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都市言情 > 霉运阴阳眼 > 第957章 二十分钟
    这一次魏宏文走,张坤没有再阻拦,只是默默的望着魏宏文渐渐远去的背影。。
  
      张坤沉默着,旁边的彭‘春’和也沉默着。
  
      魏宏文说话,除了在说到他没有辍学去打工给妈妈赚钱的时候有点歇斯底里外,其他时候,从始至终都是那么的平静,淡然,仿佛在诉说一件和他无关的事情一样,即使少少有偶尔讥讽张坤的话,语气也是那么的平平淡淡。
  
      子‘欲’养而亲不待,这句话他怎么可能不知道。
  
      想到平时都是他教育别人的话,今天却被魏宏文用来反驳自己,张坤就忍不住有种哭笑不得的感觉。
  
      而且不知道为什么,明明今天是他来劝魏宏文的,可是现在,他却有一种,反而被魏宏文说动的样子。
  
      人生最大苦,子‘欲’养而亲不待。
  
      是,这样的悲痛张坤确实没有经历过,爷爷‘奶’‘奶’过世的时候张坤还小,外公也是,那时候不懂事,还没什么感觉。
  
      可是,张坤虽然没有亲身经历过,但这些年,他看到的,接触到的,甚至帮助过的,如此中种种,又有多少?
  
      不正是因为如此,所以张坤才打算放弃在外面晃‘荡’,好好在家休息两年,陪陪老妈,陪陪外婆,不让自己以后后悔?
  
      张坤有一种感觉,魏宏文是和他一样的人。
  
      听着魏宏文说的每一句话,张坤都感觉是在说他自己,让他无言以对。
  
      魏宏文做的对不对?
  
      对,张坤不仅要这么说,还要狠狠竖一个大拇指,这人,好样的。
  
      中国以孝义传家,百善孝为先。
  
      张坤坚信,一个人只要孝顺父母,孝顺长辈,那么他这一辈子,就算没白来这世间走一遭。
  
      而那些对父母都不孝顺的人,张坤从来都是避而远之的。张坤听过一句话,不孝之人最无情,如果一个人连父母都不孝顺了,那么还能指望这个人能对其他人好?
  
      所以除了对魏宏文的经历和选择略感惋惜外,对他这个人,张坤反倒升起了丝丝敬意。
  
      可是又转念一想他进来的目的,张坤转头望了一眼半空飘着的彭‘春’和,正巧这时候彭‘春’和目光也望了过来。
  
      彭‘春’和一脸苦涩:“张先生,您看,这孩子,他,他……。”
  
      “他,他这死脑筋,是吧?”张坤脸上‘露’出一丝轻笑,望着似乎还在脑子里找词的彭‘春’和,一声轻叹,然后一脸感慨的道:“彭阿姨,您有一个好儿子啊。”
  
      “说实话,如果是我站在弘文的角度上,我也不可能做的更好了,或者,准确点说,我根本做不到他这种程度。”
  
      “本来说好的,今天是来劝弘文回去读书的,可是听过弘文一番话,我却觉得,也许他的选择并没有错。”
  
      “他至情至‘性’,至善至孝,上对得起天地良心,下对得起父母恩情,也不枉你们一番苦心养育之恩,就是苦了他自己了。”
  
      “不过,男人嘛,自己苦点算什么,在外面吃点苦受点累,只要家里一切安好,苦又算的了什么。”
  
      “魏宏文,男人,男子汉,好样的。”
  
      可是听着张坤的话,彭‘春’和却是脸上一惊,然后慌忙道:“张先生,您……。”
  
      不过还没等彭‘春’和把话说完,张坤便笑着打断道:“彭阿姨您别急嘛,虽然我对魏宏文的选择十分认同,但是我答应过您的事我也一定会办到的,我说了会让他重回学校读书,就一定让他重回学校读书,您放心吧。”
  
      听到张坤后面这句话,彭‘春’和先是愣了愣,不过总算稍稍放松了下来,向着张坤感‘激’的点了点头。
  
      “走了,彭阿姨,看来今天是别想说服这死脑筋了,我得去做点准备才行,下次,下次再来的时候,一定能让这榆木脑袋点头。”张坤轻笑着招呼一声,然后头也不回的离开了工地。
  
      三天后。
  
      张坤再次来到这座工地,他径直找到魏宏文所在的片区,然后一眼看到了站在水泥搅拌机旁的魏宏文。
  
      魏宏文依旧是那副老样子,水泥斑斑的衣服,戴着顶黄‘色’安全帽,‘胸’前敞开着的。
  
      张坤待了一会,然后径直走了过去。
  
      正低头装着水泥的魏宏文看到旁边走来的人影,转头望了一眼,待看到是张坤的时候,魏宏文眉角微微一凝:“你怎么又来了?”
  
      “给我半个小时,如果还不能说服你,我下次保证再也不出现在你面前。”张坤沉声道。
  
      魏宏文站起身来,一脸不耐烦的望着张坤:“上次该说的不是都已经说清楚了吗,还有什么要说的?我还要上班,请你不要再来打扰我,oK?看你也是个年轻人,怎么没一点年轻人的利索劲。”
  
      说着,魏宏文拿起刚装满两桶水泥的担子,移到旁边空地。
  
      “就半个小时,二十分钟也行。”
  
      魏宏文放下两桶水泥,然后转头狠狠瞪着张坤:“我说了,我不会去上学了,然后,我现在要上班,没时间陪你玩,非要‘逼’我说脏话?”
  
      张坤微微叹了口气:“好吧,既然这样的话,我就只能去找你们刘头了,我想,也许他会比较好说话一点。”
  
      说着,张坤转身就要离开,不过魏宏文猛的一把叫住:“慢着。”
  
      张坤嘴角微微上扬,然后转过身来,望向魏宏文,只见魏宏文脸‘色’异常难看,死死的盯着张坤:“你到底想干什么?”
  
      “二十分钟,我只要二十分钟。”张坤狠狠竖起了两个手指。
  
      魏宏文瞧着张坤,鼻息渐粗,最终,双眼狠狠瞪了张坤一下:“二十分钟,记住,你只有二十分钟,然后,下次,不,没有下次了,以后,我再也不想看到你出现在我面前,说到做到,嗯?”
  
      “oK。”张坤笑笑,然后只见魏宏文深呼吸,控制着自己心头怒火,这才转头朝着不远处一栋正在修建的建筑二楼大声叫道:“张哥,我去上个厕所,一会回来。”
  
      随着魏宏文的话,只见那边还只是搭起了个架子的二楼边缘,伸出一个约四十来岁中年人的脑袋:“知道了,快点,别耽搁太久,这边一会还等着要上水泥呢。”
  
      “哎。”魏宏文大声应道,然后转过头来,脸‘色’便瞬间‘阴’了下来,望了张坤一眼。
  
      “二十分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