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霉运阴阳眼> 第917章 点赞狂魔
  要说起乾隆皇帝这个人呢,还有一点不得不说的就是,乾隆皇帝应该是历史上,第一个“点赞狂魔”。{我们不写小说,我们只是网络文字搬运工。-

  为什么说他是点赞狂魔呢,因为乾隆皇帝除了有收藏文物之外,还有一个毛病,就是喜欢在经手的书画,玉器,瓷器等文物上面题字题诗,题款题跋,刻字什么的。

  有不少文物专家,古玩收藏爱好者认为,乾隆皇帝这么对待文物,是对文物的极其不尊重,甚至是在破坏文物。

  尤其是在一些历代书画名品上,但凡过了乾隆的手,总是免不了在上面题个款,留个诗,盖个印什么的,如之前说的《清明上河图》,王羲之的《快雪晴时帖》,王献之的《中秋帖》,赵孟頫的《鹊华秋色图》等等等等,堪称毁画不倦。

  而除了书画之外,乾隆皇帝还会在一些喜欢的瓷器、玉器、铜器、竹木牙角等物件上,题诗留字。

  比如,在故宫养心殿中一块酱黄色玉版中央,他就刻了一首很长的打油诗:子无事不离玉,琚瑀佩左珩璜右。岂伊玩物重奇银,五德咸备堪为友……。

  而除了在这些文物上面留下笔墨之外,乾隆皇帝还喜欢不可移动的名胜古迹,建筑牌匾,石刻文物上乱涂乱画。

  总的来说呢,就是但凡看到他喜欢的,乾隆皇帝就会想方设法的在上面留下点什么,所以说他堪称历史上第一个“点赞狂魔”。

  和现在朋友圈微信圈里,那些逢赞必点的,差不多一个意思。

  而正因为这些,所以现今古玩行当中,不少珍贵的藏品上,都有着乾隆御笔。

  对这一现象,前面说过的,有部分文物专家和古玩收藏爱好者是持之以反对意见的,认为这是对文物的亵渎和破坏。

  但是,在文物市场中,往往一件文物上如果有乾隆的御笔题字,那么立马价值倍增,完全相同的两件东西,一件有乾隆题字,那么肯定比另一件没有的要高很多。

  甚至还发生过这样一件事,比如一件《富山春居图》的赝品,原本赝品假画是没有什么价值的,但就是这幅画,乾隆在上面多处题诗,几乎把能用的地方都占了,没有留下什么空白处,就连画上石头都写满了诗词。

  结果呢,就因为乾隆这些题诗,让这幅原本没什么价值的假画赝品,顿时也成了国宝一类的存在,成为国家一级保护文物,被收藏在故宫博物院里。

  为什么会这样?其实总结起来,用一个稍微现代化的词来说呢,就是乾隆的超级明星广告效应。

  乾隆是个大收藏家,文物鉴赏能力也十分了得。有整个清宫收藏打底,再加上各国各地进贡上献,还有文武百官皇亲国戚拍马屁奉送,让乾隆的藏品堪称无人可敌。

  这放到现代,就是一个超级文物收藏投资明星,在整个文物界都是星光闪闪的人物。

  然后第二呢,乾隆本人也是个超级大明星。

  他是皇帝,而且是在中国历史上,559个帝王中,都十分特殊的皇帝,别的不说,最起码,他绝对是历史上,寿命最长的皇帝,享年89岁,行使国家最高权力长达六十三年零四个月。

  第二呢,他对民间艺术的发展有着很高的推动意义,比如国粹之一的京剧,就是乾隆在位期间推动形成的。

  然后呢,乾隆还是历史上最出名的诗人之一,虽然还不如李白杜甫这种程度,但仅仅是他那一生作诗四万多首,这惊人的诗词产量,就足以让乾隆在诗词历史上,留下重重一笔。

  要知道《全唐诗》一共也才四万八千多首,可是作者也有两千多人,而乾隆一个人出的诗词,就抵得上一本全唐诗了。

  我们姑且不论乾隆诗词好坏,仅仅这产量,就足以惊人了吧。

  所以综合此总总,让乾隆在中国历史上造成了十分独特的地位,然后又因为其地位,造就了他的超级明星广告效应。

  所以,一件有着乾隆御笔题诗的杏林春燕图碗,如果是真品,那就真的价值不菲了,值得温志明出动一趟。

  就在这闲话的时间里,张坤等着的跑腿帮终于来了,是一个二十来岁的小青年,和齐向阳差不多大吧,骑着个电动小单车。

  在电话和张坤联系上后,小电驴便停在了张坤身前。

  张坤也没有多话,直接将已经密封打包好的包裹交到那人手里,然后交代了送货地址和联系人电话,最后谈妥了价格,付了钱,便看着小年轻骑着小电驴,慢慢朝着远方行驶而去。

  而就在小电驴快要消失在张坤目光中的时候,张坤忙推出租赁来的电动车,也远远的跟了上去。

  大几千万的东西,就这么交到一个陌生人手里,要说张坤不紧张那是绝对不可能的,而他又不能亲自出面,所以想来想去,张坤就决定用了这么个办法。

  委托跑腿帮送货,然后自己全程跟踪,反正,从头到尾他都没有出现在温志明身前就行,这样就没有了暴露的风险了。

  而且张坤全程跟踪,也不用担心委托的东西有什么损失。

  至于跟丢了什么的,开玩笑,燕京作为中国首都,其堵车之严重,全国无出其右,即使只是小电驴,小巧到见缝插针,但想要跑出速度来,也是想都别想。

  这样的情况下,想要逃脱张坤的视线,那是绝对不可能的。

  就这么,前面小青年骑着个小电驴,后面张坤用电动车远远的吊着,一前一后,慢慢朝着燕京博物馆的方向前行着。

  经过半个小时的“长途跋涉”后,远远的,一个四四方方的巨大建筑出现在了眼前,那便是燕京博物馆了。

  在来到离大门还有两百多米远的距离时候,张坤便停下了电动车,然后看着前面小电驴一点一点开到了博物馆大门前。

  而此时,在大门口,有五个人影静静的站在那里,站在首位的就是温志明。其后还站着四人,全都静静等候着。

  果然如温志明之前所说那般,扫榻以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