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霉运阴阳眼> 第944章 还活着
  在最后一个持枪白人身子刚动的时候,张坤便已经察觉。(.)

  天人合一之下,张坤气机遍布整个房间每个角落,房间里任何一个人的动作都逃不过他的感应,不过他并不为之所动,身影依旧朝着对面的两个白人冲去。

  可是,当张坤发现,最后一个持枪白人在抽出手枪之后,却将枪口对准了汤姆森后,张坤眼角微微一动,然后想也不想的将手中短刀扔了出去。

  锋芒闪烁的短刀带着破空之声,几乎瞬间刺中了最后一个白人的持枪右手,狠狠的穿透其手腕,巨大的力量冲击之下,外加手腕被刺穿的剧烈疼痛,白人手中的枪狠狠甩飞了出去。

  而此时,张坤对面的两个持枪白人,双眼猛的一凝,抓住张坤扔出短刀一瞬间的破绽,猛的连开数枪。

  张坤身形快速闪躲,但最终,一颗子弹从张坤胸口穿胸而过。

  张坤闷哼一声,脸上神情却是没有丝毫变化,身形反而更快了几分,就在中枪之后的零点几秒,瞬间冲到了两个白人身前。

  左掌猛的一拍,将当先一个白人手中,刚刚移过来的枪口狠狠拍飞了出去,同时右手掌刀,瞬间切在白人脖子侧面,人体动脉血管之上。

  一瞬间的巨大力量,将血管彻底堵截,造成大脑瞬间缺血缺氧,头晕眼花。

  一掌切出后,张坤身形又瞬间来到了旁边的白人身旁,弯腰,躬身,虎拳……。

  一击带着螺旋力道的拳头,狠狠打在了白人腹部。

  在那一瞬间,白人仿佛整个人都被这一拳打的离地而起,然后整个人被强制性的弯腰弓背,同时,这一拳巨大的力量透体而过,只听一阵撕裂声,白人背上的衣服,从中撕裂了开来。

  之后,又是一击掌刀,打在了白人脖子后面的迷走神经之上,将其击晕了过去。

  最后,张坤脚下连动,掉落地上的手枪,被张坤狠狠的踢到了房间远处的角落。

  此时,最后一个白人,在看到眼前形式瞬间翻转后,果断的丢弃了他的四个同伴,瞬间朝着房间大门方向冲去。

  不过就在他刚跑几步的时候,汤姆森一声愤怒的吼声,整个身子猛的朝着最后一个白人冲去,一个巨大的熊撞,将白人狠狠的撞到墙上,巨大的力量,甚至让整个房间都为之一颤。

  在撞到墙上的瞬间,汤姆森一把抓住白人手腕上的短刀,狠狠用力向着墙体刺了进去,锋利的刀口在汤姆森巨大的力量之下,深深的陷入了墙体之中。

  一声无与伦比的痛苦嚎叫,最后一个白人剧烈的挣扎,可是汤姆森一手按住短刀,一手死死的压住白人另一只手,让白人完全无法动弹。<>

  然后,汤姆森嗜血通红的双目望着近在眼前的白人,巨大的光头慢慢抬起,然后狠狠朝着白人额头撞去。

  一下,两下,三下……。

  头颅撞头颅,巨大的力量撞击之下,让身后的墙壁发出声声沉闷的巨响。

  直到七声之后,汤姆森光滑的头颅上已经是满脸血迹,而被他死死按在墙上的白人,此时已经只剩下微弱的呼吸了,双眼泛白,已经彻底昏迷。

  此时,张坤已经从房间里找出两捆,以前装修时剩下的足有一指粗的麻绳,扔了一捆到汤姆森面前,淡淡的道:“把他们都捆起来。”

  说完,张坤也拿起一捆,然后走到之前两个持枪白人身前,两人都已经彻底的昏迷了过去,张坤将两人双手反到身后,然后用麻绳死死的锁在一起。

  之后,张坤又来到最开始那个持刀白人身旁,蹲下身,正要将他也绑起来的时候,陡然,张坤只觉得脑海中瞬间传来一股剧烈的刺痛。

  遍布整个房间的气机瞬间消散,同时,身体四处传来阵阵剧痛,一口鲜血猛的从张坤口中涌出,张坤只觉得眼前开始慢慢变的模糊,接着,一阵天旋地转,只听碰的一声,张坤轰然倒地。

  房间里瞬间传来两声惊呼。

  “张先生。”

  “张先森。”

  张坤嘴角一动,却已经没有力气张嘴了,然后,双眼陷入了黑暗之中。

  ……

  过了不知道多久,张坤朦朦胧胧的听到耳边传来急促的声音。

  “快快快,这里有人中枪了,送手术室。”

  “全身麻醉,检查受伤部位。”

  “全身四处中枪,左肩中弹,子弹残留,右手小手臂擦伤,右大腿处穿透,胸口左侧第三根肋骨和第四根肋骨之间中枪,穿透,肺叶受伤……。”

  “医生,病人胸膜刺穿,有气胸反应,肺叶开始塌缩,左侧肺叶大出血,肺泡渗血……。”

  “进行开胸手术。”

  ……

  听着朦朦胧胧传来的声音,过了一会,张坤又渐渐陷入黑暗中。

  不知道多久,张坤只觉得眼前慢慢出现一丝亮光,然后他双眼朝着亮光处望去,慢慢的,眼前露出了一条小缝。

  “病人醒了,医生,病人醒了。”旁边突然传来一阵惊喜的呼声,然后便是一阵阵急促的脚步声。

  张坤努力的睁开眼,稍稍抬起头,却只能看着一个穿着洁白护士服的小姑娘,跑出房间的背影。<>

  张坤收回目光,微微的望着头顶天花板洁白的粉刷,感受着口鼻上氧气罩中传来清新的氧气,张坤嘴角微微动了动,算是勉强挤出一丝略显难看的笑容。

  这是又进医院了,不过,活着,真好!

  ……

  二十分钟后。

  一位医生在给张坤做完检查后,放下听诊器,然后对病床旁的几人点了点头:“病人才刚刚苏醒,身体还很虚弱,如果你们有什么要问的,建议速度快一点,时间最好不要超过半个小时,现在病人最需要的就是休息。”

  说完,医生向张坤点了点头,便转身离开了病房。

  张坤躺在稍稍摇起来约三十度角的病床上,然后看着病床旁的三人,梁碧,崔传常,汤姆森,心头微微一松,还好,爸妈不在,他们应该还不知道。

  这样就好,恩,这样就好。

  本书来自//x.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