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都市言情 > 霉运阴阳眼 > 第1027章 王镇长

      第二天,天微微晴,略带凉风,算不得晴朗的好天气,但也不坏。
  
      李波涛在家吃过早饭,然后正准备出门约个牌局,好度过这大好时光。
  
      村委会主任,说好听点呢,能称呼一声村长,一般点呢,也就是个纷争调解员,真正能管理的事不多,大多数干的,也就是村里假如发生了点什么矛盾,做个调解,和点稀泥。
  
      毕竟兴旺村也不是个多大的村子,满打满算不到七百人,常住人口更是才一百多号,比不得那些北上广城中村村长,一年到头下来,能有多少事。
  
      所以平日里李波涛在家,除了忙点农活外,基本也就是约人打点牌过日子,不算舒适,但也自由自在。
  
      不过,就在李波涛刚关上大门的时候,他兜里的电话陡然响了起来。
  
      李波涛关上门,掏出手机看了眼,然后脸上忙挂起一丝尊敬的笑容,划开了接听键:“您好,王镇长。”
  
      “李波涛,半个小时内到镇政府来一趟,我有点事找你!”
  
      电话那头,一个四十来岁的声音淡淡的道,说完,也不等李波涛回话,便径直挂断了电话。
  
      听着电话里传来挂断后的滴滴声,李波涛微微一愣,有点莫名其妙的样子。不过响起刚才电话里的话,李波涛二话不说,再次打开堂屋大门,然后推着家里的摩托车走了出来,麻利的上车点火,便直奔太仙镇方向驶去。
  
      约二十来分钟后,李波涛的摩托车出现在太仙镇镇政府里,下了摩托车,关火,打好脚撑,然后李波涛便快速的朝着办公大楼快步走去。
  
      两分钟后,李波涛来到三楼一间办公室外,远远的看着办公室大门是敞开着的,李波涛的身子顿了顿,整理了一下身上的衣服,然后这才继续朝前走着。
  
      在敞开着的办公室大门上轻轻敲了敲,然后李波涛一脸笑的望着不大的办公室里,正看着手里报纸的身影道:“王镇长,您找我?”
  
      王镇长是一个四十来岁的中年人,头顶微秃,有点地中海的迹象,身子不胖不瘦的,看上去还有点高大的样子。
  
      听到李波涛的话,办公桌后面的王镇长放下手中报纸,抬头望向李波涛,然后淡淡的道:“把门关上。”
  
      李波涛微微一愣,不过很快回过神来,笑着点了点头,然后快走两步进屋,并关上了办公室大门,然后这才走到王镇长办公桌对面,小声道:“镇长您找我是?”
  
      随着办公室大门关上,整个办公室的光线便暗了一些,同是暗下来的,还是王镇长的脸色。
  
      只见王镇长脸色开始略带铁青的望着李波涛,眼神阴沉,足足盯了四五秒之后,李波涛才陡然察觉到气氛好像有点异常,脸上的笑容也开始不自然了起来,略显僵硬,额头开始微微冒汗。
  
      而就在这时,王镇长终于开口了,仿佛强自压着怒火的样子,略带咬牙切齿的,一字一句的道:“李波涛,你给我说说,兴旺村村民议事厅,是怎么回事?”
  
      嗯?
  
      李波涛整个人愣住了:“村民议事厅?”
  
      李波涛一时没想明白,王镇长冷哼一声:“最近是不是有个人想租下你们村的议事厅开诊所?”
  
      听到这,李波涛终于知道王镇长说的是什么了,张坤?
  
      李波涛的神色变化全部被王镇长收入眼中,此时王镇长似乎终于忍不住心头的怒火,猛的咆哮道:“你给我说明白了,什么时候,镇里说不允许你把议事厅租给人家开诊所了?”
  
      “是我说的?那你告诉我,我什么时候说过这样的话?又或者是其他人说的?你就给我指出个人来。”
  
      李波涛此时终于明白过来了,明白过来后,脸上的冷汗更是不停的冒出,嘴里更是嘟嘟囔囔的不知道该如何开口,只是心底却在不断下沉。
  
      坏了,王家的人,怎么和镇长认识,这以前,没听说过啊。
  
      李波涛不说话,王镇长的怒火却依旧没有停止的意思,只见张着嘴,朝着李波涛怒火咆哮。
  
      “李波涛,自从你们村里议事厅建起来后,镇里什么时候管过你们怎么使用了?”
  
      “怎么,不愿意说?”
  
      “有便宜,就想着自己村里自己占,想找借口就往镇里扔?”
  
      “人家愿意把诊所开到你们那鸟不拉屎的地方,造福乡邻,这是好事,你就不能管管你那乱伸的手?”
  
      王镇长一通咆哮,终于将心头的怒火发泄了一些,看着李波涛一脸冷汗,唯唯诺诺的样子,王镇长终于慢慢停口,冷哼一声。
  
      办公室里,终于慢慢安静了下来。
  
      这是李波涛心跳却是越来越快,就在李波涛觉得心脏都快跳出胸腔的时候,王镇长终于再次冷声开口。
  
      “现在你回去给我办两件事。”
  
      “第一,把那个村民议事厅租给那个人开诊所,无条件的,免费租给人家。必须,马上,第一时间,明白吗?”
  
      “这件事你如果办不到的话,你这个村委会主任也就别干了,我让那办得到的人干。”
  
      李波涛心头一跳,然后忙不迭的点头。
  
      “第二,尽最大可能给开诊所那个人给予优惠,算了,就你们那村子里也没什么能给的,就水电费吧,免,全免,懂吗?只要他还在你们那开诊所,就所有水电全免。”
  
      听到王镇长的话,李波涛整个人愣在了那里,然后忙张嘴道:“王镇长,可是议事厅的水电,是走的私人水电表,村委会没这项支出……。”
  
      李波涛话还没说完,王镇长脸色再一次瞬间阴沉了下来,眼角一跳,然后怒望李波涛:“钱我给你出,行了吧,走镇里拨款。”
  
      说完,王镇长似乎略带着喘息,狠狠躺到身后的椅子靠背上,办公室里再一次沉默了下来。
  
      过了十几秒,王镇长终于慢慢平息下了脸上了怒容,然后望着李波涛的脸开口道:“听明白了吗?”
  
      李波涛忙不迭的点头,此时此刻,李波涛已经不敢再说什么,不为别的,就算只为了屁股下村委会主任的位子,他也不敢再说什么了。
  
      “那还不回去办?”王镇长猛的怒吼道,刚刚平息下去的怒容,再一次闪现在脸上。
  
      李波涛微微一颤,然后忙点头,转身,抓着办公室大门的把手,仿佛逃一般的离开了这个房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