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霉运阴阳眼> 第952章 冷漠
  这在工地上的小工也是有区别的,这里说的区别不是说工种,类别什么的,小工的工作就那么几样,基本是混着来的,分着什么干什么,没什么技术含量,卖的就是苦力。

  张坤说的区别呢,是地域性的,怎么说呢,一种,是跟着一个施工队,有着基本固定的成员,跟着工头,然后挂靠在一个建筑公司名下,跟着建筑公司全省到处跑,甚至全国跑。

  而还有一种呢,就是自己一个人单干,自己找活,遇上大活了就自己拉人,一般活动范围就在自家附近,很少有超出县城区域的。

  这两种小工,前者挂靠着建筑公司,一般活多,只要建筑公司选的好,一个月干个二十五六天基本没问题,工作的时间多,这钱自然也就多了。

  而不好的地方就是,赚人家的钱就要受人家的管,自由性上不太好,而且还要全国各地到处跑,离家的日子多,在家的日子少。

  而后一种呢,离家近,基本每天都能回家,但坏处就是,自己找活,运气好,一个月能干上二十来天,运气不好,一个月休息三十天也是正常,基本靠天吃饭,但也胜在自由,想干就干,不想干,也就不干了。

  而魏宏文选的就是前者。

  当张坤赶到成州市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了,张坤在离开医院后,连家都没有回,便直奔长途汽车站,然后再下车的时候便已经是成州市了。

  下了车,然后跟着彭春和的指引,在成州市大街小巷转了近一个小时之后,慢慢来到一个巨大的建筑工地,张坤扫了一眼,好像是一个步行街的开发。

  张坤转了一圈,然后走进工地,工地很大,一眼望去全是密密麻麻的人头和各种重型机械,张坤跟着彭春和在工地中左转右转,来到工地靠右的一片建筑群,然后,张坤终于第一次见到了魏宏文。

  魏宏文看上去和张坤差不多高,一米七五左右,脸很嫩,比较才十八岁,身子看上去有点瘦,比张坤瘦一点,但是很健朗,皮肤微棕黑色,是长时间在太阳底下晒出来的。

  现在还是初春,但是身上却仅仅穿着一件单衣外套,外套灰白色的,被泥浆打满造成的,已经看不出原本的颜色,胸前敞开着,露出已经微微显露的八块腹肌。

  魏宏文顶这个黄色的安全帽,背上托着两块大砖。大砖是现在建筑最流行的加气砖,每块大约四十斤左右,两块就是八十斤,一次能托两块加气砖走,魏宏文的力气不算小。

  要知道,这搬砖的活计不是就搬一两块的,一弄就是一整天,魏宏文能一次托两块,估算一下,魏宏文最大的承重量估计都能一百五甚至一百八十斤,这在现在的年轻人身上,绝对少见。

  张坤看着魏宏文托转时的脚步,很稳,一步一个脚印,身上有弱不可见的上下起伏,随着脚步摆动,这样的姿势张坤曾经在老爸带的施工队的小工身上看到过,是熟练小工才会慢慢体会出来的东西,使最小的力气,耗最少的体力,搬更多的砖。

  张坤就这么站的远远的,看了很久很久……。

  十几分钟后,工地上,一声嘹亮的声音响起:“魏宏文,魏宏文在哪,过来一下。”

  叫着的这人是这片工地的工头,四十来岁,穿着件浅黄色薄棉衣,棉衣上倒还算干净,虽然也沾染了些泥土,但泥浆之类的倒是没有。

  只听他叫了两声,然后只见魏宏文一片小跑着跑了过来,一脸笑的望着:“刘头,有什么事吩咐?”

  刘头望了魏宏文一眼,然后淡淡的指了指他身旁站着的张坤:“有人找你,说是你老乡,找你说点事,不要耽误太长时间。”

  说完,刘头向张坤点了点头,便转身离开了。

  张坤忙点头,然后一脸憨笑的望着刘头离开的背影,直到刘头走远后这才回过头来,却发现魏宏文一直默默的盯着他看。

  “你不是我老乡,我不认识你,乡里的同年我都认识。”魏宏文突然开口道。

  张坤一愣,随即脸上露出一丝尴尬之色,不过很快张坤笑了笑:“我确实不是你老乡,这只是我找你的一个理由而已。”

  “你是谁。”魏宏文眼中闪过一丝警惕。

  “不要这么紧张好么。”张坤脸上露出一丝苦笑,望着魏宏文一脸冷淡的样子,随后一摆手,叹了口气道:“好吧,我叫张坤,你不认识我,但我确实认识你,我是受你母亲委托来找你的。”

  “我妈?”魏宏文嘴角扬起一丝冷笑:“我妈死了都快两年了。”

  “我知道,不过我确实是你受你母亲所托,临死前的委托。”张坤脸色微微黯然道。

  “我妈叫什么。”魏宏文突然道。

  “彭春和。”

  “我爸呢。”

  “魏常平。”

  魏宏文沉默了一会,然后望着张坤,脸上却是露出一丝讥讽:“看来为了我这个穷小子,你还做了不少功课啊。不过我劝你还是放弃吧,没用的,我要去做事了。”

  说完,魏宏文望了张坤一眼,然后转身走去。

  望着魏宏文毫不犹豫转身就走的背影,张坤想了想大声道:“你母亲知道你大学教育基金保险的事了。”

  听到张坤的话,魏宏文的身子陡然一顿,然后猛的转身双眼死死的盯着张坤:“保险的事你为什么会知道。”

  张坤摇摇头:“不是我,是你母亲,她告诉我的。”

  “不可能!”魏宏文毫不犹豫的否定道,然后一双眼睛冷冷的盯着张坤:“爷爷答应过我,保险的事不会告诉任何人。”

  “我也不知道你母亲是怎么知道的,不过她确实是知道的,否则我也不可能知道。”张坤一脸坦诚的道。

  魏宏文双眼微眯,然后又慢慢走到张坤身前,一双眼睛死死的盯着张坤,冷冷道:“你想找我做什么。”

  “能找个安静的地方我们慢慢谈吗?”张坤转头扫了一眼四周忙乱的工地,人来人往。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手机请访问:http://.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