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都市言情 > 霉运阴阳眼 > 第947章 魏宏文
    “让您的儿子?重回校园……读书?”
  
      张坤眨了眨眼,望着半空的彭春和,脑海里不由冒出一个这样的身影。
  
      身上穿着紧身皮衣,脚上是破洞牛仔裤,腿上一双中筒,像个女靴的鞋子,耳朵上七八个耳洞,穿着手指粗一样的耳钉,鼻子像牛一样带着鼻环,脑袋上一个五颜六色的鸡窝爆炸头,一脸“桀骜不驯”的样子……。
  
      非主流大王?
  
      我擦,要把这样一个人重新劝回学校读书,这难度……噩梦级的吧。
  
      张坤心底苦笑一声,张坤识人之明也许不算高明,但自知之明还是不错的,知道自己有几斤几两。
  
      张坤从来就是个嘴笨的,不太会说话,尤其是劝人这种。这种事与其来找他,不如找个心理医生,也许还更有作用一点。
  
      只是看彭春和阿姨现在的样子,恐怕也是去找不了心理医生了。
  
      总之,感觉好像又是一个大麻烦,张坤心底苦笑。
  
      不过张坤很快就稍稍振作起了精神,然后望着彭春和轻声问道:“彭阿姨,能介绍一下您儿子的情况吗?”
  
      不管怎么说,既然这件事已经下决心要接下了,那么不管它有多难,想办法就是了,毕竟……好大的人情。
  
      听到张坤的问话,彭春和先是点了点头,然后脸色仿佛稍稍黯然了下来,低声道:“我儿子叫魏宏文,今年十八岁。”
  
      十八岁,那就是和我同岁了。张坤暗暗点头。
  
      “弘文原就读于青山县一中,高中毕业后因为没考上大学,后便外出打工,今年已经是第三年了。”
  
      嗯,县一中?等等,高中毕业后,外出打工……第三年?
  
      张坤眨了眨眼睛望着彭春和:“彭阿姨,您刚才说您儿子,多大来着?”
  
      彭春和有点不明白的望了张坤一眼,不过还是轻声说道:“十八岁了,今年,十八岁又五个月。”
  
      那就是没错了,张坤苦笑一声:“彭阿姨,您儿子读书还挺早?十八岁就高中毕业三年了,三四岁就读书了?”
  
      “哦,您是说这个啊。”彭春和似乎有点恍然大悟的样子,顿时脸上露出一丝轻笑:“弘文从小读书成绩不错,小学的时候跳了两级,初中跳了一级,所以才十五岁就高中毕业了。”
  
      某张学渣,受到了一万点伤害……。
  
      张坤脸色僵硬,然后干笑两声:“原,原来如此,额,不对,学习成绩很好的话,那他怎么会没考上大学?一般县一中的话,应该都是当地最好的学校才对吧。”
  
      彭春和似乎完全没感觉到张坤的尴尬,忙点头道:“嗯,青山一中确实是我们那里最好的学校了,甚至在周围几个县区都很出名,很多其他县市的学生,都想办法转学过来读书呢。”
  
      “那您儿子,为什么会没考上大学?”张坤一脸不解。
  
      县一中啊,就算拿张坤所在的邵西来说,邵西一中,升学率可以说远远赶超张坤所在的十中,每年高考,一本上线起码一两百人,二本上线动辄三四百,甚至四五百。
  
      要知道,一中每年应届学员也不过七八百人,而剩下的,基本也是个三本上下了,而如果有那连三本线都没上的,在一中,基本可以算是“凤毛麟角”的存在了。
  
      而按彭春和说的,青山一中甚至在周围几个县区都声名远播,教学质量和升学率,肯定比邵西一中只强不弱。
  
      难道说,彭春和说的没考上大学,是没上一本?
  
      听到张坤的问话,彭春和脸色再度黯然了下来,勉强向着张坤挤出一丝笑容,但很快就维持不下去,嘴角动了动,终于低声道。
  
      “本来弘文的学习成绩确实不错,小学跳两级,初中跳一级,还考上了我们那里最好的高中,高一的时候,还考过全班第一,全校第三的成绩,可是,到了高二,弘文的成绩就急速下滑,最终,最终高考只考了一百三十四分,上专科都不够。”
  
      张坤有点目瞪口呆,这,一个曾经考过全班第一,全校第三的学霸,两年的功夫,最后高考只考了一百三十四分?开什么玩笑?这下滑的,也太夸张了吧。
  
      张坤眨了眨眼,然后吐出一个词来:“青少年叛逆期?”
  
      魏宏文十五岁高中毕业,那就是说高二正好是十四岁,不就是青春叛逆期开始的时候吗。
  
      彭春和低着头:“一开始,我们也是这么认为的,可是后来,在我死后,我才知道,不是这样,不是这样的。都是,都是……因为我啊。”
  
      说着,彭春和眼角不断的开始滑落眼泪,然后很快掩面而泣。
  
      张坤看的一阵手忙脚乱,不知道该如何是好,脑子一转,顿时忙大叫一声:“彭阿姨,您能说说,具体是怎么回事吗,您要不说清楚,我没办法帮您啊。”
  
      一听到张坤大喊,彭春和忙擦去脸上泪痕,整理了一下思绪,然后终于慢慢娓娓道来。
  
      魏宏文出生于99年月,是家里独子,在那之后,彭春和夫妻就没再要过孩子。
  
      一开始是魏家条件不好,养不起第二个孩子,后来又全国推行独生子女政策,不允许生二胎,生了的话就要罚款,彭春和夫妻就更不敢生了。
  
      魏家条件不好,家里只有几亩薄田,艰难为生,从很小开始,魏宏文就是喝着米汤,穿着满是补丁的衣服长大,到六岁前,魏宏文就从没有过一件新衣,都是爸妈衣服改改,或者周围人家里小孩不要的,送过来的。
  
      好在魏宏文也懂事,从不为这些事情哭闹,别人家小孩有玩具,他有木棍木剑石头镖。别人家小孩有蛋糕有饼干,他有上山掏的鸟蛋,水里网的小鱼。别人家的小孩可以去各种游乐园游戏场,而他,整座山都是他的游乐园,游戏场。
  
      真正属于魏宏文的第一件新衣,是在魏宏文上学的前一天,家里用一个月省下来的钱,给他量了几尺布,然后彭春和一针一线,一条边一条缝,亲手做出来的。
  
      就这样,魏宏文才能穿着新衣,一脸兴奋的去上学了。
  
      最快更新无错,请访问请收藏本站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