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霉运阴阳眼> 第1020章 心病
  今天天气晴朗,阳光明媚,水塘边,微风习习,带起波光粼粼,当真是大好的时光。

  张坤坐在池塘边,手握鱼竿,目光略显出神的望着水面上浮动的鱼漂,自然,今天张坤依旧一无所获。

  此时距离前往兴文市已经是第四天了。

  离开了兴文市后,张坤便直接回了外婆家,然后就这么一直静静的待到了今天,每天里看看书钓钓鱼,一如……往常。

  突然,张坤眼角微微一动,身后传来轻轻的脚步声,还有拐杖驻地的声音,张坤转头,脸上露出一丝轻笑:“外婆!”

  已年过八旬的外婆向张坤点了点头,然后看了眼张坤空空如也的鱼篓笑了笑:“今天又没钓到鱼?”

  张坤一边起身拿起旁边的凳子送到外婆身后,一边笑着道:“这里的鱼好像不太喜欢我,总是不上钩。话说外婆,这池塘里到底有鱼没有啊,别不是一个空塘吧。”

  不过张坤话音刚落,水面上一阵波纹闪烁,一鲤青鱼跃出水面,然后又再次钻了进去。

  外婆没好气的望了张坤一眼:“人家承包的鱼塘,好几千斤鱼呢。”

  张坤尴尬的笑笑,然后坐到小凳上,继续望着水面上的鱼漂,外婆也就这么静静的望着张坤钓鱼。

  过了四五分钟,外婆突然轻声开口道:“张坤,你最近,心情不好?”

  张坤脸上稍稍一愣,张了张嘴似乎想要说些什么,不过很快又闭上了,沉默了一会,然后张坤转头望向外婆低声道:“外婆,您看出来的?很明显?”

  外婆也转头望向张坤的脸,却是轻轻摇了摇头:“外婆年纪大了,眼睛也不好,没看出来,不过,你妈妈好像看出来了。”

  张坤微微一愣。

  “这几天,从你回来后,你妈妈每天吃饭就少吃了好多。”

  “所以知女莫若母,外婆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你妈妈会这样,我想来想去也只能是因为你了。”

  “张坤,是发生了什么事吗?如果方便的话,也许你可以和外婆说说。”

  “外婆年纪大了,脑子不灵活,思维也许也跟不上你们年轻人的时代了,不过,做个忠实的听众还是可以的。”

  “有些事,不要一个人闷在心里,说出来会好很多的。”

  “当然,你自己考虑,如果觉得不合适说,那也没关系,外婆只想告诉你,如果你需要一个听众的话,外婆随时愿意倾听。”

  听着外婆的话,张坤沉默着,双眼出神的望着水面,瞳孔散焕。

  三四分钟之后,张坤的眼神开始慢慢聚焦,盯着水面上那浮动的鱼漂,微微轻叹一声,然后转头望向外婆,张嘴正要开口,这时,远处一个身影大声朝这边喊道。

  “张坤,快去把三叔公的三轮摩托车借来,刘婶子又发烧了,眼睛都烧红了,快陪我一起去趟乡医院。”

  张坤转头望了一眼远处的老妈,然后又转头望了眼外婆。

  外婆轻笑了一声:“好了,快去吧,先陪刘婶子看病要紧。”

  “嗯。”张坤点了点头,然后把鱼竿从池塘里提了起来,随手放到一旁,便大步朝着三叔公家方向跑去。

  当张坤骑着借来的三轮车来到刘婶子家门外,老妈那边也已经准备的差不多了。张坤和老妈两人小心的将刘婶子扶上三轮车后面,期间张坤小心的探了探刘婶子额头,果然很烫,估计三十**度了。

  而且刘婶子的精神也不太好,略显萎靡。

  旁边老妈看到这,低声道:“刘婶子昨晚洗澡,估计冻着了。”

