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都市言情 > 霉运阴阳眼 > 第911章 礼成
    “吉时已到,请长者入席,请来宾入席。”

    喊话的是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人,是张坤专门从礼宾公司请来的,转司传统礼仪的司仪。

    随着司仪喊话,梁依推着齐鹏飞进入中堂,随后齐鹏明,还有温志明,侯保国,唐新华,焦国安,纷纷在中堂左右两侧落座。

    “请,弟子齐向阳入席!”

    齐向阳一身整理的干干净净,慢慢走到中堂正中,静静的站在那里。

    “请,祖师爷像。”

    早有准备的保全人员,双手捧着一副画像,然后恭敬的挂在中堂神堂之上,然后小心的打开。

    画像上是一个面色圆润,头顶发冉,下巴处留着山羊胡,大耳古装人像,范蠡。

    范蠡,字少伯,又号陶朱公,早期道家学者,楚学开拓者之一,被后人尊称为“商圣”,为“南阳五圣”之一。

    范蠡出生贫贱,却又博学多才,曾劝说越王勾践保全性命,后兴越灭吴,功成之后急流勇退,化名鸱夷子皮,遨游世间,期间三次经商成巨富,又三次散尽家财。世人誉之:忠以为国;智以保身;商以致富,成名天下。

    后现代许多生意人都供奉他的雕像,视其为商业鼻祖。

    而古玩这个行当,虽然有文人意境,但终归属于商业行为,所以恭请范蠡也就理所当然了。

    请了范蠡画像后,司仪继续大声道:“请,师者姚志平大师入席。”

    张坤神色肃穆,双手捧着新做好的姚志平遗像慢慢走了进来,然后小心的将遗像放在中堂上首太师椅前。

    放好遗像后,张坤慢慢后退几步,然后在太师椅右下侧一张椅子上坐了下来。不是上首位,但却又不是下侧客位,位于中间。

    “请,弟子长者呈拜帖。”

    梁依推着齐鹏飞慢慢走了出来,齐鹏飞手中捧着一个大红拜帖,静静位于太师椅下方。

    “请,弟子长者宣读拜帖。”

    齐鹏飞面色严肃,然后轻轻翻开拜帖,沉声宣读:“师道大矣哉,入门授业投一技所能,乃系温饱养家之策,历代相传,礼节隆重。今有愚生齐向阳,幸遇名师,愿入门下,受业养身,修德正道。”

    “自后虽分师徒,谊同父子,对于师门,当知恭敬,身受训诲,没齿难忘,情出本心,绝无反悔,空口无凭,谨据此字,以昭郑重。”

    齐鹏飞宣读完毕后,然后一脸恭敬的将拜帖轻轻放在姚志平遗像旁的八仙桌上。

    “献束脩。”司仪高声喊道。

    梁依拿出早已经准备好的东西送到齐鹏飞手中,而此时张坤也默默站了起来,走到姚志平遗像旁,接过齐鹏飞递过来的六礼。

    束脩六礼包含芹菜,莲子,红豆,枣子,桂圆,干瘦肉条六种物件,这六礼都是大有讲究的。

    芹菜意为勤奋好学,莲子心苦,意为苦行教育。红豆代表鸿运高照,枣子意为早早高中,桂圆为功德圆满,干瘦肉条则代表弟子的一点心意。

    接过所有东西后,张坤转放在旁边保洁阿姨早已经准备好的托盘中,然后又回到自己的座位上。

    此时司仪又继续道:“请,弟子向祖师爷行礼。”

    齐向阳面色肃然,双膝轻轻跪地,双手抱拳,面向范蠡画像。

    “一拜,华夏文明,得蒙先庇。”

    “二拜,先圣之道,功过古今。”

    “三拜,格物致知,修身治齐。”

    三鞠躬之后,司仪继续道:“请,弟子向老师行礼。”

    齐向阳轻移身形,转向姚志平遗像,双眼望着黑白遗像中,姚志平那炯炯有神的双眼,心头不由泛起一丝波澜:姚志平大师,以后您就是我老师了。

    “一拜,师道尊崇,立人立德,感谢老师日后辛勤指导。”

    “二拜,传学授业,教化解惑,勤奋努力,步步登高。”

    “三拜,感念恩师,天地为鉴,携手共进,明日更好。”

    “弟子,给师傅敬茶!”

    旁边有保洁端着茶盘走了过来,然后齐向阳端起茶杯,然后小心的放到姚志平遗像旁边的八仙桌上。

    “请老师还礼。”

    张坤站在遗像旁,然后拿起早已经准备好的龙眼干,芹菜和葱,一一送到齐向阳手中。

    龙眼干寓意开窍生智,芹菜就不说了,葱代表聪明伶俐。

    还礼完毕后,张坤又回到自己的座位上,这时候司仪又道:“向大师兄敬茶。”

    齐向阳轻移步伐,来到张坤座椅前,然后端起保洁阿姨新上来的茶杯,一脸恭敬的送到张坤身前。

    此时此刻,张坤心头一片宁静,他静静的望着齐向阳,然后又转头看看上首太师椅上,虚坐在自己遗像上的姚志平,看着姚志平脸上那一脸满足的轻笑。

    张坤心头轻叹一声,然后慢慢接过齐向阳递过来的茶杯,用茶盖轻轻刮动着茶面上的茶叶,然后轻饮一口。

    这杯茶喝下去,就代表张坤接过了原本属于姚志平的重担,肩负起了向齐向阳“传道,授业,解惑”的重大责任。

    好像,不知不觉,又上了姚志平的贼船了。

    不过……。

    看看齐向阳双眼充满期待的眼神,再看看姚志平脸上开怀的笑容,上贼船就上贼船吧,大家开心就好。

    喝了一口,然后将茶杯放下,张坤看着齐向阳,脸色一正,然后沉声道:“既然拜了姚老师为师,以后就要谨记老师教诲,遵守老师门规。”

    “姚老师学贯古今,但是对门人却没有太多约束,只有一点,也就是姚老师以前常说的一句话:文物不说假话,我姚氏门人也不说假话。”

    “今后不管是在鉴定还是交易,谨记自己的身份,牢记自己的职业操守,你可明白。”

    “是,向阳谨记。”齐向阳恭声回道。

    “嗯。”张坤脸上终于露出了笑脸,然后伸手将齐向阳拉了起来。

    “礼成!”司仪高声叫道,随即无数礼炮冲天而起,所有人露出了笑脸,齐鹏飞,梁依,侯保国,唐新华,焦国安,甚至齐鹏明脸上也隐约闪现着开心的笑容,在那一刻,也没有了痴傻的样子。

    温志明也轻笑点头,而姚志平,更是笑的前所未有的开心,张坤从未见过的那种开怀。

    齐向阳也是一脸激动和兴奋,总之,今天是个好日子。

    只有一脸笑的张坤,心底却暗暗叹了口气:也许吧!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