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霉运阴阳眼> 第914章 入住
  侯保国放声大哭的时候,张坤并没有去阻止或者安慰什么,而是让侯保国好好的发泄了一下。

  如果说,这个世界还有什么人是姚志平过世最伤心的,那么绝对非侯保国莫属。

  侯保国是个老实人,或者说心思醇厚。和姚志平相识十多年,姚志平帮了他多少,侯保国自然心里有数,所以一直将姚志平当成自己的贵人,恩人。

  老实人是很淳朴的,他们对恩怨看的也很分明,别人对他好一分,他们就会恨不得还一丈。

  而姚志平对侯保国有多好呢?硬生生将十几年前一个破落户,拉起来,成了现在潘家园有数的,身价数亿的大老板。

  这就不仅是给了口饭吃,这饭还是满汉全席。

  姚志平对侯保国好,侯保国自然念姚志平的好,这句话很拗口,但大概就是这么个意思。

  两人看似朋友,却又仿佛更似亲人。虽非兄弟,却又仿佛胜似兄弟。

  按理说,侯保国本比之姚志平还痴长两岁,但一直以来,姚志平却仿佛大哥哥一样照顾着侯保国,而侯保国也一直口称姚老师,执弟子礼。

  总之,关系很乱,但不可能否认的一点就是,两人真的很是亲近。

  姚志平身体不好前,悄然消失,最后在一家福利院离开了人世,除了私人律师,还有有数的几人,谁都没有告诉,即使是侯保国都不知道。

  所以,在偶然机会下得知,那亲如兄弟的姚老师过世后,侯保国的心里其实一直压抑着一股强烈的悲痛。

  只是在这大好的日子里,侯保国强自压抑着,不想让自己的悲伤,影响了其他人。

  可是现在,却得知,在生命最后的几个小时里,姚志平却依旧想着他这个不成器的兄弟,记挂着,自己小兄弟那间小小玉来坊缺了一副书画,还特意命人,在他死后,不管多少年,有机会就要送来一副。

  姚老师?

  姚……姚大哥。

  为什么不能让兄弟送你最后一程呢。

  连你最后一面都没能见到,往日里你是那么的大方,在这件事上却为何吝啬至此。

  侯保国痛哭足足近十分钟,然后声音间歇,低垂着头,双眼通红的望着手中的画筒,一时就此沉默了下来。

  又坐了足足五六分钟,侯保国才渐渐平静下来,撑着手站了起来,右手紧紧抓着画筒,然后望着张坤轻声道。

  “刚才有点失态了,张兄弟见谅。这幅《关山行旅图》我收下了,以后如果有什么需要帮忙的,你尽管来找我,今天我就先告辞了。”

  说着,侯保国向张坤点了点头,然后沉沉的转身离去。

  不过侯保国身子刚动,张坤便叫住了他。

  张坤一声苦笑:“侯老板,我还真有事想要拜托你。”

  侯保国愕然转头望向张坤,只见张坤凑到侯保国耳边轻语了几句。

  侯保国眉角一扬,略带差异的望了张坤一眼,然后似乎略微恍然大悟的样子,却又仿佛不敢完全肯定,半带着疑惑的道:“你是想给向阳准备的?”

  张坤点了点头:“向阳既然正式拜师了,从今以后就是姚老师的弟子,而既然收了这个徒弟,那么姚老师就有义务给向阳找一个饭碗。”

  “现在姚老师不在了,这件事自然就要由我来做。”

  “本来姚老师遗留下来的好东西不少,即使只是给向阳分润个一两件,也足够他一生无忧了。但那些物件不是我想独吞,而是姚老师遗愿中早已经安排了去处,我能动用的也是少之又少,更别提留给向阳多少了。”

  “所以我只能另寻他路,给向阳准备一份合适的差事。”

  “我来燕京时日还短,也没什么朋友路子,所以这件事就只能拜托侯老板了,还请看在姚老师的面子上,多多留意一下,张坤不甚感激。”

  听完张坤的话,侯保国点了点头:“明白了,你放心,你和向阳都是姚老师的弟子,你们的事就是我的事,这件事就交给我吧,保准给你办的妥妥当当的,最迟一年之内应该能有结果。”

  “那行,就麻烦侯老板了。”张坤感激的笑了笑。

  侯保国点点头,便在张坤的恭送下,离开了四合院。

  送走了侯保国之后,张坤回到中堂,此时侧厅里便只剩下了齐鹏飞一家。

  张坤坐下和齐鹏飞闲聊了几句,期间齐鹏飞没有问门外发生了什么事,张坤也没有说,毕竟,五十多岁的大老爷们哭的像个孩子似的,并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没必要弄的人尽皆知。

  即使齐鹏飞心知肚明,四合院虽然不小,但却也不大,侯保国又哭的声音那么响亮,齐鹏飞听不到那是绝对不可能的,而且从声音中也能听出哭的是谁。

  不过,心知肚明是心知肚明,但点破了那就又不一样了。

  人生在世就是如此,有些事明明你知我知,但就是说不得,说破了就没意思了。

  张坤陪着齐鹏飞和梁依闲聊了十几分钟,然后齐鹏飞也出言告辞。

  张坤没有多做挽留,吩咐保洁阿姨拿出早已经准备好的一些束脩还礼,交给了梁依,然后和齐向阳一起,将齐鹏飞,齐鹏明,还有梁依送上招呼来的出租车。

  隔着出租车后座,摇下来的窗户,齐鹏飞望着车外的张坤和齐向阳,眼神略显难舍,最终一丝轻笑,朝着张坤点了点头:“张先生,以后向阳就拜托您了。”

  张坤轻笑着点了点头,没有多说什么,和齐向阳一起,看着出租车慢慢起步,然后载着齐鹏飞三人,离开了四合院大街。

  齐向阳并没有跟着齐鹏飞三人一起离开,因为从今以后的一段时间里,他就要吃住在这四合院了。

  张坤领着齐向阳来到四合院东厢房的一间卧室。东厢房原本是四合院的客房,不过不管是姚志平时代,还是现在张坤接手以后,这个四合院就注定不会有多少客人前来,所以便将东厢房安排给了齐向阳居住。

  房间里被褥什么的都是全新的,保洁阿姨昨天采购回来。家具什么的也都是最好的,往日里也没几个人进来居住过,所以倒也不用换新什么的,而且家具电器,电脑书柜什么的也是一应俱全。

  甚至张坤还以他目测的尺寸,给齐向阳做了两套新衣。

  总的来说,就是从拜师礼成的那一瞬间开始,齐向阳便算是这四合院的一份子了,从今以后,要和张坤生活在一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