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霉运阴阳眼> 第904章 翻倍的价
  挂掉电话后,在等待的时间中,侯保国终于知道了张坤的名字,然后两人一阵闲聊,半个小时后,一个三十五六岁的中年人快步走进了玉来坊。言情首发

  来人身穿黑色西装,脚踏棕色皮鞋,走路龙行虎步,脸上也菱角分明,头顶一个小寸头。

  来人一走进玉来坊,便看到了休息区茶几上摆着的钧红釉描金鱼篓尊,大步走了过来,然后蹲下身,双眼盯着茶几上的鱼篓尊,仿佛在看最稀世的珍宝。

  在来人刚刚走进玉来坊的时候,飘在半空的姚志平便向张坤介绍了,眼前的人就是唐新华了。

  唐新华蹲在茶几前,透过屋外照射进来的阳光,仔细打量着茶几上的鱼篓尊,红釉的底子,在阳光下泛着大红的光晕,尊上的描金,细腻中带有神韵。

  唐新华小心拿起鱼篓尊,然后在手里又观摩了两分钟,终于轻叹一声点了点头:“好东西,侯老板,开个价吧。”

  即使开口的时候,唐新华的目光依旧没有离开过鱼篓尊,双手也是爱不释手的拿着不放。

  旁边的侯保国看着唐新华的样子,就知道,这鱼篓尊唐新华是真心喜欢上了,基本这生意就算是成了,这张兄弟,不管是捡漏的眼力劲惊人,选买家的能力也厉害,这鱼篓尊卖给唐新华真的是在合适不过了。

  想到这,侯保国向着张坤笑了笑,然后开口道:“唐老板,这鱼篓尊可不是我的,你要想买,得和这张坤兄弟聊了。”

  听到侯保国的话,唐新华一愣,然后微微转头望向旁边沙发上的张坤,眼神闪了闪,然后脸上露出一丝笑容:“小兄弟看着有点面生,第一次见?”

  张坤笑着点头:“是第一次,唐老板好。”

  唐新华笑笑,然后开门见山的道:“张兄弟这鱼篓尊不错,咱就不玩那压价的把戏了,你开个价,合适我就收了。”

  张坤点点头:“唐老板快人快语,行,那我也不弄虚的了,免得我们讨价还价的,一口价,五十万。”

  张坤话一出口,唐新华愣了,侯保国也愣了,这,五十万,一口价?

  你确定这报的不是虚价?

  唐新华嘴角动了动,然后勉强露出一丝笑容:“张兄弟这是开玩笑呢?这鱼篓尊确实不错,我也有心想收下,但是小兄弟也别把我当肥羊啊,我这一身骨头的,也没几两肉。”

  旁边侯保国虽然觉得张坤报的这价有点虚高,按他对现在古玩市场的行情来说,这鱼篓尊的价格应该是在二十万到三十万之间。正常来说,二十五万出手应该是一个很合理的价格,不管是对买家来说还是卖家来说。

  之前侯保国说十八万收,就是打算二十五万卖出去,保留了百分之四十的利润。

  而现在,张坤开口就是五十万,这可是在侯保国的心里价上直接翻了一倍了。

  侯保国心有不解,但是却并没有开口说什么,因为这件鱼篓尊的交易是张坤和唐新华,作为买卖双方之外的人,说任何话都是不合适的。

  而且,侯保国心里隐隐感觉,以之前见识到的,这张坤小兄弟的古玩鉴赏水平之高,不可能不会知道现今古玩市场上,这鱼篓尊的市场价值才对。

  所以侯保国打算拭目以待了。

  面对唐新华的话,张坤却一脸正色道:“唐老板,这不开玩笑,五十万真的是我的心里底价了。”

  唐新华嘴角动动,双手慢慢放下了鱼篓尊,然后干笑道:“看样子张兄弟不太了解市场行情,建议你去问问其他人,这鱼篓尊的价格,别人多少收,我唐新华绝对只高不低,但五十万……这价格实在太夸张了。”

  “鱼篓尊我很喜欢,但是,这价格,我绝对不能接受,张兄弟考虑一下吧。”

  张坤笑着道:“唐老板的话我懂,这鱼篓尊之前侯老板也说过,他收的话是十八万。侯老板收货,在潘家园那是出了名的实在,到其他店也不可能更高了。”

  “就算我遇上其他实在喜欢的朋友,这鱼篓尊了不得也就卖个二十万左右,再高也高不过二十五万去。”

  听到张坤的话,唐新华点了点头:“没错,这鱼篓尊就这价格,市场上行情就是如此,既然张兄弟明白这些,那还拿我老唐开这玩笑?二十五万,我收了。”唐新华大手一挥,略显豪迈的道。

  张坤却笑着摇了摇头:“这鱼篓尊嘛,卖给别人,当然最高也就唐老板说的这个数,二十五万。但是卖给您吗,就真得要五十万,否则我可就‘吃药’了。”

  唐新华脸色略显难看:“张兄弟莫不是觉得我人傻钱多?或者,张兄弟给我个解释,凭什么卖给我,就要翻一倍的价?”

  瞧着唐新华貌似即将翻脸的模样,张坤却毫不在意的笑了笑:“因为,我听说唐老板也收藏了一件我这一模一样的钧红釉描金鱼篓尊,如果这两件凑一起,不就正好一对了吗?”

  张坤话一出口,唐新华脸色猛的一变,然后眼神闪烁不定的望着张坤。

  旁边的侯保国此时却是猛的恍然大悟。

  原来如此,难怪这小张兄弟敢开口就要五十万。

  唐新华在那边脸色青红不定的,最终一脸干笑的望着张坤:“张兄弟这是听谁胡说的,没有的事。”

  张坤笑笑,不说话。

  唐新华脸色瞬间塌了下来,瞧着张坤的脸,过了十几秒,终于苦笑一声:“得,咱明人不说暗话,没错,我确实是有一个这一模一样的鱼篓尊,但是你要价五十万这也太夸张了,直接市价翻一倍啊。”

  张坤笑道:“五十万,不贵了,唐老板,咱们都心知肚明,这钧红釉描金鱼篓尊,如果是单个的话,确实,二十多万基本就到顶了,但,如果凑一对的话,那收藏价值,直接就是七位数往上,一百万,板上钉钉的。”

  “这事,不管对你我来说,都是合则两利,分则两害。要不这样,我出五十万,唐老板把您那钧红釉描金鱼篓尊让我?”

  “咱今天来是谈张兄弟你这件鱼篓尊的吧。”唐新华苦笑道。

  张坤笑笑。

  就这么玉来坊沉寂了近半分钟,最终,唐新华一声叹气,然后一下坐倒在沙发上,向着身后招呼着:“小刘,倒杯茶来。”

  招呼完,唐新华这才目光“凶狠”的望向侯保国:“侯老板,今天的事您可谁都不能说出去。”

  狠狠威胁了一番侯保国后,唐新华这才一脸无可奈何的望向张坤,狠狠竖起了大拇指:“张兄弟你是这个。”

  “行,就五十万,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