼篓尊十分在意,难道说,这东西上面,还有什么是他没看透的?

    侯保国双眼死死的盯着茶几上的钧红釉描金鱼篓尊,在阳光下,依旧泛着大红的光晕,甚是喜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