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都市言情 > 霉运阴阳眼 > 第915章 第二个心愿,开始


    安顿好齐向阳,让他整理一下房间,然后熟悉一下四合院的环境,张坤便回了卧室,关上大门。

    紧锁之后,便打开屏风后面的暗门,进了地下藏品室。

    在正式收下齐向阳后,姚志平的第一个心愿便算是完成了一大半,多少算是弥补了当年对齐家三兄弟,因为自己的执着,而造成当年惨案的后悔。

    人死不能复生,虽然他现在所做的和当年对齐家造成的伤害相比,所能弥补的甚至不足百分之一,但,这已经是他所能做的极限了。

    而等到齐向阳能够出师的时候,第一个心愿便能够圆满,不过这需要时间,急不来的。

    那么接下来张坤就要准备姚志平的第二个心愿了,将藏品室里的珍藏,全部捐献到燕京博物馆去。

    张坤的目光扫过藏品室里一个个陈列的古玩珍品,北宋汝窑天青釉葵花洗、《砥柱铭》、万寿连延大吉葫芦瓶……,最终,张坤将目光定格在清乾隆御制珐琅彩杏林春燕图碗上。

    杏林春燕图碗是乾隆珐琅彩瓷器杰作,碗上绘有杏花盛开,春风吹绿柳,双燕比翼飞图,侧面有乾隆御笔行楷题诗“玉剪穿花过,霓裳带月归”,碗底有蓝楷书款“乾隆年制”四个大字。

    此碗不仅制作精美,而且上面乾隆的御笔题诗更是让此碗收藏价值大增,姚志平参考现在古玩市场上瓷器价格,给出的估价是四千万到五千万左右。

    这件杏林春燕图碗的价格在整个藏品室不算高也不算低,中等偏下吧,不过张坤看中的却是它的体积很小。

    毕竟是第一次操作捐赠古玩这种事,体积小一点,操作也方便一点,而且四五千万,用来试试水正好。

    如此想着,张坤走到盛放着杏林春燕图碗的玻璃柜台前,小心的打开密闭玻璃盖,然后取出杏林春燕图碗,在姚志平的指点下,找出藏品室里一个大小适中的软底盒,将杏林春燕图碗放了进去。

    接下来就要想想,明天想什么办法将这个碗送到燕京博物馆去了。

    张坤脑海里暗暗思索着几个之前已经考虑过的方法,想着最终用哪一个,不过,陡然间张坤眼角一凝。

    燕京博物馆?

    张坤呆呆的转头望向旁边半空的姚志平:“你之前和我说,温志明是哪个博物馆馆长来着?”

    清华大学考古系博士后导师,中国考古协会副会长,全国人大代表,什么博物馆馆长?

    姚志平很肯定的点了点头:“你没记错,他就是燕京博物馆馆长。”

    张坤嘴巴张的老大,然后眼角一颤:“你是想说,让我把这些东西,全部捐到温志明所在的博物馆?开什么玩笑,今天温志明来了,我们还交换了电话号码,最主要的是,他听过我的声音了,你这样让我怎么悄悄的把这些东西捐出去?这事不能交托他人之手的把。”

    好吧,电话号码什么的,他可以去买张新的,但是今天温志明已经见过他了,而且还交谈了很久,对他的声音应该会有印象的吧。

    至于拜托他人,先不说这些东西里有很多是冥器,根本就见不得光,就算不管冥器不冥器的,把一个价值上亿,甚至数亿的东西交付他人帮忙,张坤是神经大条,但不是傻。

    几亿的东西,足够很多人做出一些超乎理智的事情了。

    听完张坤的话,姚志平望了张坤一眼,然后轻轻的叹了口气:“我本以为你就算不是一个年少老成的人,但最起码应该也是一个思想智慧已经完全成熟的人,不过现在看来,也许我要改变一下看法了。”

    张坤嘴角一动,眼神中仿佛从姚志平那满是淡然的脸上,看出了一丝丝的……嫌弃。

    见鬼,居然被人怀疑智商了。

    好吧,虽然他现在见到的确实是鬼。

    姚志平淡淡的撇了张坤很久,然后这才慢慢开口:“虽然现在已经开始手机实名制了,但毕竟才刚刚开始推行,想办法买一张不记名的卡应该不难吧?”

    “至于声音,变声器,变声器听说过没有?或者说,名侦探柯南,看过没?柯南脖子上那个蝴蝶结,懂吗?中关村那里一大把。”

    听完姚志平的话,张坤满脸愕然,然后……。

    “哈,哈哈,哈哈哈……。”一阵尴尬的笑声,张坤猛的咳嗽两声,然后一脸正色的点了点头:“好吧,我明白了,ok,嗯,我好像想到办法了。”

    ……

    第二天,张坤吃过早餐,扔给齐向阳一本书,让他在家看书,然后自己捧着一个十来公分长宽的纸盒离开了四合院。

    一路上,张坤在经过的一家店铺里买了副略显夸张的蛤蟆墨镜,外加一个大檐棒球帽子。

    在和徐浩一起的半个月里,张坤经历了和警察叔叔们斗智斗勇的“捉迷藏”活动,对于如何通过最简单的化妆,遮住自己的面容已经有了一定的想法。

    这种足足遮住近半个脸的超级蛤蟆镜简直就相当于半块面罩了,而且还不打眼,这光天化日的,你要说带着个遮住口鼻的面罩,那回头率,不说百分百,百分之五十起码有,但如果是蛤蟆镜就不会了,怎么的,还不让人戴眼镜了?

    不过将头发染黄什么的,还做个刺猬头,张坤却是懒得去弄了,直接拿一棒球帽抵数。

    有了蛤蟆镜外加棒球帽,这么一遮掩下来,除非特别熟悉张坤的人,否则,仅看个一两眼的话,谁能留下多少印象?

    装扮好自己后,张坤又去了个卖手机卡的小店,加了二十块钱,然后弄到一张不知道用谁身份证开出来的手机卡,外加一个最便宜的老人机。

    之后张坤又去了躺中关村,果然有卖变声器的,张坤精挑细选的,然后买了个最贵的,这东西不能省。

    接下来,张坤打车来到市中心,找到一个租赁电动车的地方,租下了一台电动车,至此,张坤的准备工作便完成了,然后将新买的电话卡插入老人机中,输入一个号码,拨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