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霉运阴阳眼> 第949章 一份保险
  在知道彭春和得了癌症之后,魏家上下都陷入了恐慌之中。

  彭春和得的是乳腺癌,晚期,只是还没有扩散而已。

  癌症,还是晚期,别说是两千年初,就算是现在,也基本是不治之症,最多也只能进行一些保守治疗。

  再加上魏家家境,也拿不出那大笔的治疗费用,最后只能采用化疗的方式,控制癌症的扩散。

  在这个时候,彭春和也知道自己时日不多了,她找到魏宏文谈过一次,说到自己最大的心愿,是希望能够看到弘文考上大学,一所好的大学。

  魏宏文也懂事,他知道癌症代表着什么,知道妈妈的时日无多,知道,也许哪一天,他就会再也没有妈妈了,但是,听到妈妈拉着他的手,说着自己最大的心愿的时候,魏宏文擦干眼泪,将更多的精力投入到学习中。

  高一上学期,他拿了全班第一,全校第五的成绩,下学期,更进一步,拿下了头三甲。

  这时候,彭春和已经不下地干活了,除了每周去医院进行一次化疗外,彭春和每天做的就是在家做做饭,照顾一下家禽什么的。

  不过因为长期的化疗,彭春和的头发开始慢慢衰落,由原本一头青丝,慢慢变的枯黄稀疏。

  这一切,魏宏文都看在眼里,他在含泪照顾妈妈的同时,更加努力的投入到学习中,他想要完成妈妈的心愿,让妈妈看到他成功考上一所好的大学。

  直到高二。

  彭春和也不记得具体是从哪天开始的,魏宏文一开始是精神恍惚,经常会莫名其妙一个人发呆,彭春和一开始并没当回事,只以为是魏宏文累了,所以更加小心的照顾着他,给他做各种营养补品。

  直到学校老师打来电话,说魏宏文的学习成绩直线下降,在学校的表现也各种大幅度下滑,想要和家长谈谈。

  这时候彭春和才知道,魏宏文此时的成绩已经从全班第一,下滑到中等偏下了。

  彭春和去了学校,和老师谈了一次,回到家,彭春和第一次打了魏宏文,拿带着刺的荆棘,一边哭,一边狠狠抽着魏宏文赤裸的上身,那一次,魏宏文背上,被彭春和打的稀烂。

  面对彭春和一边哭一边打一边骂,魏宏文咬牙挺着,脸上不停的流泪,但就是一开口说一句话,不求饶,也不悔过,不做保证以后好好读书。

  正所谓爱之深恨之切,看着魏宏文不知悔改的样子,彭春和直把魏宏文抽了小半个小时,知道魏宏文爷爷闻讯赶来,才算救下魏宏文小命。

  本以为有了这次的教训,魏宏文应该能有所改变,但结果却是,魏宏文的成绩依旧继续下滑。

  那时候彭春和一开始也以为魏宏文是因为什么青春叛逆期什么的,之后又狠狠抽过魏宏文几次,饿过他,关过他,让他在寒冬腊月,跪在雪地里,总之,各种办法。

  彭春和知道这样是不对的,这是虐待,是家暴,但她的时间真的不多了,她别无它法。

  可即使是这样,魏宏文依旧没有任何改变的迹象,学习成绩继续下滑,到了高二下学期,已经是全班倒数几名了。

  高三,在最后一次彭春和最后一次狠狠抽着魏宏文的时候,看着魏宏文已经满是伤痕的背,再看看魏宏文跪在地上,不言不语,不反抗,不顶嘴,只是默默承受着,彭春和终于忍不住大哭了起来,一把丢掉手中的荆棘,抱住魏宏文一阵痛哭。

  魏宏文是她儿子啊,唯一的儿子,是她的心头肉,她每一次扬起荆棘抽在魏宏文身上,彭春和都感觉到自己的心在流血。

  真真正正的打在他身,痛在我心。

  可是看着这小半年下来,魏宏文背上一条条伤痕,彭春和终于放弃了。

  她小心的用药水擦拭着魏宏文背上的伤口,不再强逼魏宏文学习,依旧每天给魏宏文做好吃的。

  直到魏宏文高考,一百三十四分,彭春和也没有说什么,留着魏宏文在家呆了两个月,最终魏宏文坚持之下,便外出打工而去。

  然后高考一年之后,彭春和躺在病床上,看着原本皮肤白皙,手指细腻的魏宏文,已经变成一个高高大大,棕黑肤色,手指粗糙的男子汉,彭春和是抓着魏宏文的手离开这个世界的,眼中带着不舍,但却也带着笑。

  即使没有考上大学,但是只要你活的好好的,健健康康的,妈妈也满足了。

  原本这件事也就到此为止了,彭春和死后,在头七过后,便应该升天而去了,即使有所留念,但也不多了。

  家里因为她的原因,再次变得一贫如洗,但丈夫身体安康,儿子身子健康,公婆身体健康,这样就够了,只有经过大病之后才会知道,健康才是一个人最大的财富。

  所以这样就够了,虽然有所不舍,有所惋惜,她不能看着儿子成家立业,不能看着儿子娶妻生子,不能看着孙儿膝下欢走,但,真的够了。

  直到有一天,那是头七过后的一个月,彭春和想再看看自己的儿子,自己的丈夫,然后升天而去的。

  可是那天,在儿子打工的工地,他看到了经过一天辛苦工作后,自己的儿子,魏宏文,在工地路灯之下,那微黄甚至微弱到只能勉强看清两三米范围的灯光下,自己的儿子捧着一本书,手上拿着一支笔,津津有味的看着,还不时的做着笔记,直到深夜十二点。

  然后第二天,在工地工人们还在休息熟睡的时候,天蒙蒙亮,却未放白之际,一个身影走出了工棚,拿着书本,借着天边星光和黎明的一丝亮光,仔细研读了起来。

  “张先生,您告诉我,如果是一个青春叛逆期,不想读书的人,会在辛苦工作一天后,身体疲劳后,还拿着书本,在微弱的灯光下看到深夜十二点吗?”

  “如果是一个不爱读书的人,会在只睡了不到五个小时之后,趁着工地还没开工,借着黎明前的星光,研读?”

  “我记得那一次弘文所在的工地是在一所大学旁,你知道,我能看到弘文每一次经过大学校园门口,看着那些和他差不多的大学生进出校门时,眼睛中露出的羡慕吗?”

  “我是她妈,我不会看错的,他喜欢读书,他爱读书。”

  “可就是他这么一个喜欢读书,爱读书的人,为什么会在高二发生那么重大的变化?”

  “我在调查很久之后终于知道了,因为钱,或者准确点说,因为一份保险,一份大学教育基金保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