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霉运阴阳眼> 第913章 朋友
  戴进,明代画家,字文进,号静庵、玉泉山人,钱塘人士。

  而侯保国此时手中的画作,名为《关山行旅图》。

  此图画法集大成面貌,山川体势取各家之长。高俊主山近李唐,近处垒石如郭熙,劲直松干仿刘松年,繁密苔点和树丛又取自盛懋,而且结合得妥帖自然。

  整体气势既雄伟又浑厚,既郁茂又清朗,体现出画家力图融南北山水特色于一体,集阳刚阴柔于一身的追求。

  总的来说,此图堪称戴进晚年之精品,巅峰时期的佳作,可为其代表。

  那么戴进是什么人呢?

  早年为金银首饰工匠,后改工书画。宣德间以画供奉内廷,官直仁殿待诏,后因遭谗言被放归,浪迹江湖。

  擅画山水、人物、花鸟、虫草,山水师法马远、夏圭,中年犹守陈法,晚年纵逸出蹊径,卓然一家。自此开创“浙派绘画”一派,为其开山鼻祖。

  总的来说,就是能开山立派的宗师级人物。

  其画作在明中叶影响十分之大,可以说是在华夏五千年历史上也留下浓重一点笔墨之人,虽不能和画圣吴道子之类的相比,但也绝非等闲。

  戴进一生作画颇多,现世流传也有不少,经常每隔几年,总会流出几幅戴进的画作流转于各大拍卖场。

  在侯保国印象中,他就记得几幅,如《登高远眺图》,水墨绢本,最终成交价七百二十万。

  《耄耋图》,成交价六百三十二万。

  《竹石菊图》,九百五十九万。

  而这,仅仅是戴进作品中,早中期画作,而《关山行旅图》,作为戴进的代表作之一,其收藏价值,起码是这些画作的四五倍以上。

  要知道和《关山旅行图》同为代表作的《南屏雅集图》,收藏在燕京博物馆。《江山万里图》,收藏于美国克利夫兰美术馆。《风雨归舟图》,收藏于台北故宫博物馆。

  能被这些中外著名藏馆所小心收藏,就可证明其画作价值。

  而和《南屏雅集图》、《江山万里图》、《风雨归舟图》这些,同为戴进代表作之一的《关山旅行图》,由此也可推想价值几何。

  侯保国以自己近二十年在古玩行当中的经验来推断,给出这幅画作的估价是两千万到三千万。

  侯保国拿着《关山旅行图》,目光转向了张坤:“张兄弟这是什么意思。”

  张坤脸上苦笑一声:“没什么意思啊,就是还礼啊。”

  “一件价值两三千万以上的还礼?这礼,可真够重的。”侯保国轻哼一声,望着张坤,目光死死不动。

  张坤轻叹一声,然后半带着无可奈何的道:“侯老板你那礼物也不轻啊。”

  侯保国双眼一凝,沉声道:“那是我对姚老师的一点心意。”

  张坤撇了撇嘴,无可奈何的道:“这也是姚老师对你心意的还礼啊。”

  侯保国嘴角一动,不过最终不知道为何,却并没有开口了。

  侯保国沉默了一会,好久才又道:“那唐新华和焦国安的也是?”

  侯保国没有说是什么,但张坤却自然而然的点了点头。

  “给我一个解释,虽然你是姚老师的弟子,但姚老师的东西,不是这么让你来败坏的。”侯保国双眼略带火光的望着张坤,声音也开始略大。

  解释?

  张坤望着渐渐显露怒容的侯保国,脸上不知道为何,露出一丝笑容,然后轻声开口道:“因为姚老师说过,他从来不会让朋友吃亏。”

  “今天能来观礼的,都是给姚老师面子的,给面子的就是朋友,姚老师说过,他从不让朋友吃亏。”

  听到张坤的话,不知道为何,侯保国再一次沉默了,过了很久,侯保国脸上已经没有了怒容,而是轻声问道:“唐老板的回礼是什么?还有焦老板。”

  既然话都说到这里了,张坤也没必要遮掩什么的,大大方方的道:“唐老板的是一套陈鸣远紫砂壶,焦老板的是一件明末竹雕荷蟹图香笼。”

  听到张坤说出的名字,侯保国脑海里几乎本能的闪出这两件物品的估价。

  陈鸣远是清康熙年间宜兴紫砂名艺人,几百年来壶艺和精品成就很高的名手,他出品的紫砂壶价值都很高,一套他的紫砂壶,价格应该是在两三百万之间。

  而明末竹雕蟹图香笼,虽然不知道雕刻人是谁,但既然是张坤出手的,或者说,姚志平收藏的东西,都是其中精品,价值起码也是在百万以上。

  不过对于这两件东西,侯保国却并没有在说什么,沉默了一会,侯保国小心的卷起《关山行旅图》,然后放入画筒中看向张坤。

  “他们的就不说了,不过这件《关山行旅图》还请你收回去,你既是姚老师的弟子,自然知道,我和姚老师的关系远不是唐老板和焦老板所能比的。”

  “还有,姚老师的藏品是不求多,只求精,每一件值得姚老师收藏的藏品,都是精品,还希望你能好好珍惜。”

  看着侯保国小心收回画筒中的画卷,张坤轻轻摇了摇头:“很抱歉,关于这件《关山行旅图》,恐怕我不能收回。”

  侯保国眼角一凝,不过张坤却不给他说话的机会,继续道:“因为这件《关山行旅图》不仅只是一份回礼,事实上这是姚老师遗愿的一部分。”

  “姚老师在临终前曾特意嘱咐我,让我有机会就把这幅《关山行旅图》送给您,他说,很久以前就觉得你那玉来坊虽然布局不错,但总觉得好像缺点什么,不过以前就是找不出来,直到临终之前,姚老师陡然灵光闪现,终于发现,原来玉来坊少了一件蕴含自然的画作。”

  “然后《关山行旅图》就是在合适不过的了,所以,姚老师在临终的时候,特意吩咐我,让我找机会把它送给您。”

  “这是姚老师的遗愿,您不希望我无法完成它吧。”张坤轻声说道。

  听完张坤的话,侯保国整个人愣在了那里,过了一会,两点泪痕突然从眼眶滑落,然后很快,泪痕越来越多,五十多岁的侯保国瞬间老泪纵横。

  侯保国双手死死的抓住画筒,然后双眼渐渐发红。无声泪流了一会,侯保国突然慢慢坐到四合院门口的地面上,背靠着大门,静静的坐着,低头望着双手中的那个古色古香的画筒,终于忍不住放声痛哭了出来。

  五十多岁,近乎步入老年的侯保国,此时却宛如几岁的娃娃一般,坐在地上,放声大哭。

  其哭声,悲痛欲绝,宛如江河决堤,一发不可收拾。

  在姚志平过世两年后,终于有了第一个人,发自内心的为姚志平的离世而痛哭于世。

  侯保国,自东来,号玉林,满清八旗中镶蓝旗的后人,现年五十六岁。

  ………………………………………………………………

  PS:@君偲月@葡萄虽说今天是祖国妈妈的生日,但是司徒却一点也没有空闲,反倒比平常更忙,所以前几日还断更了一天,想要加更恐怕比较难,望大家谅解。

  不过十月五号之后司徒应该能轻松一段日子,到时候我努力写就是了,争取多写一点。

  祝大家国庆节快乐。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手机请访问:http://.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