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霉运阴阳眼> 第916章 乾隆皇帝
  “喂,送快递的吗?我这有个东西要麻烦你帮忙送一下,对,同城,好,我在这里等你。可乐小说网已更新大结局”

  张坤打的电话是一个叫“跑腿帮”公司的号码,作用于类似快递帮人送东西的服务,不过他们做的,大多只是同城送货,很少涉及跨城市之类的。

  跑腿跑腿嘛,就是赚个跑腿的钱。

  现在大城市里,人们生活节奏快,经常会发生一些,诸如需要将某件东西送到城市另一个地方,事情不大,东西也不大,但是却需要花不少时间那种。

  事情不算是很重要,花费的时间很多,但有时候又必须要做的,这种情况下,就诞生了类似“跑腿帮”这些同城送货的公司。

  比如某个好朋友生日,但是自己却没办法请假,必须在公司上班,然后这时候就可以呼叫跑腿帮了,买个生日蛋糕,然后麻烦帮忙送过去,人没到,但心意得到,这不是转个红包什么的能够相比的。

  真正的朋友之间交往,钱不钱的无所谓,但上没上心,这是很重要。

  又比如,给女朋友送个花啊,大早上的,女朋友刚到公司,然后一束花突然送过来,给女朋友惊喜的同时,也让女朋友在同事面前涨了面子,这很益于维系男女之间的感情关系。

  又或者,家里有小孩在上学,但父母都在上班,赶着时间回去做一顿饭,但是却没时间去送,又不想孩子在外面随便吃点什么垃圾食品,于是,叫个跑腿帮,花个几块十几块钱的,让孩子能吃一顿舒心的家里饭。

  虽然十几块钱也许就足够让孩子在外面随便应付一顿了,但自己亲手做的,不比外面的强?至少卫生嘛。

  而张坤今天打算的,就是让跑腿的,帮忙把他手里那件清乾隆御制珐琅彩杏林春燕图碗,送到燕京博物馆去。

  给跑腿帮打过电话并他现在所在地址后,张坤又拨出了另一个地址,然后在电话接通前,张坤装上了变声器。

  这件变声器在中关村都算是顶级的货色,起码价位上绝对是顶级的,花了张坤快一万了,不过当然,效果也是杠杠的,张坤实验过了,变声后声音十分真实,和其他的地摊货相比,声音圆润,没有变声后的机械感和不自然感。

  总的来说,一分钱一分货的道理,大部分时候都是对的。

  电话接通,那边传来了温志明的声音:“你好,我是温志明,哪位?”

  温志明的声音依旧是那般平淡,淡然中甚至藏着点点仿佛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寒意,这不是温志明的本意,而是他说话就这样子,不管是在学校还是博物馆,熟悉他的人都习惯了。

  “咳。”张坤轻咳一声,然后开口道,是一个仿佛四五十岁的中年男声:“你好,温馆长,我有一件文物想要捐献给燕京博物馆,是一件清乾隆御制珐琅彩杏林春燕图碗,大概在半个小时之后会到博物馆,想要麻烦温馆长接收一下。”

  “嗯?清乾隆御制珐琅彩杏林春燕图碗?”温志明仿佛声音一顿,语气间也有了微微的变化:“能麻烦你稍稍描述一下吗?”

  “好的。”张坤点点头,直接介绍道:“碗是以乾隆珐琅彩法制作而成,碗上绘有杏花盛开,双燕比翼飞图,侧面有乾隆御笔行楷题诗‘玉剪穿花过,霓裳带月归’,碗底有蓝楷书款‘乾隆年制’四个大字。”

  “乾隆亲笔题诗?”温志明仿佛也略带惊讶的样子。

  乾隆在中国历史上历代皇帝中,也算是非常独特的一位,因为他除了是一个皇帝之外,还是一位中国传统文化的超级粉丝。

  乾隆一生鉴定收藏了许多书画、珠宝、玉器、瓷器等历代文物,并记录在案,流传了下来。

  以中国考古界公认的说法就是,乾隆皇帝不仅是一位狂热的文物收藏爱好者,而且其本身也是一位最顶级的文物鉴定专家。

  仅此一点,就奠定了乾隆皇帝在中国考古界,独特的地位。

  用现在十分流行的说法就是,乾隆是所有皇帝中最懂文物鉴定的专家,而在历史上所有顶级文物鉴定专家中,唯一做过皇帝的。

  因此,不管是因为历史同行中有这么一位做过皇帝的与有荣焉,还是其他原因,总之,乾隆皇帝在中国考古界的地位确实异常特殊。

  而这样的缘由,造成的结果就是但凡文物上面有乾隆的题字题诗,总会让这件文物的收藏价值大增,而受到文物市场的追捧。

  比如说,我们中国头号国宝之一的《清明上河图》,说实话,在宋代名画中,比《清明上河图》好的画还有很多,但为什么这件作品就偏偏崭露头角,成为现在家喻户晓的名作?

  其中很大一部分原因就是上面有了乾隆的题跋和印章,特别是那个“乾隆御览之宝”的印章,让这件宋代作品的价值,达到了连文物专家都无法理解的超高地位。

  所以一听到张坤说,这件杏林春燕图碗上居然有乾隆的御笔题诗,温志明也不免惊讶了一下。

  因为如果乾隆的题诗是真的,那么只要这件杏林春燕图碗品相不是太差,那么这价值,起码就是几百万以上,而如果保存完好,一件精品清乾隆御制珐琅彩杏林春燕图碗,价值就很难估算了,上千万那是妥妥的,搞不好还得是几千万。

  虽然燕京博物馆每年都会收到不少民间爱国热心人士的文物捐赠,但是价值有可能上千万的如此重宝,几年也难得有一次。

  所以,即使以温志明那一般情况下都是淡淡冷冰冰拒人于千里之外样子的家伙,现在也不由勉强挤出一丝和蔼的声音。

  因为一件乾隆御笔题诗的杏林春燕图碗,已经足够让他好好接待了,如果是真的话……。因为每年燕京博物馆收到的捐赠文物,其中有不小几率是赝品。

  这并不是捐赠人有意为之,而是说实话,古玩这个行当,顶级的鉴定大家也就那么几个,不是所有人都能绝对的分得清文物的真假。

  对他们而言,他们确实是报着好心,爱国,甚至花费不菲,几十万几百万甚至上千万的,买回来,只为了捐赠给国家。

  奈何,受限于眼力问题,打眼了,吃药了,这也是没办法的事,心意是好的,这个肯定是要认的,最终只能是博物馆方面哭笑不得。

  接受了捐赠之后,展览不是,不展览也不是,更不能当着人家的面说这是赝品,博物馆不收。

  总之呢,因为种种原因,温志明说话的声音温和了不少,但是也还没到了热烈的程度。

  “明白了,好的,半个小时是吗?好的,我在博物馆门口扫榻以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