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霉运阴阳眼> 第995章 遗言
  马路上,一辆挂着军牌的吉普车飞快行驶着,然后来到魏家镇。。

  原本正常从省军区医院到这里大概需要六七个小时的时间,这一次却只‘花’了五个钟头,这还是在考虑着王康有伤在身,有些路段不好的地方,必须降速,以减低车辆震动的原因,否则很可能四个小时就能赶到。

  吉普车在经过魏家镇后,驶入一条小路,然后便到了社田村,三分钟后,吉普车在一个院子外慢慢停了下来。

  还不等车子完全停稳,后座右侧车‘门’便被打了开来,王康望着车外马路上,一些奇怪的痕迹,还有小路两边草丛中,偶尔夹杂的一些仿佛撕碎的白纸,还有鞭炮燃烧后剩下的碎屑。王康的呼吸微微急促了起来,抓着车‘门’的右手握的铁青。

  王康陡然冲下车,然后猛的朝着那熟悉的院子冲去,冲过院‘门’,冲到那间老旧的房子正中的大‘门’前。

  王康的身子陡然僵在了那里,他目光呆呆的望着堂屋内右侧,原本挂着父亲的遗像旁,又多了一个崭新的相框。

  相框中是一个年约四十多岁的‘妇’‘女’,那时候‘妇’人头发还没有白,依旧是满头青丝,双眼也是炯炯有神,而不是白茫茫的一片,脸上更是带着笑脸,即使明知道当时拍着的黑白相片,是为了以后的事做准备,却依旧笑的那般灿烂。

  望着那熟悉却又陌生的面孔,王康仿佛感觉自己的心跳在那一瞬间停止了跳动,右手死死的抓着旁边的墙角,努力不让自己就此倒下去,只是‘门’槛上,却不断发出雨水滴落的声音。

  滴答,滴答……。

  察觉到院子里发出的脚步声,一道身影从旁边的侧屋走了出来,当看到王康的时候,来人身子一顿,不过最终还是慢慢来到了王康身旁,静静的站着。

  时间,仿佛就在那一刻定格。

  王康站在大‘门’外,右手死死的抓着墙角的砖石,泪流满面,宛如雨水滴落,整个人却又没有发出任何声音。

  在其身后,张坤静静的站着,微低着头,一脸黯然。

  过了不知道多久,王康慢慢转过头来,此时,他的双眼宛如暴怒的红宝石,血丝将整个眼白染的通红,仿佛将要泣血一般。

  王康望向身后的张坤,声音低沉的道:“这就是,你跟我说的,帮我照顾我的妈妈。”

  “啊……?”王康脸‘色’瞬间变的暴怒,猛的怒吼而出,巨大的声‘浪’甚至让张坤额头的发丝吹落。

  张坤低着头,一脸黯然,却始终无话可说。

  王康浑身微微颤抖着,脸‘色’越来越红,然后猛的挥动右拳,狠狠打在了张坤脸颊之上。

  这一拳,仿佛汇聚了王康的全部力量,一拳重击之下,张坤甚至身子都没有任何踉跄,直接整个人被打的倒在了地上,脑袋撞击在泥土地面上,却发出硬绷绷的声音。

  一拳打倒张坤,王康体内的怒火却并没有因为这一拳而消散,这一拳更像是导、火索,将王康体内的怒火完全引爆。

  王康宛如嗜血的野兽,整个身子猛的扑到张坤身后,宛如武松打虎,骑坐在张坤‘胸’上,然后双拳如雨点,不断打击着张坤的脸。

  十几拳之后,张坤已经变的鼻青脸肿,一处红,一处青,鼻尖被擦破,嘴角更是溢出鲜血,明显张坤口内牙龈被打的出血了。

  不过从始至终,张坤没有发出任何声音,面对王康的怒火,张坤没有闪躲,就这么当着人‘肉’沙包,承受着王康的怒火。

  十几拳后,王康仿佛将体内仅有的力量全部爆发了出来,前‘胸’背后的伤口再一次撕裂,明明刚换的衣服,却再次染红了大半。

  王康泪腺里的泪水仿佛已经流干,只余下无数干涩的泪痕挂在脸上。

  王康终于停下手来,脸上面无表情,两眼双目无神,淡淡的望了张坤一眼,然后起身,慢慢跨过‘门’槛,来到堂屋右侧,那两个相框面前,默默跪了下来。

  抬头望着墙上两个相框,一新一旧,相隔不过三年,都是那熟悉的面孔,可是,以后再也看不到了。

  王康脸‘色’木然,没有悲伤,没有愤怒,没有伤感,没有……,什么都没有,只是就这么静静的看着,抬头看着,仿佛想要就这么看到天荒地老,永远,一辈子。

  ‘门’外,张坤慢慢撑着身子站了起来,抬手,轻轻擦去嘴角的血迹,然后望着跪倒在地上的王康,张坤慢慢走了过去。

  在来到王康身后,张坤低声吐出三个字:“对不起!”

  可是王康一动不动,没有任何回应,就仿佛身后的张坤并不存在,他的眼里,只有墙上那两个黑白的身影。

  屋中静默,又过去两分钟,张坤从上衣口袋里,掏出他贴身小心保存着的一张纸,慢慢朝着王康伸去:“这是,大娘留给你的。”

  地上的王康终于有了动作,慢慢转过头来,望着张坤手中的纸张。

  纸是很普通很常见的那种作业本的纸,上面还印着一条条绿‘色’的条纹,王康慢慢接了过来,然后一点一点打开。

  纸张上面的字是用黑‘色’油‘性’笔写的,字迹很‘乱’,大小不一,甚至落笔的轻重都有不同,在靠纸边的一个字,还有近三分之一写到了外面,纸上只余下剩下的半边,不过结合前后,倒也能猜出是什么字来。

  “不想当将军的士兵不是好士兵,我儿可当将军否。”

  看着母亲留在这个世界最后的文字,王康沉默着,慢慢将纸张小心的折起来,然后再次回过头,望着墙上的相框,沉默无言。

  ‘交’出纸后,张坤又等了两分钟,在确定王康没有什么要说的后,张坤低声道:“大娘的坟墓和伯父靠在一起。”

  王康依旧默默的跪在那里,没有任何回应。

  张坤沉默了一会,嘴角动了动,但,最终没有再说什么了,静静望了王康最后一眼,然后小心的退了出去,将整个空间留给了王康。

  哀……莫大于心死,而人死,亦次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