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都市言情 > 霉运阴阳眼 > 第1031章 年少有为

      诊所开业后第七天,张坤穿着白大褂,一脸百无聊赖的坐在诊所正中的办公桌后面,支着下巴,呆呆的望着办公桌后的华佗雕像。
  
      开业已经七天了,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从开业到现在,一百七十一……好吧,二,一百七十二个小时,没有一个病人上门。
  
      张坤呆呆的望了一眼右侧墙壁上的挂钟,已经是下午两点了,然后继续转头盯着办公桌后的华佗雕像,继续发呆。
  
      这日子,简直闲的能让人身体生锈,还不如之前每天钓钓鱼呢,虽然一条鱼也没钓到过,但起码还有个念想,但自己开诊所的,总不能盼着别人生病,然后来看病吧。
  
      张坤虽然也想有一两个病人来让自己大展身手,不过,他还没到那种盼着人家生病的地步。
  
      哎,当初怎么就想要开一个诊所呢?
  
      好像,本来是想要给自己找点事做来着,结果……现在好像更闲了。
  
      “张医生,休息呢。你凳子借我们坐坐行吗?今儿天气好,我约几个老兄弟打点小牌,这不,你诊所前面地宽敞,阳光也正好,你看成不。”
  
      一个五六十来岁的老人家,从诊所外面,探着头,向着张坤笑着道,而在其身后,还有三个五六十来岁的老人家,笑呵呵的,一人手里还拿着副字牌,长长的那种。
  
      听到门口传来的声音,张坤忙抬起头,看说话的人,张坤尴尬的笑了笑,然后忙不迭的点头:“哎,刘爷爷,您自己拿。”
  
      老爷子笑着点了点头,也不和张坤客气,进屋抽了五条塑料胶凳。出了诊所,梅花阵型摆开,然后四人一人一条,中间一条就当牌桌了。
  
      熟练的洗牌,切牌,抓牌,四人正要开始第一局,只见张坤双手抬着一个小方桌小心走了出来。
  
      “刘爷爷,凳子太矮,你们用这个吧。”张坤一边将小方桌放到四位老爷子身旁,一边笑着道。
  
      小方桌是诊所里给病人休息,打点滴放手的桌子,高矮倒也合适。
  
      看着张坤搬出来的小方桌,刘老爷子忙道:“张医生,这怎么好意思呢,桌子不用了,我们几个老家伙借这几条凳子就行,这桌子你还要用呢。”张坤笑了笑道:“刘爷爷您别客气,这不,诊所空着呢,也暂时用不着,你们用吧。”
  
      说着,张坤便向着其他三位老爷子笑着点了点头,这才又进了诊所,然后继续趴在自己的办公桌上……发呆。
  
      推辞不过,刘老爷子四人便小心拿起各自手中的牌,然后将小方桌放到正中,这才又继续起了牌局。别说,这小方桌就是比那胶凳好,起码不用一直弓着腰,抓牌打牌也方便,还能有地方搁手,舒服多了。
  
      刘老爷子四人支起了牌桌,打的热火朝天,不一会儿,又吸引了五六个围观的老爷子,十来人,或站或坐的围在小方桌周围,哈哈笑笑,偶尔两声争执,一时间,居然也有了几分热闹的模样。
  
      张坤抬起头,望了一眼诊所门外,一脸无奈的叹了口气。
  
      本想开个诊所,不过现在瞧着,倒是更像老年活动中心了。早两天就这样了,下午准点到,只不过昨天是扑克,今天是字牌,下次,不知道会不会把麻将桌也搬过来,哎。
  
      算了,老爷子们开心就好,嗯,开心就好。
  
      张坤一脸百无聊赖的发呆,突然诊所外面大马路上,一个人影快步走过,张坤眼睛扫了一眼,然后招呼了一声:“李叔。”
  
      大马路上快步走着的身影,听到张坤招呼,身子顿了顿,然后稍稍放缓脚步,转头向着张坤仿佛不好意思的笑笑:“张坤啊。”
  
      李叔叫李波宇,嗯,和李波涛还是堂兄弟,共一个爷爷的,不过两家关系一般,李波涛和张坤外婆家闹僵了,李波宇一家却是正常往来,过年的时候,李波宇还来外婆家拜过年来着,张坤记得清清楚楚。
  
      等到李波宇转过头来,张坤却是微微一愣,只见李波宇脸色两颊微红,眼眶边缘也微微带红,整个人看上去有点萎靡的样子。
  
      这是,感冒了?
  
      张坤眨眨眼,然后站了起来朝着门外走去:“李叔这是去哪啊?”
  
      “去镇里,额……买点菜。”李波宇不好意思的笑笑。
  
      农村就这点不方便,虽然大多数时候,家家户户都有点自家的农作物,满足自家日常饭菜什么的还没问题,不过如果想要换换口味,就必须去镇里才行了。
  
      张坤笑着点了点头,不过又略带迟疑的道:“李叔你好像身体有点,不舒服?”
  
      李波宇脸上笑容一僵,不过很快就一脸无事的笑了笑:“没有,我身体好的很,这不,晚上想喝点小酒,去镇里买点下酒菜,行,就不打扰你,我赶班车呢。”
  
      说完,就向着张坤挥了挥手,便快步离开。
  
      瞧着李波宇离开时的背影,张坤眨眨眼,然后耸了耸肩,便又回了办公桌前,……继续发呆。
  
      不过刚一进入状态,双眼还处于微微游离状态时,张坤陡然脸上微微一愣。
  
      自从学武之后,张坤耳目更加灵敏了,五感远超常人,张坤隐隐听见诊所外,一道微不可觉的声音,隐隐传来。
  
      “哎,张医生人不错,热心,还尊重老人,就是,太过年少有为了一些。”
  
      “嘘,小声点,看牌,看牌……。”
  
      张坤整个人顿在了那里,然后慢慢的,慢慢的,脸上开始露出一丝丝的苦笑。
  
      年少有为吗?原来如此。自己怎么就没想到这个呢。
  
      这年少有为本来是一个好词,褒义词,形容人年纪轻轻时就有所作为,算是对一个年轻人来说,很重的夸奖了。
  
      可是,如果放在张坤身上,或者准确点说,放在医生这个职业上,年少有为,可算不得什么好事。
  
      最起码,在中国,在一般人眼中,医生医术基本就是和年纪挂钩的。因为这看病,经验是非常重要的,所以,大家普遍认为,年纪越大的医生,这医术就越好。
  
      而年轻的医生,那是什么,就毛头小子,实习医生呢,能看好病吗?别给看坏了。
  
      张坤陡然想起刚才李波宇走过的身影,那微红的脸颊,还有发红的眼眶,都是上火甚至发烧的模样,精神也稍稍有点萎靡,基本不是感冒也差不多了,不过应该也不严重,随便开点药吃,两三天也就好了。
  
      可是……。
  
      张坤暗暗苦笑,买下酒菜吗?
  
      好吧,希望李叔晚上不要喝太多了。这感冒了,喝酒,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