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霉运阴阳眼> 第979章 燕京气象站
  弹石脉在筋‘肉’皮,按举皆劈劈急,曰弹石,是肺绝死脉也。.:。

  弹石脉是七死脉之一,也就是中医常说的七死八亡四不治中的一种。

  什么叫死脉,就是必死的脉象。

  再联想一下之前王康所说的肺癌晚期,张坤的心几乎忍不住颤动。

  张坤勉强保持着面上的表情,不‘露’出丝毫神‘色’,即使明知道王康母亲看不到,张坤依旧如此,因为,此时此刻,张坤已经不知道该用什么面目去面对。

  小心的扶着老人走过院墙,走进屋内。

  王康的家也是红砖瓦房,看上去也似乎有些年头了,房子一侧的厨房还是用古老的黄泥砖堆砌,那种黄泥砖,即使在农村里也很是少见了。

  明明老人已经看不见了,却仿佛能感觉到张坤的目光,便笑着轻声道:“家里简陋,小同志见笑了。本来我说让康把家里改一下,推了建新房,不过那傻小子,怕房子推了我没地方住,死活不同意。”

  张坤笑笑,却不知道该如何接话。

  进了屋,然后在老人的指点下,张坤小心的将老人扶到侧屋的一张‘床’上,‘床’头顶着蚊帐,‘床’上铺着厚厚的棉被,‘床’边的一张小方桌上,则放着各种各样的‘药’盒。

  张坤扫了一眼,然后小心的扶着老人上‘床’躺下,然后捏着被子,给老人轻轻盖着身子。

  不过老人刚躺下,便又要掀开被子起来:“哎呀,你看我这人,小同志你等等,我给你倒杯茶。”

  不过老人刚动,张坤便忙伸手扶着老人又躺了下去:“大娘,我……,我自己来。”

  张坤本想说不用,不过看着老人脸上仿佛固执的神‘色’,便忙改了口。

  听到张坤的话,老人似乎犹豫了一下,不过最终还是顺着张坤的手,慢慢躺了下去,脸上稍稍‘露’出点点笑容:“也好,那小同志就自己动手,丰衣足食。”

  “嗯!”张坤轻应一声,然后在老人的指点下,找到放在屋子角落里的热水壶。

  水很烫,应该是今天烧的,张坤给自己倒了一杯,然后给老人也倒了点,小心的送到老人‘床’前。

  ‘床’边有一条小小的藤椅,上面隐隐也泛着一层“包浆”,看上去似乎也有些年头了,而且应该是经常有人坐,应该是王康吧。

  坐在藤椅上,张坤看着手中白瓷杯,冒着丝丝缕缕的热气,双眼微微出神,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这时,半空中突然传来一个声音:“小兄弟。”

  听到声音,张坤脸上仿佛一愣,抬头望了一眼。

  为什么你没跟着一起去?

  张坤眼神中仿佛‘露’出这么个意思。

  卓强脸上‘露’出一丝苦笑:“我跟着去有什么用,也帮不上什么忙啊,而且,你还要帮我打个电话啊。”

  张坤面‘露’不解,这王康不是已经去了吗?

  卓强无奈摇了摇头:“王康去是去了,但不能保证一定完成任务,我们必须做两手准备,而且,事后也必须要有人来收尾。打个电话给安全局吧,他们知道怎么做。”

  听完卓强的解释,张坤想了想便点点头,然后放下白瓷杯,向‘床’上的老人轻声道:“大娘,我出去打个电话。”

  和老人招呼一声后,张坤便转身出了房间,来到屋外。

  站在不大的院子里,张坤沉思了一会,最终决定就用自己的手机打这个号码吧。

  毕竟他已经在王康面前出现过,事后如果有人要找他,几乎用不了多少工夫,用公用电话什么的,不过是画蛇添足。

  想清楚后,张坤按照卓强给的电话号码拨了过去。

  电话滴滴响了几声,然后便接通了,那边传来一个柔美的‘女’声:“您好,这里是燕京气象站。”

  “密码zq684213,帮我接唐利处长。”张坤按照卓强的吩咐,慢慢道。

  那边传来一阵键盘敲击的声音,然后柔美的‘女’声再一次开口:“好的,请稍等。”

  电话中传来转接的声音,然后很快,电话再一次接通,电话中传来一个沉稳的男声,开口便是让张坤微微一愣。

  “你不是卓强,你是谁?”

  似乎察觉到张坤的差异,旁边半空的卓强思考了一会然后道:“这个密码是我专人专用,你的声音和我不太一样,安全局应该有声线匹配仪器。”

  张坤默默点了点头,然后在脑海里将之前对王康说的话又滤了一遍,确定没有什么太大的漏‘洞’后,便又对着电话重复了一遍,并将他刚才已经请到王康出马,现在已经赶往鞭炮厂的事也说了一遍。

  那边的所谓唐利处长听完张坤的话,静默了几秒钟:“卓强牺牲了?”

  “嗯!”张坤沉默的点了点头。

  “我知道了,张坤先生,谢谢你对国家的帮助,这件事我会马上安排的。如果可能的话,还请这几天时刻保持电话畅通,也许之后我们还会需要你的帮助。”

  张坤轻轻点了点头,然后电话挂断。

  张坤收起电话,然后抬头望向卓强:“这样的话应该没问题了吧,有王康和安全局出手,那份文件一定能追回来的吧。”

  听到张坤的话,卓强却是沉默了摇了摇头:“我也不知道,不过,这已经是我们所能做的全部了。”

  “嗯!”张坤点了点头,然后就要转身进屋的时候,张坤陡然一愣,然后猛的抬头望向卓强:“坏了,王康没有武器,他连把枪都没有。”

  张坤突然一惊的样子还让卓强差异了一会,不过当听完张坤的话,卓强便笑着点了点头:“没事的,看你身手不错,应该是学过武功吧,不知道你看过武侠小说没有。”

  “在武侠小说里,有一种高人,飞‘花’摘叶皆能取人‘性’命。而对王康他们那种人来说也同样如此,即使一根绳子,一块石头,一块铁片,都能成为致命的武器,放心吧,没问题的。”

  听完卓强的解释,张坤想了想,便也点了点头。飞‘花’摘叶伤人张坤也许做不到,但如果有石子的话,隔着十来米打伤人,张坤却是可以办到的。

  特种兵,应该有自己的办法吧,毕竟相比于自己,他们的专业才是杀人。

  张坤点了点头,然后不在说什么,转身进了屋,又一次回到王康母亲的‘床’前。

  老人躺在‘床’上,一双白目睁开着,望着头顶的蚊帐。似乎听到张坤进来的脚步声,便转头望了过来,待张坤在藤椅上坐下后,老人突然开口道。

  “小同志,你说,康,什么时候能够回来?”

  张坤微微一愣,沉默了片刻,脸上‘露’出一丝轻笑,然后轻声道:“大娘,很快的,应该来回几个小时就够了。”

  如果,顺利的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