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霉运阴阳眼> 第919章 逛博物馆
  在燕京博物馆,温志明的办公室中,在四人的围观下,温志明小心的打开了快递盒子,然后终于见到了那只清乾隆御制珐琅彩杏林春燕图碗。|每两个看言情的人当中,就有一个注册过可°乐°小°说°网的账号。

  温志明带上白色的手套,小心的取出杏林春燕图碗,然后在放大镜下细细观察着,看着杏林春燕图碗上每一个角落,尤其是上面乾隆御笔题诗,一笔一划,都细细观摩。

  几分钟后,温志明终于轻轻点头,然后一脸笑的将杏林春燕图碗送到旁边一个六十来岁的老人手中,之后又接连传到另一人手中。

  最终,在温志明和博物馆内一位古代瓷器专家,而一名专研乾隆诗画专家的肯定下,杏林春燕图碗是真品确认无疑,而且品相保存十分之好,是明清瓷器中,算的上顶尖的器物。

  再加上上面乾隆的御笔题诗,整个杏林春燕图碗可谓价值连城,温志明和在场几位专家估算了一下,这个杏林春燕图碗如果要拿到外面拍卖会去,恐怕得不下三四千万。

  在今年燕京博物馆接收的捐赠文物中,这件杏林春燕图碗应该就是价值最高的一件了。

  温志明和两位专家看过之后,旁边立刻有人拿来白绸蓝布,将杏林春燕图碗小心的放在上面,然后开始摆拍,旁边另一人则准备着入库手续,请了温志明和在场几位专家在表单上签字证明。

  原本这张表单上应该还需要捐赠人签字的,甚至在之后还会给捐赠人颁发一张捐赠证书,有了那张证书,捐赠人以后可以一生免入场卷进入燕京博物馆参观展览。

  不过现在捐赠人不在,这一步自然就跳过了。

  看着旁边工作人员一步一步安排着入库手续,温志明眼角的余光扫到了办公桌上的快递盒子,不知道为何,温志明脸上就明显闪过一丝怒容。

  温志明几乎想也不想的就掏出手机,然后找到刚才那个电话拨了过去。

  胡闹,真是太胡闹了,这么价值连城,富有研究价值的文物怎么能用快递发过来呢?这要是万一有个什么损失,不仅是你,就连我,都是整个考古界的罪人。

  这是对文物的犯罪。

  温志明怒冲冲的拨出号码,然后很显然的,电话那边传来一阵柔和的女声:“您好,您拨的电话已关机……。”

  温志明一愣,随即整个眼角开始乱颤。

  ……

  而此时的张坤,在看着温志明转身追进博物馆之后,他便也推着电动车慢悠悠的离开了,之后的事就和他没什么关系的。

  当然了,他在第一时间就把那个老人机关机,甚至还把手机卡取了出来,这样,不管再有什么黑科技,也别想用那个手机号码跟踪到他。

  当然,对于温志明可能的暴怒,其实张坤也是早有预见的,不过那又有什么关系呢,反正不能暴露自己这是第一要素,至于其他的,张坤哪能考虑的那么多。

  总的来说,今天的捐赠行动进行的还是圆满成功的,如果不计算温志明的怒火的话。

  不过总之,今天是一个很好的开头,张坤打算,如果不出什么意外的话,以后的捐赠就统一按照今天这个套路来办就好了。

  离开了燕京博物馆后,张坤先是去还了租赁来的电动车,然后便回了四合院。

  张坤到家的时候已经快要中午了,齐向阳老实的坐在书房里看书,别说,看的好像还挺起劲的,就连张坤回来的脚步声都好像没有听到。

  等到厨娘大婶做好午饭,张坤招呼着齐向阳一起吃了,便开始考虑起了教学问题。

  这做老实嘛,张坤还是头一回,别说是张坤了,就算是姚志平都是第一次,他在生的时候,就顾着钻研那些文物之类的东西了,从没带过徒弟。

  就算偶尔教过侯保国一些东西,也大多是在交谈中,自然而然带出来的,从没有真正研究过如何传道授业解惑。

  最后张坤和姚志平商量了一下,也别说什么怎么学怎么教了,玩考古鉴定这一行,最重要的就是眼力两个字,得,咱就先让齐向阳练练眼力先。

  这眼力怎么练?无他,多看也。

  看什么?当然是看真品了。

  古玩行当里有一句话是这么说的,好眼力都是素面朝天的古玩精品喂出来的。

  所以想要有一副好眼力,狠眼力,那么要做的就是多看,看真品,看精品,然后通过不断积累真品古玩的各种信息量,来达到练就一副好眼力的目的。

  而想要多看古玩精品,这在以前古代古玩圈子里很难的,因为古玩的价值,一般都是非比寻常的,通常都是只在某一个圈子里流转,普通人是很难看到的。

  但是到了现代,这博物馆不说大街小巷的,但基本每个省份都有不少,尤其是燕京,作为一国首都,大小博物馆就有十三家。

  那些价值万千的古玩藏品,简直就和灯下美人一般,玲珑剔透的摆在大家眼前,花点小钱,买个门票,那是随你怎么看。

  别说那十三家博物馆,只要能把其中一两家的藏品看个通透,这眼力劲也就练的差不多了。

  于是张坤和姚志平一商量,得,就逛博物馆吧,然后两人将目的地定为故宫博物院和中国国家博物馆,这是燕京,甚至整个中国最大的两家博物馆,如果能把里面的东西研究透彻了,齐向阳估计也就能出师了。

  至于排名第三的燕京博物馆,这已经被张坤排除在外了,温志明可是在那的,张坤可不想上门找什么霉头。

  即使温志明理论上应该什么都不知道,但是张坤本能的不想接近那里。

  和姚志平商量结束后,张坤便招呼着齐向阳,然后开始了教学第一站,故宫博物院。

  然后教学类型张坤也选定了,就先从商周青铜器开始吧。

  记得刚和齐向阳接触的时候,张坤在地上捡了齐向阳一本书,便是《商周青铜器》,而且后来张坤偶尔翻看了一下齐向阳家的藏书,其中大多都是和青铜器有关。

  所以齐向阳以前看的最多的也是这一大类,于是姚志平决定,就先从商周青铜器这一类别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