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霉运阴阳眼> 第963章 一个好工作
  “开个……诊所?你?”

  坐在三轮摩托车后面的老妈先是整个人愣在了那里,然后看着张坤呆呆的脸,陡然一把捂着肚子哈哈大笑了起来,只见笑声越来越大,到最后,眼泪都差点笑了出来。

  张坤一脸黑线的望着老妈,看着老妈笑不跌的样子,一脸无奈。

  直到笑了足足三四分钟,老妈才深呼吸着,慢慢停了下来,只是双手依旧捂着肚子,看样子刚才那般捧腹大笑,让她的肠胃也有轻微的痉挛了。

  老妈慢慢平复下来情绪,然后一脸哭笑不得的望着张坤:“就你?也想开个诊所?你以为诊所是你想开就开的啊。”

  “再说了,就凭你在医院上那几天班,你就真以为自己是医生了?人家开诊所的,是要正规的医生,要有那个什么,医生执照的,懂吗?不是随便是个人就能开的。”

  “跟着人家医生打打下手的学了几天,就以为自己会两手了?是,我知道,感冒发烧是很容易,我也懂,换来换去不就那几种药吗,消炎退烧止咳,打针什么的我估计你也会,不过你以为这样就够了?万一遇上点其他什么毛病呢?”

  “你啊,还是老老实实跟着我在家种红薯吧,开诊所?别耽误了人家正经看病的功夫,庸医误人懂不懂?”

  “赶紧的回家,我还要做饭呢,你把三轮车给三叔公送回去,然后回来吃饭,别耽搁了。”

  老妈一阵催促,张坤嘟囔的瘪了瘪嘴,一脸无奈的点火,然后一踩油门,三轮摩托车便再次发出轰鸣之声。

  在外婆院子外将老妈放了下来,然后张坤继续朝着前面三叔公家开去。

  将三轮车送回三叔公,张坤走在回去的路上,一直捏着下巴若有所思的样子。

  这开诊所三个字从脑海里冒出来后就一发不可收拾,虽然被老妈一阵打击,但开诊所这个念头张坤却丝毫没有放弃的打算。

  这从外面回来也有小半个月了,这整天的这里看看那里逛逛,小日子过的甚是悠闲,但这悠闲日子过的久了,就有点闲的蛋疼了。

  习惯了在外面到处奔波,东奔西走的,被各种琐事缠身,突然这么闲下来,还真不习惯。

  所以张坤一直就在想着,要做点什么,今天正好和老妈说到诊所,然后“何不自己开个诊所”这个念头就一发不可收拾了。

  在魏宏文的事上,张坤曾经思索过一个问题,什么样的工作才是一个好工作。

  魏宏文在工地上赚钱,虽然工资确实不低,一个月四五千,据说如果再做下去,两年后,一个月七八千,一年十来万不是问题。

  这个等级的收入,在整个中国都算的上很不错了,很多白领阶层都没有这个收入,虽然工作累点,脏点,苦点,但对中国大部分人来说,只要能赚钱,这又算什么。

  中国人是出了名的吃苦耐劳能干,只要有钱,什么都不是问题。

  但是再一想,除了累点、脏点、苦点外,魏宏文还失去了什么?

  一年三百多天是在全国到处晃悠,回家的日子少之又少,陪着家人在一起的时间,一年加起来也不知道有没有二十天,这样真的划得来吗?

  那么,到底什么样的工作才算好工作呢。

  进入一个拥有品牌影响力的大公司?微软?苹果?腾讯?

  一个拥有强大团队的公司?可以学到很多东西?更好的团队协作能力?更多的职业导师?

  一个流程完善的公司?因为规矩,所有做起事来即使只是一个新人都能得心应手?

  一个有着高薪水高福利的公司?高薪?高薪?高薪?

  不不不,对张坤来说,好工作应该是,能够赚到足够养活家庭的收入,但是却又不影响家庭团聚,不会影响作息生活的工作。

  仅此而已。

  收入很重要,因为这是一切物质生活的基础,只有拥有足够收入的时候才能让家庭生活的更好,否则即使让你和家人每天凑堆在一起,但是没有足够的收入,一家人整天青菜萝卜,有一顿没一顿的,又有什么意义。

  第二才是不影响家庭团聚,每天都能和家人在一起,而不是各奔东西分隔两地,年头年尾的才能见一面。

  最后才是个人的,不影响作息生活,一个良好的作息是一个人身体健康的保证。

  满足了这三点,在张坤看来,就是一个合格的好工作。

  那么开个诊所怎么样呢?

  在家门口,甚至可以直接开在家里。

  收入,张坤从没想过靠诊所发家致富,只要能保证每月有个基本工资就行了,张坤不缺钱。

  作息,每天早上八点开门,晚上五点关门,对乡下诊所来说,很正常吧。如果遇上夜晚的病人,敲个门打个电话什么的,对张坤来说也就是加个班而已,而这样的时候估计很少很少吧。

  而且,在老家开个诊所,让周围人都知道王家那小外孙现在当医生了,出息了,想必老妈面子上也会亮光的吧,嗯嗯,肯定油光发亮的,外婆好像也很喜欢张坤当一个医生。

  林林总总的思索下来,张坤发现,开诊所简直是他心目中最理想的工作了,甚至比去中心医院上班还要好。

  张坤越想越觉得对,然后大手一拍,得,就这么愉快的决定吧。

  至于老妈的话,张坤早就丢爪哇国去了。

  开诊所要正规医生?医生执照?

  医师资格证吧,那东西张坤早就拿到手了,现在他可是正儿八经的正规医生,谁敢说他是赤脚医生?谁?谁?谁要敢说这话,张坤就把他的医师资格证扔他脸上去。

  然后让中心医院告他,切,南湖省中心医院,三甲医院,脑神经科副主任,是能随便诬陷的吗?

  至于开个诊所好像很麻烦,但对别人是麻烦,对张坤麻烦吗?开玩笑,想想张坤这医学院都没毕业的家伙,十八岁都不满的家伙,医师资格证都到手了,还搞不定一个诊所?

  诊所全国有多少家?成千上万吧,但是不满十八岁的执业医师又有几个?这能比?

  想来想去,张坤觉得完全没问题,于是最终就这么愉快的决定了。

  然后张坤二话不说,掏出手机,找到李同新院长的电话就打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