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都市言情 > 霉运阴阳眼 > 第1032章 在世神医

  似乎终于明白了诊所没生意的“病症”所在,可是对此,张坤却依旧毫无办法。
  张坤一脸垂头丧气的趴在办公桌上,半发呆的望着诊所外热闹依旧的牌局,时间一点一点过去。
  到了下午四五点的时候,太阳开始渐渐偏西,牌局周围的人群也开始散了几个,而剩下的人,再打几圈,估计也要散了。
  这个点,也差不多该准备晚饭了。
  而张坤也差不多要准备结束今天的营业,就等门口的牌局打完吧。
  原本在之前的时候,张坤给自己设定的营业时间应该是到下午六点,不过,瞧着今天估计也不会有什么病人上门了,所以,提早关门算了,早点回家休息。
  私营诊所就这点好,如果没什么事的话,想什么时候关门就什么时候关门。
  当然了,如果确实突然有什么病人需要看病或者买药,诊所大门上有贴着张坤的电话,或者去张坤外婆家招呼一声都行,也就不到四五百米的距离。
  不过想来,这个可能性也许不存在吧。
  张坤心里暗暗叹息一声,然后继续望着诊所外的天空,天边的太阳已经开始渐渐接近最高处的山峰了,最多大概还有一个多小时,就要落山了。
  不过就在这时,陡然一个洪亮的声音从大门外传来。
  “张医生,张医生在吗?”
  随着声音,一个五六十来岁的身影从门外大步走了进来,进来后,目光一扫,便看到了一脸百无聊赖趴在桌子上发呆的张坤,脸上顿时露出一丝欣喜之色:“张医生。”
  说话间,老人大步朝着张坤走来,一边走还一边大笑着道:“张医生,可算找到你了,还记得我吗?”
  从老人家走进诊所的时候张坤便盯着来人,感觉有点熟悉的样子,再听到这句话,张坤脑海里陡然冒出一个身影:“是徐茂师老先生?”
  听到张坤的话,老人脸上笑容更加灿烂,大笑两声:“张医生果然还记得我啊。”
  张坤眨了眨眼,然后忙不迭的站起身,绕过办公桌朝着老人迎去,脸上也露出开心的笑容:“徐老先生您怎么来了,怎么样,身体好了没。”
  “好好!”徐茂师老人一把抓着张坤伸来的手,紧紧握了握,然后连连笑道:“多亏了张医生你,帮我摘除了脑袋里的肿瘤,经过一年多的修养,我感觉现在比以前任何时候都要好。你看,我这能蹦能跳的,估计再活个一二十年也没问题。”
  说话间,徐茂师还当真蹦蹦跳跳了起来,把张坤吓的一跳,忙抓着老先生的手:“您慢点,慢点,身体恢复了就好,恢复了就好。不过这身体恢复了是好事,但您这终归年纪大了不时,还是稳健点好。”
  瞧着张坤一脸紧张的样子,徐茂师哈哈大笑两声,不过倒也停下身来,不在蹦蹦跳跳的了。
  徐茂师站稳后,张坤悬着的心一松,然后略带疑惑的道:“对了,徐老先生您怎么来了?找我?”
  徐茂师笑着点了点头,然后正要开口说话,不过陡然,诊所外突然响起“碰”的一声,然后随着第一声响,接下来便是无数的鞭炮声连天响起。
  在巨大的鞭炮声中,其他所有声音都被一扫而空,张坤的耳朵里只有无数的轰鸣,紧接着,诊所外又传来无数礼花升空的呼啸,最后在空中绽放。
  张坤呆呆的转头望着诊所外,原本一片干净的空地上,此时已经散落了无数大红的纸花,而且瞧着似乎还有越来越多的趋势,很快前面空地就被大红纸花铺满。
  这一仿佛遮天盖地的鞭炮声足足响了有近十分钟,才慢慢停了下来,而此时,张坤诊所外,远远的已经围了好一圈看热闹的人群,张坤老妈还有外婆也在人群中,远远的看着一小个皮卡里的鞭炮全部消耗一空。
  等到最后一丝声响结束,张坤的耳膜依旧在不停的颤动,依旧传来丝丝轰鸣。
  这时,在铺满红纸的地上,一个中年人踏着烟雾走了过来。
  徐茂师此时笑着道:“张医生,还记得他吗?你们曾经见过几面,我儿子,徐公明。”
  听到徐茂师介绍,张坤自然就想了起来,笑着点了点头。
  徐公明走到张坤面前,伸手和张坤握了握:“张医生,又见面了。”
  待张坤和徐公明握过手后,徐茂师这才继续道:“张医生,我这次来找你,不为其他,就是为了谢谢你。”
  “本来在我准备出院的时候我就提过,想要给你送一副锦旗,不过你说,你是中心医院的医生,个人收锦旗不好,会犯错误的,我也就放弃了。不过现在,你自己开诊所,想必就没有这些忌讳了吧。”
  徐茂师轻声说着,然后向徐公明点了点头,徐公明转头向后招了招手,只见烟雾渐渐散去后的地方,几台小车依次排着,然后随着徐公明一招手,两个青年男子便抬着一块牌匾走了过来。
  牌匾整体呈现棕黑色,长约两米五六,高一米,牌匾四边雕刻着回型花纹,正中,以黑底金漆上书四个大字:在世神医。
  看着牌匾,再想想刚才徐茂师老先生的话,张坤哪还有不明白的道理,张坤连忙摆手:“使不得,使不得,这神医二字,我怎么当得起。”
  听到张坤的话,徐茂师没有说话,徐公明却一脸肃然开口道:“张医生,当初我家老爷子突发恶性肿瘤,而且恶化的非常快,几个月的功夫,就折磨的我老爷子生不如死。”
  “我带着老爷子,走遍了燕京,海上,津天……,所有国内大小知名医院,可是所有医生,没有一个人敢动刀子,都是说,让我带老爷子多走走,多看看,该吃的吃。”
  “后来一个朋友介绍我,来到了南湖中心医院,找到了你。是你只手回天,给了我老爷子第二次生命,也是你,给了我继续孝敬老爷子的机会。这神医二字,你当之无愧。”
  听着徐公明的话,张坤慢慢沉默了下来。
  瞧着张坤似乎不接话的样子,徐公明又沉声道:“张医生,如果说你都当不起这神医二字,那这世上,那些挂着神医之名的,岂不都是些沽名钓誉之辈?”
  张坤依旧沉默着。
  徐茂师望着张坤轻声道:“张医生,收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