  张坤一听,便了然的点了点头。

  刘婶子今年八十多了,这上了年纪的老人,动作本来就慢。这大晚上的洗澡,如果洗的时间稍微长一点,很容易就冻着了,如果再被冷风一吹,这感冒发烧就再正常不过了。

  了然的张坤点了点头,将刘婶子小心的放好,然后招呼老妈一声,便骑着三轮车,朝着太仙镇方向疾驰而去。

  半个小时后,来到乡医院,张坤小心的陪在刘婶子身旁,老妈则是挂号,然后一起去医生那里诊断,然后下单,老妈又去领药,之后便是注射室挂点滴了。

  刘婶子高烧三十九度,必须打点滴才行了。

  扶着刘婶子小心的躺在病床上,看着打下点滴后,稍好的脸色,老妈也稍稍放松了一些,然后招呼一声张坤,便要再去拿药,医生除开了挂点滴的药之外,还开了一些口服的西药。

  张坤望了一眼床上似乎稳定下来的刘婶子,想了想,然后也起身朝着老妈追去:“我也去。”

  老妈回头看了张坤一眼,又望了望刘婶子,点了点头。

  于是两人朝着乡医院西药领取窗口走去。

  一路上张坤沉默着,来到窗口,递过去单据,然后等着窗口后面的医生发药。

  老妈一脸百无聊赖的等着,张坤站在身后,望着老妈的背影,然后终于忍不住开口了。

  “妈,你最近,好像吃饭少了很多,胃口不好?”“嗯?”听到张坤的话,老妈回过头来望了张坤一眼,脸上露出一丝喜色:“你也注意到了?”

  张坤微微一愣,还没回过神来,老妈便站直了身子,然后在张坤面前转了一圈,一脸欢喜的道:“你看妈妈是不是瘦了一点?”

  张坤目瞪口呆。

  张坤不说话,老妈便继续欣喜着道:“你老爸总算出气了,这几年赚了点钱,差不多够把家里房子重建一下了,所以过年的时候向我请求复婚。”

  “我想想也同意了,然后我打算把复婚典礼和新屋过火一起办。”

  “以前的时候没条件,我和你爸爸结婚,连酒都没摆,这次顺便补上。所以在那之前,妈妈一定要减肥,把身子瘦下来,变的苗苗条条的。然后到穿婚纱的时候,一定要棒棒哒,美美哒。”

  老妈一脸期盼的道,居然还脸颊微红。

  张坤眼角一颤:“就,就因为这个?”

  老妈奇怪的望了张坤一眼:“要不你以为是为什么?”

  张坤嘴角一动,然后慢慢挤出一丝尴尬的笑容:“没,没什么。”

  老妈这才露出灿烂的笑容,然后继续一脸神往的道:“到时候,就让你和丽雪做我们的花童,然后,摆二三十桌,一定热热闹闹的。”

  瞧着老妈四十岁的年纪了,此时居然如同发痴一般的少女,张坤一脸尴尬的笑容。

  好吧,您,您开心就好,开心就好。

  此时,窗口内的医生也已经准备好了药品递了出来,然后老妈拿过药,便和张坤一起回了注射室。

  刘婶子第一瓶点滴才过了三分之一,正低低的发出微微的鼾声熟睡着。

  老妈将药品放到带来的口袋里,然后招呼着张坤:“你在这里看着,有事就叫护士,我去打两份盒饭回来。”

  说完,老妈便又转身出去了。

  老妈招呼张坤的时候便差不多十一点了,来到乡医院就是十一点半,这挂号看病拿药挂点滴,转眼就是十二点,瞧着第一瓶才刚刚开始,后面还有四瓶,估计两三点前是搞不定了。

  所以回家吃饭是不可能的了,只能在外面随便吃点什么了。

  瞧着老妈慢慢远去的身影,再看看病床上的刘婶子,还有那打了才不到一半的点滴。

  还是离家太远了。

  张坤轻叹一声,然后眼珠子一转。

  也许,开诊所的事也该继续提上议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