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霉运阴阳眼> 第993章 苏醒
  省军区医院,持续了十二个小时的手术还在继续。

  主刀医师邱主任额头布满汗水,依旧在不停的缝补王康受伤的创口。

  这时,旁边的护士突然惊呼一声:“邱,邱主任,病人突然流眼泪了。”

  邱主任面色一惊,转头望向王康的正脸,只见确实脸上两道泪痕,明显是刚刚流下的。

  不可能啊,全麻了,身体不可能有任何知觉,这……。

  在全麻手术中,病人却突然流眼泪,这在邱主任从医以来还是第一次看到,不,听都没听说过。

  不过很快邱主任就镇静了下来:“帮病人把眼泪擦干,确认一下病人体温,其他一切继续。”

  “是!”

  ……

  干娘姓庄,庄珍云,五六年生人,殁于零九年二月初十,享年五十三岁。

  张坤小心的将干娘的尸身稍稍移正,然后站起身,整了整身上的衣袍,转身出了院门。

  此时天已经大亮,乡里人起得早,大多房间都是炊烟袅袅。

  张坤沿着乡村小路,来到社田村每一家每一户,有那打开门的,张坤就在门板上敲敲,然后看到有人出来后,便轻轻跪下双腿,道上一声:“我干娘庄珍云吵烦您了。”

  社田村一百零三户人家,有五户没人,全都在外地工作,除此之外,张坤走了个遍。

  一个小时后,王康家便围满了人。

  张坤默默的站在一旁,听候着村里老人的吩咐,一点一点准备着干娘的后事。

  张坤以庄珍云干儿子的身份,在王康不在的时候,代替了王康的身份。

  张坤取出了二十万,交给了村里老人,原本大家还对张坤的身份有所怀疑,毕竟在这之前,他们可从没听说过庄嫂子还有个什么干儿子。

  可是当那二十万拿出来后就再也没人说什么了,二十万可不是笔小数目,好,就算不是二十万,就算两万,那也很了不得了,如果不是沾亲带故的,谁无缘无故拿这么多钱出来,更别说二十万了。

  第一天开始准备,干娘在堂屋里静静的躺着,黑漆漆的棺材是干娘生前就已经准备好的。

  屋外有村里人请的专做红白酒席的摊子,打帐篷,准备厨房,搭建晚上唱大戏的舞台,而张坤则默默的坐在屋里守灵。

  第二天开始小办,一些村里的朋友会过来陪着坐坐,晚上有那空闲的,可以在这边打打牌,无限量提供烟酒。

  第三天则开始大肆操办了起来,唱大戏的从早唱到晚,有那喜欢看的老人,围坐在四周。<="cad"><="1();</></>晚上操办流水席,周围村落来了大半,摆了一百六十多桌,村里老人都说,这算的上近几年少有的阔气了。

  第四天早上,是村里老人选的日子,送干娘上山。

  四天的时间,张坤没有休息过一刻,他的脸始终沉默着。

  等到起棺的时候,张坤依旧没有等到王康回来。

  张坤将干娘下葬,之后,便默默的呆在王家,默默等候着。

  他不相信王康会就这么死了,他要在这里等着他回来,等着给他一个交代,然后,还有干娘的……遗书。

  当然,如果王康一直不回来,张坤也不可能就这么死等,三天,再等三天,王康如果还没回来,张坤就自己去找他。

  ……

  省军区医院,特护病房。

  洁白的病床上,一个身影静静的躺着,一动不动。房间内一片宁静,只有旁边的监护仪在不断的发出稳定的滴滴声。

  从手术室出来后,王康就一直这么昏迷着,今天已经是第五天了。

  邱主任说手术还算成功,但是王康一直这么昏迷不醒,终归还是因为受伤太重的关系。

  从伤口来看,王康居然是被一把狙击枪正面打中,即使看上去似乎是最小口径的狙击枪,但是,那也是狙击枪啊。

  狙击枪的威力远远超过普通手枪甚至步枪,威力强大的狙击枪,比如巴雷特,如果直接命中人体的话,甚至能够将一个人打的粉碎。

  曾经有过战争中,有士兵被巴雷特击中腰部,直接将人分成两段,太过凶残。

  后来甚至有国际人道主义组织,提出建议申请,在战争中,应该禁止使用大口径狙击枪对人体射击。

  当然,这个申请最终没有被接纳。

  枪是什么,武器,武器是什么,战争的工具。发明出武器,狙击枪,就是为了在战争中获得胜利,不允许使用,那是什么鬼?

  所以,说实话,在发现王康伤口居然是狙击枪造成的后,邱主任对于王康居然能坚持到手术台上,真的是一种奇迹。

  胸口都被完全洞穿了,一个足有婴儿手臂粗细的伤口,而虽然因为镜面心的关系,让王康避开了心脏直接被洞穿,但是和心脏对调了一个位置的肺叶,却是直接缺了一个角。

  总的来说,王康能坚持到医院是一个奇迹,而这么困难的手术居然能够成功,也同样是一个奇迹,而现在,王康能不能醒来,就看上天是否能够再大方的,赐予一个奇迹了。

  毕竟,伤的太重了。<="cad"><="2();</></>“滴……滴……滴……。”

  病房内,监护仪不断发出稳定的声音。

  而这时,病床之上,一个满是苍白的脸上,眼角的皮肤微微颤抖了一下,过了半分钟,眼角微微动了起来,然后,一直沉睡了五天的身影,慢慢睁开的双眼。

  眼神茫然无绪,仿佛痴呆一般的盯着头顶天花板,直到一分钟后,瞳孔才开始慢慢聚焦,王康苏醒了。

  王康艰难的转头左右望了望,然后确定自己在一个病房之内,旁边盐水瓶子,一根管子直接连着他的左手。

  王康干涩的嘴唇动了动,却没有发出任何声音,直到王康努力的在口腔中制造唾沫,将封闭了四五天的喉管湿润,这才终于发出了第一句话。

  …………………………………………………………

  PS:发一个简短的PS,王康这个章节快要结束了,谢谢大家在书评区的支持。

  不过,在掌阅看书的朋友,月票就不要送了,月票是需要收费的,一块钱一张,而司徒的阴阳眼首发在纵横,在掌阅的月票钱,司徒是拿不到的,所以大家好意,司徒心领了,但还是不要浪费钱了,大家赚钱都不容易。

  就是这样,谢谢大家。

  对了,在纵横看书的读者朋友,现在是纵横月票双倍时间,司徒现在在月票榜上十七名左右,如果大家有空闲的月票,还请大家稍稍支持一下司徒,谢谢大家。

  前二十有一千块钱奖励,求大家帮帮忙,拜托拜托。

  本书来自http:////x.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