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霉运阴阳眼> 第1034章 杏林春暖,橘井泉香

霉运阴阳眼 第1034章 杏林春暖,橘井泉香

  再三的向老妈解释加保证,绝对不是托后,张坤这才一脸苦笑的干掉碗里的面条,然后去诊所开门,便……继续趴着发呆。

  一上午慢慢过去,张坤依旧在办公桌上无聊的趴了半天,诊所并没有因为昨天送来的牌匾有什么变化,依旧没有什么病人上门。

  不过虽然如此,张坤偶尔会转头望望墙上那块在世神医的匾额,脸上露出丝丝的傻笑,不管如何,咱也是有人送匾的人了。

  不过到了下午,两三点,又是一阵遮天盖地的鞭炮声响彻整个兴旺村。

  在无数好奇的目光中,一位四十来岁的中年人,送来了一副“妙手回春,救死扶伤”的锦旗。

  张坤记得他,患有小脑肿瘤,曾四肢僵硬,无法行走,后来张坤主刀,切除了病灶。

  看着一脸感激的来人,还有那一副妙手回春的锦旗,张坤沉默了一会,最终接受了他的好意,并同样留下了中年男子一起吃晚饭。

  而之后接连几天,兴旺村总会响起一阵热闹的鞭炮声响,甚至一天响两三起,仿佛将兴旺村又带回了过年般的时节。

  而张坤右侧墙壁上,除了最开始那副在世神医的匾额外,又多了好几副锦旗,一封大大的感谢信。

  第六天,诊所门口再次响起鞭炮声,一个老人连说着“来晚了”几个字,一边将一副字画送到张坤手中,字为狂草,上书“杏林春暖,橘井泉香”。

  “为了求这幅字,却是来的晚了些,张医师见谅啊。”虽然说着歉意的话,老人脸上却是一副自得的模样。

  这时门外围观人群中,村里的老教书匠,李爷爷远远的瞧着那副字画,看了十几秒,忍不住轻轻点头:“好字!”

  “李老头,啥好字啊,写的啥,看不明白,鬼画符一样。”旁边有一老头看着那字画,左看右看,看不懂到底写的啥。

  李老师望了一旁自己的老伙计笑着道:“上面写的杏林春暖,橘井泉香八个字,写的是狂草。”

  说到这,李老师陡然一愣,然后猛的双眼一凝,却是远远的看到了题字下面的落款,忍不住惊呼了出来:“张学群的字?”

  “李老头,你又咋呼啥,啥张学群啊?”旁边的老人还是没听懂。

  不过李老师却是没管他了,忍不住的走出人群,走进诊所,来到了张坤和送字画的老人身前,隔着一米多的距离,死死的望着裱好的字画上那八个大字。

  终于,李老师徐徐吐出一口气来,然后向着张坤和送字老人笑着点了点头,却是一言不发又转身出了诊所,回到原来站着的地方。

  “李老头,你进去看,瞧出什么了没,还有你刚才说的张学群什么的,这字,到底好不好啊?”

  李老师抿嘴沉吟了一会,然后脸上露出微微苦笑:“如果那字真是张学群的,这幅字,值十万块,嗯,最低!”

  李老师深呼吸,强自压下心中惊疑。

  不过刚说完,李老师猛然想起什么,一把捂住旁边刚要张嘴惊呼的老伙计的嘴巴,然后低声在他耳边道:“别叫唤,这事也别对其他人说。”

  被李老师捂住的老人愣了愣,然后似乎明白了点什么,微微点了点头,李老师这才慢慢松开手,然后两人一起继续望向诊所。

  对字画,张坤不懂,也不知道这字画到底好不好,至于什么张学群,张坤更是没有一点了解,对其价值更是一无所知,不过这并不影响他对这位老人不远千里来送字画的感激。

  同样是留下老人一起吃饭,然后恭敬的送走。

  随着最后一幅字到来,连锁鞭炮似乎这才结束,第二天,兴旺村再次恢复到安静祥和中。

  张坤望着诊所内多处的一墙锦旗,字画,感谢信,张坤终于掏出了手机,然后找到一个号码拨了出去,电话很快接通。

  “李院长,谢了!”张坤轻声道。

  电话那边传来李院长爽朗的笑声:“谢什么,都是我应该做的。”笑声顿了顿,然后李院长轻声道:“张坤,开诊所不容易,一个年轻医生开诊所更不容易,一开始也许会比较难,不过我希望你能好好坚持下去,维护住心中那一腔热血,不要因为一时的困难阻碍,影响了你那悬壶济世的心。”

  “我知道的,李院长,我会好好干的。”

  “嗯,加油,我期待着你的好消息。”

  挂掉电话后,张坤再次望向墙上那一片锦旗、字画、匾额、感谢信,脸上慢慢露出了轻轻的笑容,很暖。

  ……

  而随着这些锦旗字画的到来,张坤诊所在村里的风评终于有所改变了起来,大家看向张坤的诊所不再是看笑话一般的样子了,而是变得半信半疑了起来。

  毕竟如果这送锦旗的只是一起两起,大家还可以说是张坤自己给自己捧场,自导自演的唱双簧。

  但是接连六七天,送的锦旗都快挂满一面墙了,来的人也是天南地北,老老少少,光是这几天放的鞭炮,都好几万块了吧。

  尤其是当李老师点评张学群那副字的话最终还是传出来后,一时间大家简直是目瞪口呆。

  对乡里人来说,一幅字值十万块,那简直不敢想象,一不能吃二不能穿的,几个字而已,为啥就值十万块?

  不过,对教书匠的话,大家还是信的,所以一时间,居然每天都有人特意跑到张坤那诊所逛逛,看看那副据说值十万块的字画。

  一开始张坤还以为咋了,后来还是从外婆那里知道了那副字画的价值,然后在网上查询了一下张学群后,当即二话不说,将字画转移到家里。

  诊所夜晚是没人值守的,张坤除了开门营业,一般不会留宿诊所,而一副价值十万块的字画放在诊所里,所谓不怕贼偷,就怕贼惦记。

  说实话,十万块,张坤并不放在眼里,但这幅字是人家的一番心意,不远千里,甚至专门去求来这么一副字,这份心意,对张坤来说,不容有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