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霉运阴阳眼> 第967章 尸体,枪伤
  一条乡间水泥路上,路面十分之烂,水泥地面上高高低低,还有大量开叉裂缝,偶尔一些路段,水泥地面还会狠狠爆起,带起一大片的水泥块高高翘起。

  而就在这破烂的路面上,一辆女士摩托车慢慢前行。

  张坤一边掌控着摩托车的前把手,一边哼着小曲,脸上一片忍不住的笑容,开诊所的事有了眉目,或者说着落,张坤自然喜不自禁。

  所以就连去县城的时候,都为了赶时间,特意挑选了这条差不多早已经没多少人会走的老路。

  这条路据说是六七十年代修建的,已经有三四十年的寿命,是曾经连接两个县城的主要干道。

  可是因为早期的技术不成熟,再加上历年来往返车辆多有超载的货车经过,所以仅仅三四十年的时间,便将一条好好的大马路折腾成如此模样。

  因为路面破损严重,严重影响行车速度,再加上县里后期发展地区重心的转变,并开发了新的交通大道,所以这条老马路就慢慢被遗弃了。

  县里也懒得派工程队来维修,就这样一直让他破损着。再加上新马路依旧连着两个县城,而且行程更短,路况更好,成为了更加重要的主干道。

  所以这条老马路上,会选择从这经过的车辆已经十分之少了,有时候一天的车流量还不到一百。

  但是这条马路对张坤外婆所在的村子来说,却是离县城最近的路了,如果从新大道走,还要绕行近十里路,虽然路况更好,但所耗费的时间却要多一些。

  所以经常有一些村里上县城的摩托车会从这里走,一是省点时间,第二,行程少了,这耗费的汽油自然也就少了,省钱不是。

  至于路况不好,对摩托车来说好不好吧的,倒也无所谓,能走就行,颠簸了点,对乡里人也从来不是需要必须注意的。

  从这条路走,不用再经过太仙镇,可以直达县城。张坤一边哼着小曲,一边右手微微转动着,偶尔加点油门,偶尔放点油门,让摩托车尽可能开的平稳些,这对张坤来说完全不是问题。

  从家里出发已经快二十分钟了,大概还有半个小时就能到县里,张坤脑海里已经在开始考虑,见到那个吴建业院长该如何沟通了。

  虽然这次能办下诊所来,他领的是李同新院长的人情,但终归经手的还是吴建业,而且,以后诊所很有可能会挂在县人民医院的名下,从名义上来说,以后吴建业就是他的顶头上司了,确实得注意一下言辞。

  不说把人家唬的高高兴兴的,但起码也别得罪了不是,张坤从来都知道,他不是个嘴巴乖巧的,万一不注意,蹦出个不适当的词,人家不高兴了,嘴上不说什么,万一记在心里呢?

  也许人家吴院长不在意,但多一事终归不如少一事,现在想想该如何对话,总有点好处。

  就这么的,张坤一心三用着,一边骑着摩托车,一边哼着小曲,一边脑海里还转动着一会也许将要用到的言辞。

  不过就在行到约一半的时候,张坤脸上陡然一愣,摩托车的速度也不由自主的放缓了下来。

  在前方五百米处,道路左侧的一片野草地上空约五米处,一个半透明的身影飘着。

  那个身影是一个约二十七八岁的青年男子,似乎还是刚死不久,脸上带着迷惘,估计也没几天,当然,张坤会做出这种判断,最重要的还是透明身影中,并没有往日里张坤常见的那种灰色气体。

  也就是说,这个灵魂心灵中,并没有产生必须滞留这个世界所需要的执念,但是这种情况下他却还依旧留在这个世界,只可能是一点,那就是刚死没多久,头七还没过。

  等到头七之后,没有灰色气体的缠绕,他便会升天而去。

  好年轻!

  张坤微微叹息了一声,然后慢慢收回了目光,继续开着摩托车朝着县城方向驶去。

  这个世界,每天会死的人很多。据统计,以全世界来说,每天大概会死去十五万人,一个小时就是六千多,平均每分钟一百人,每秒钟近两人。

  也就是这说话的功夫,这个世界上就又有数人去世。

  这每天死那么多人,张坤不可能都管得过来,再说了,人家体内也没有灰色气体缠绕,也就是说没有执念的存在,只要等到头七过后,便会自然而然的升天而去,不用张坤操什么心。

  所以,张坤自然而然的骑着摩托车,然后慢慢越过了那透明身影。

  不过,就在张坤摩托车从那身影所在的野草地过时,张坤的鼻子不自觉的微微耸动了一下,张坤脸色微变。

  张坤眼神闪烁了一会,然后不由自主的摩托车的速度再一次放缓,甚至最终停了下来。

  张坤脚踩着地面,支撑着摩托车,心底似乎在犹豫着什么,但最终张坤还是胯下摩托车,然后打好脚撑,目光慢慢转向路旁左侧,那一大片足有半人高的野草地。

  野草很茂盛,似乎随着春天的到来,野草也到了放肆生长的年月,再加上这附近并没有农田,也没有任何人栽种庄家,自然也就没有了人来清理这一大片的野草地,仍有其肆意吸取大地的营养,快速生长着。

  张坤望着野草地,然后最终迈出了脚步,顺着空气中微微传来的气味,一点一点拨开草丛,走了进去。

  一分钟后,张坤沉默的站在野草地后,一片被踩的似乎乱七八糟的草丛中,脸色略显黯然。

  一个人,或者准确点说,一具尸体,一具男性尸体,一具年轻的男性尸体,身穿着较显得休闲的衣服,趴倒在野草丛上,后背朝上,看不到脸。

  而在尸体后脑勺上,一个大拇指粗细的凹洞,一大片的血迹染红的黑发。凹洞从里向外爆开,径直贯穿了死者整个头颅。

  鲜血已经凝固,但依旧是鲜红色的,微微带黑,血液中的血红蛋白已经开始慢慢氧化成高铁血红蛋白了。以此可以推断,面前的这具尸体,死去时间还不超过两个小时。

  一个年轻的灵魂,一具年轻的尸体,一个贯穿头颅的枪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