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霉运阴阳眼> 第980章 杀戮
  太仙镇的主干道上,一辆摩托车飞驰而过,不过就在经过一个地摊口的时候,摩托车陡然踩下了急刹车。品书网wWw.Vodtw.com

  王康走下车来,然后默默走到了一个小地摊前,地摊上摆放着各色望远镜,军绿色饮水壶,冲锋衣,还有几把匕首。

  王康拿起匕首看了看,有点沉,全钢制作,刀面上很光滑,甚至能当镜子用,把手也很有个性。

  地摊的老板是一个四十来岁的中年男子,看到王康拿着匕首“爱不释手”的样子,忙招呼起了生意。

  “这位老板,喜欢吗?这把匕首很不错,全手工制作,不是那些倒模做的流水货,部队当兵的也用这个,军工产品,质量杠杠的,今天特价,只要一百八,绝对的良心价。”

  听着老板的话,王康一脸淡漠没有丝毫表情。看了匕首几眼,然后默默的放下。

  老板眼中一急,还以为王康嫌贵,正要商量着少点钱,只见王康淡淡的道:“有开锋的吗?”

  老板先是一愣,随即小心的左右转头望了一眼,确定没什么人注意到这边,这才一脸低笑的望向王康:“有,不过开锋的要贵一点,两百八,一百块手工开锋费,看兄弟也是个识货的,这开锋可不容易,一般人也不敢卖,不二价。”

  王康淡淡的伸出手,老板再一次左右望了一眼,确定没人注意这边后,便小心的从身下屁股坐着的包里找出一把皮鞘包着的匕首,小心的放到王康手中。

  王康抽出匕首,模样和之前的匕首一样,不过只看一眼,便能感觉到,这把刀和之前的匕首完全不一样。

  刀锋闪烁着寒光,冷意刺人,而且光滑的刀面上还挂出了血槽。

  王康用大拇指在刀锋上刮了刮,锐利的刺痛感传来。

  质量不算很好,但,也够用了。

  “这位老板,这可是上好的货色,外出野营,劈个柴砍个树的绝对小意思,就算要用它劈石头都没问题……。”

  老板努力的推介着自己的商品,不过他的话还没说完,王康掏出三百块钱放在地摊上,然后拿着匕首转身回了摩托车,再次一转油门,飞驰而去。

  看着摩托车远去的背影,老板先是一愣,随即朝着摩托车背影大喊:“还没找你钱……。”

  此时,十一点二十。

  初春的太阳不算火热,但如果长时间暴晒,尤其是还很久没喝水的话,也还是会让人口干舌燥的,甚至有点心烦意乱。

  六子就是这样,六子站在大马路边,嘴唇都微微现着白丝了,不停走动着:“这该死的天气,大春天也搞的这么热,早知道带瓶水出来了。”

  六子不停来回走动着,一双眼睛也不断扫过前方的大马路,而在他身后百米远的地方,一栋红砖大瓦房耸立着,只是房子屋顶早就不知道哪去了,到处破破烂烂的样子。

  这时候马路远处突然出现一个人影,肩膀上挑着担子,担子里还放着把锄头。

  六子看到来人,顿时眉头一皱,一脸不满的走了过去,先是扫了一眼来人,三十来岁,身上穿着脏兮兮的衣服,一身微黑,脸上也带着一丝农村人特有的憨厚。

  下里巴人。

  六子撇了撇嘴,然后喝斥道:“喂,你,干什么的?”

  听到六子的话,来人看了六子一眼,然后又转头左右看看,身后看看,最终好像才确定六子是对他说话,来人脸上似乎露出一丝疑惑般的说着:“我,我种地的啊,我,我地在那边。”

  来人说着,还伸手指了指六子身后。

  六子也没转头看一眼,只是不耐烦的望着来人,挥了挥手:“回去回去,今天这边有上面领导要来视察,你明天再来吧。”

  “啊!”来人仿佛先是一愣,不过瞧着六子恶神恶气的样子,顿时诺诺的点了点头:“知,知道了。”

  说完,来人便挑着扁担,一脸无奈的转身朝着来时的路走去。

  六子撇了撇嘴,然后又一脸无奈的转头走向自己原本站着的地方,心里不停叹气:老大啊老大,这还要站到什么时候啊。

  不过六子刚走一步,陡然,六子双眼猛的巨瞪,一只粗大的手死死的捂着他的嘴唇,然后六子只觉得脖子处一道寒光划过,接着,六子听到一片丝丝的声音,胸口处也仿佛感觉到一股热流,然后……,没有然后了。

  王康一脸淡漠的死死捂着六子的嘴,在确定六子最后一丝挣扎的力气消失后,便倒拖着六子的身子,拉进了路边的野草地里,顺手将六子身上摸了一遍,一把手枪,一个对讲机。

  之后将临时顺来的扁担和锄头也扔进了地里,自己则小心的佝着身子,以野草也遮掩,慢慢朝着远处的鞭炮厂废墟接近着。

  此时,十一点四十……。

  灵山鞭炮厂已经废弃了近十年了,不过即使十年时间过去,却依旧能感觉到当时那场意外时,发生的爆炸威力,整个屋顶都被狠狠的掀开了,只有周围墙壁还算勉强支撑着下来,但也到处破破烂烂的。

  因为这里一次死了不少人,周围村里人也就没人过来种地,这一大片的田地便如此荒废着,不过农村里什么都不多,就是地多,荒一片就荒一片吧。

  荒了近十年的地,这野草的生长也是格外的茂盛,初春时分,最高的草地就已经有一米来高,可见生长速度之惊人。

  这时,红砖瓦房的一个转角处,一个二十多岁的年轻人,一手提捏着裤脚,一边系着皮带走了出来,嘴里嘟囔着:“这鬼地方,连个上厕所的地都没有。”

  嘟囔着,年轻人目光扫过前面大马路,脸上顿时一愣:“六子呢?那混蛋,我就去趟厕所的功夫,又跑哪偷懒去了。”

  年轻人三两下系好皮带,然后正要大步去大马路瞧瞧,抓着六子偷懒,让他请客去,不过刚动,陡然的瞬间,一只有力的巨手,死死的从身后捂住了他的嘴唇,然后一阵刀锋闪过。

  小家伙双眼猛的睁着,浑身用力的挣扎,不过半分钟……,整个人便软趴趴的倒在了王康怀里,再也没了声息。

  王康一脸淡漠的托着尸体,朝着来人出来的转角走去。

  此时,十一点四十五分。

  在鞭炮厂的另一侧,一片空旷的院墙内,这原本是鞭炮厂停车和进出货的地方,此时,一棵大树下,一个二十七八岁的青年人,大步走到树下一个三十多岁的中年人身旁,小声道。

  “刀哥,有点不对劲,已经二十分钟了,六子和浩源没有传消息过来。”

  大树下的刀哥眉头微微一皱,眼神转动了一会,然后沉声道:“让天罡过去看看。”

  “是!”来人点了点头,然后转身就要去找人,不过刚走,刀哥又叫住他:“不,让天罡和白头一起去,小心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