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都市言情 > 霉运阴阳眼 > 第1000章 月影
    焦元忠在给叶涛和张坤分别端上茶后,在请示了叶涛没什么事后,便自觉的开门走了出去。
  
      办公室里只剩下张坤和叶涛两人,张坤稍稍从叶书记变成叶省长的震惊中恢复过来后,便直接开门见山的将这次偶遇卓强开始,到他今天早上离开时,所有的事情经过全部说了一遍。
  
      叶涛是少有的几个知道他秘密的人,所以有些事张坤并不用对他隐瞒,而且这次是有事求上门来,缘由什么的必须说清楚。
  
      叶涛端着茶,默默听着张坤说完一切,然后沉声道:“所以,你想我做点什么?”
  
      “把余嘉庆撤职查办。”张坤恨声道。
  
      “胡闹!”叶涛重重吐出这两个字,放下茶杯,然后望着张坤:“一个在职领导干部,你说撤职就撤职,说查办就查办,你以为这是在做什么?过家家吗?”
  
      听到叶涛的话,张坤微微一愣,不过又恨声道:“在职领导干部又怎么了,要不是他,泰鸿盛能有那出‘替罪羊’?要不是他,泰鸿盛能逃过法律的制裁?要不是他,邵西市法院会那么偏帮?”
  
      “身为领导干部,知法犯法,以权代法,罪加一等。”
  
      “你有证据吗?”听着张坤义正言辞的话,叶涛直接开口。
  
      张坤张嘴,却又一时愣在了那里,证据……。
  
      叶涛冷哼的一声:“没有证据,你这就是臆测,是偏听偏信,如果我要按你说的做,那和以权代法有什么区别?”
  
      听着叶涛的话,张坤沉默了一会,然后默默点了点头:“是,叶省长教育的是,确实是我太莽撞了些。”
  
      说着,张坤起身,然后向着叶涛脸上露出一丝笑容点点头:“那就不打扰叶省长办公了。”
  
      说完,张坤便直接转身,朝着大门方向走去。
  
      只是在转过身后,张坤脸上的笑容便瞬间收敛了起来,脸色慢慢平静了下来,心里有种空荡荡的感觉。
  
      有失望,有黯然,不过也有丝丝解脱的感觉。
  
      张坤脑子里有点乱糟糟的,身子朝着大门走去,脑海里却不知道胡乱想着什么。
  
      不过就在张坤手触摸到门把手的时候,身后传来一声冷哼:“回来。”
  
      张坤身子顿了顿,然后脸上带着一丝笑容转过头,望着沙发上冷着脸的叶涛:“叶省长还有什么吩咐吗。”
  
      叶涛冷冷的望着张坤,看了很久,看着张坤脸上的笑容,就这么僵持着。
  
      半分钟后,叶涛轻轻闭上眼,缓缓吐出一口气,再次睁开眼时,脸上已经换成了一丝无可奈何的叹息:“你和南天还真是一模一样,你们都不会转个弯听话吗?”
  
      “没有证据,我是不可能去调查一个在职干部,但是没有证据,你就不能给我一个吗?”
  
      “就算不是和王康的事有关,随便弄点什么东西,给我个插手的理由就行。”
  
      “余嘉庆既然有泰鸿盛这么个小舅子,屁股底下基本上不可能干净,你随便找点什么东西,就算不能一次把他拉下来,但是让他无暇他顾不就行了?”
  
      “现在是法制社会,就算是纪委办案,也要讲究证据。我只是省长,不是省委书记。就算是省委书记,也不可能无缘无故就把一个在职副市长撤职查办了。”
  
      这一次,叶涛难得的把话给说的清清楚楚的,甚至略显啰嗦,对一个省长级的干部来说,这么说话,根本没有一点艺术含量。
  
      可是没办法啊,就张坤那点脑神经,万一再听错点什么意思,误会可就更深了。
  
      没看刚才几句话说的不对嘴,张坤起身就走么,丝毫不把他省长身份放在眼里。
  
      这家伙就是属驴的,吃的了软受不了硬,你要敢给他来硬的,他能比你更硬。
  
      今天要是让张坤就这么走了,估计以后就再也没有见面的机会了。
  
      听完叶涛的话,张坤脸上的笑容顿时一僵,有点呆呆傻傻的站在那里,过了好一会儿,张坤才勉强挤出一丝笑容尴尬的笑道:“原,原来老爷子您是这个意思啊。”
  
      叶涛脸色一沉,冷哼一声:“不叫叶省长了?”
  
      张坤脸上的尴尬之色更甚:“哪,哪敢啊,刚才不是和您开个玩笑么。”
  
      “滚滚滚,既然话说清楚了,就赶紧办去,看着你就心烦,我这刚上任,事情多的很。”叶涛没好气的挥手。
  
      “哎,哎!”张坤忙不迭的点头,然后慌忙转身,就要拉开门“滚”出去,不过刚一拉门,张坤又顿了顿,然后脸上带着“憨笑”的转头向着叶涛道:“老爷子,今晚能去您那吃顿饭不。”
  
      “想来就来,谁拦着你了,嗯?”叶涛没好气的道,不过说完,叶涛便是眉头微皱,看着张坤。
  
      张坤憨笑道:“就是,还有个人想带着一起去。”
  
      叶涛依旧望着张坤不说话。
  
      张坤尴尬的笑了笑,然后继续道:“中心医院李同新院长,我这不是在医院受他照顾了很多吗,所以,今晚想带他去您那吃顿晚饭。”
  
      叶涛依旧不说话,只是继续一双眼睛盯着张坤。
  
      张坤面上尴尬之色更甚了,声音也开始低了一些:“这不是省卫生厅什么省委保健委员会的办公室有个缺吗,李院长也想活动一下。”
  
      瞧着张坤越来越低的脑袋,叶涛终于开口了:“你倒是管的挺宽,刚才不是怒冲冲的要走吗,现在倒是知道拿我做人情了。”
  
      张坤憨憨一笑:“我也没答应他什么,就是说领着他去您那混顿饭吃。我想着,他也不敢就这么明摆着的求着要官,多半就是想在您这挂个号,出了那个门,也让别人知道,他到您这来过。”
  
      “以后他活动那个位置的时候,别人也要考虑一下您的面子,成不成不一定,但多少成功的可能性会大一些不是。”
  
      听着张坤的话,叶涛一脸哭笑不得的样子:“之前傻不溜秋的,现在倒是精明了。行了行了,晚上领着来,不过我说,吃完饭就给我滚蛋。”
  
      叶涛不耐烦的挥了挥手,张坤直点头的,然后忙不迭的打开门,便出了办公室。
  
      看着张坤一脸笑的出门,叶涛暗叹一声:来我这挂了号,如果还拿不上那办公室主任,丢的可就是我的面子了,这傻小子。
  
      叶涛苦笑一声,不过想着刚才张坤离开时开心的笑容,叶涛又笑了笑,算了,不就是一个正处的位子么,给了就给了吧。
  
      混小子,尽给我找麻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