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都市言情 > 霉运阴阳眼 > 第912章 送客


    礼成之后就是合影了,张坤,齐向阳,还有姚志平遗像单独一张,然后其他所有来宾一起合一张,这就算是留念了。

    合影之后就是宴会了,就一桌,所有人挤在一个桌子上,十五个人,虽然挤了点,但好在桌子够大,倒也坐的下。

    席间,气氛热烈却不闹腾,大家欢声笑语的,饮酒而乐,就连一直不怎么笑的温志明都喝了不少,还有张坤这个平日里不喝酒的,也是再三拒绝之后,也被灌了好几杯。

    不过,张坤虽然平日里不喝酒,但身体素质在那摆着呢,酒量倒也还过得去,至少不是两三杯就倒,脸色虽然通红,但却毫无醉意。

    至于齐向阳,他算是今天的主角之一,所以倒是被多灌了几杯。不过别看齐向阳二十左右的年纪,酒量倒是不小,喝了小一斤的酒,居然也是脸色不变,镇定自若的样子。

    大家边吃边聊,吃了一个多小时,然后厨娘大婶和保洁阿姨收拾善后,而张坤则陪着大家饮茶聊天,消消酒意。

    一个小时后,觉着差不多时候了,唐新华和焦国安便起身告辞,他们平日里大都忙,公司里也还有一大堆事,现在时间还早,下午还要去忙活一阵。

    张坤起身,将两人送到门外,在大门口感谢着两位的今天到来,然后送上了一份回礼,用大红礼盒包着,也不知道是什么。

    所谓礼尚往来,不就是礼貌待人,在接受别人好意的时候,也应报以同样的礼敬。往来嘛,有来有往才叫往来。

    对于张坤的还礼,唐新华和焦国安也没有拒绝,笑着收下了,然后便告辞而去,外面有他们的司机在,倒也不用担心酒驾什么的。

    送完了唐新华和焦国安,张坤刚回到侧厅,结果温志明也准备先走了。

    这是考古鉴定界的大拿,最重要的是,是和姚志平平辈争锋一辈子的长辈,张坤忙招呼上齐向阳,然后一起,恭敬的将温志明送出门外,同样附上回礼一份。

    拿着大红礼盒的回礼,温志明刚走两步,突然又顿下身来,似乎略微迟疑了一会,但最终还是转过头来,看了看张坤然后齐向阳。

    温志明沉吟了一会,然后淡淡道:“以后有时间,张坤你带着向阳也可以多到我那坐坐。考古这门学科博大精深,闭门造车是不行的,必须多交流,才能更好的提升自己的学术能力。”

    “姚志平的专业知识我是肯定的,中国考古鉴定界第一人嘛。不过,所谓术业有专攻,其他的我不敢说,但是商周青铜器这一块,我比之你们老师也是不遑多让的,只不过我们钻研的方向不同。”

    “而且你们老师求的是广而全,考古这一行里,基本所有类别你们老师都有研究,而我求的是精而深,虽然其他类别也有涉及,但主要研究的还是商周青铜器这一块。”

    “所以,如果有关于商周青铜器这一块的问题,可以来找我交流。”

    说完,温志明看着张坤仿佛眼中闪烁着目瞪口呆的样子,心底不知道为何闪过一丝笑意,只是脸上依旧是那么一副平淡的样子。

    只是在最后走之前,还说了四个字:“我很期待!”

    瞧着温志明渐渐远去的背影,张坤打发着齐向阳先回中堂,然后略带发呆的转头望向旁边飘着的姚志平:“你不是说,温志明是你一辈子最大的对手吗?他不是很小气,小心眼,脾气暴躁,冷冰冰……,你确定你说的是这个人?”

    姚志平脸上沉吟了一会,然后露出一丝苦笑:“我也很想说是不是我认错人了,但……。”

    “也许,这就是常说的人死为大吧。”

    “这老小子,我活着的时候不让我分毫,现在我死了,倒承认我这中国考古鉴定第一人的身份了。”

    “弄到最后,结果还是我输了,起码,那家伙活的比我长。”

    听着姚志平略带抱怨的碎碎念,张坤撇了撇嘴,也不搭话,然后转身回了四合院,里面还有客人呢。

    而姚志平却依旧飘在四合院大门的半空,目光远远的望着,已经看不到背影,温志明离开的方向。

    “你这老小子,赢就赢了吧,不过既然赢了,那就多活点日子,活个百八十的,可千万别太早来找我,否则我会嫌弃你的。”

    “老小子……。”

    张坤回到四合院中堂侧厅,此时房间里只剩下齐鹏飞一家,还有侯保国,这时候,看到张坤回来,侯保国也起身准备告辞。

    张坤便忙又准备着将侯保国送出大门,同时附上回礼一份,大红纸包着的礼盒,长长的,约一米多,四四方方的样子。

    接过回礼,侯保国却并没有如其他人那般就此离开,而是拿着长长的如长柱型的礼盒,略带迟疑了一会,然后轻声道:“我能拆开吗?”

    张坤一愣,然后嘴角微微一动:“额,为什么不回去看呢?当着送礼人的面拆礼物,这不好吧。”

    侯保国却静静的看着张坤:“我就想看看。”

    张坤看着侯保国的双眼,沉静而又显示着执着,最终,张坤一声苦笑:“好吧,就算我说不能,你也会拆的吧。”

    侯保国好不反对的点了点头,然后小心的拿着礼盒,然后拆开了上面的大红纸,露出里面一个古色古香的画筒,侯保国手下更加的小心翼翼,然后拆开画筒,取出里面一副卷好的画卷。

    侯保国看了张坤一眼,然后将画筒放到一旁,这才轻轻拉开画卷,顿时一副山水画卷呈现在侯保国眼前。

    画卷上有山水树林,木屋板桥,板桥上三驴踯躅而行,两位行旅者挑担、背筐后随,中景村落中几间简陋茅屋,期间有卸担询问的行旅人,有招待客人的店家,有闲坐嬉玩的稚童,还有小狗守立村头。

    画风勾皴点染结合,干湿浓淡交融,中锋侧笔并用,圆润劲健交替,皴法多样,有斧劈、披麻、点子诸皴,点叶丰富,有夹叶、点叶、攒针诸法,显示出富有变化又十分纯熟的技艺。

    最后侯保国双眼慢慢注视到画卷下方的印鉴之上……戴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