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都市言情 > 霉运阴阳眼 > 第1043章 有一种爱情叫做放手
    张坤转头向旁边的卓诗望了一眼。
  
      好吧,看上去大概二十三四岁的样子,而且人又长的这么漂亮,那么有个男朋友什么的也不奇怪。
  
      毕竟现在这社会,像自己这样的单身狗才是少数吧。
  
      说起来,自己应该算是单身狗吧,至少现在还是。
  
      不过总的来说他又比大部分单身狗要好,因为他有七七,虽然有周天理从中作梗,又提起了两年之约什么的,不过起码,七七是喜欢自己的吧。
  
      想起在约翰内斯堡的那个夜晚,热情的拥抱,还有湿润的嘴‘唇’,张坤脸上不由‘露’出一丝轻柔的笑容。
  
      两年,已经过去半年多了,还有一年半,我们就又能在一起了。
  
      “张先生,张先生?”
  
      突然传来小小的声音,张坤陡然回过神来,然后略微尴尬的向旁边小心望着他的卓诗笑了笑:“抱歉,突然想起点以前的事,对了,你男朋友怎么了?”
  
      确认张坤回过神来后,卓诗暗自松了口气,然后低声继续道:“是这样的,正如您看到的,我已经过世了,而我生前的男朋友,却好像有点接受不了我去世的结果,对于我们之间的爱情一直念念不忘,始终生活在我们以前的回忆里。”
  
      “他拒绝一切新生活,拒绝所有其他‘女’生的示好,拒绝一切可能开始的美好。”
  
      “虽然对于男友能够如此执着的爱我,我也很高兴,但是,我已经死了,我们‘阴’阳两隔,终究不能够再在一起了。”
  
      “所以,虽然我也很爱他,但此时此刻,我唯一能做的就只有放手,我希望他能够忘掉我,然后重新开始新的生活。”
  
      “可是,他现在的样子,让我完全放不开手,看着他现在的模样,我开心快乐并痛恨着自己。”
  
      “我不知道该怎么办,后来齐爷爷告诉我,说可以让我来找您,张先生,您能帮帮我吗?”
  
      真是一个狗血的爱情故事……。
  
      张坤暗暗苦笑一声,然后望向卓诗:“所以,你希望我去帮你男友让他忘掉你,然后开始一段全新的生活?”
  
      卓诗忙不迭的点头。
  
      好吧,虽然两个相互爱着对方的人,其中一人来求自己,让对方忘掉自己,然后开始新的生活,这样的模式有点奇怪,而且瞧着似乎略有难度的样子。
  
      不过张坤想了想,然后笑着摇了摇头道:“其实你也不用这么心急,虽然你的死让你男朋友一时接受不了,而且也无法忘怀,不过这只是一时的,相信我,等过的久了,他自然而然就会开始新的生活,你并不需要这么担心。”
  
      时间,是消磨一切的利器。
  
      不管任何东西,在时间面前,都毫无抵抗之力。
  
      张坤相信,深爱的‘女’友去世,也许确实会影响人一段时间,甚至会一辈子刻在心里,但当时间慢慢过去,‘女’友去世时的刻骨铭心慢慢褪‘色’,再加上姻缘自来,那么男子自然会开始一段新的恋情,新的开始。
  
      所以张坤认为卓诗的担心有点多余了,虽然这么说有点无情,但有一句话不正是这么说的嘛,悲伤总会过去,生活还要继续。
  
      听到张坤的话,卓诗淡然摇了摇头,然后脸上‘露’出一丝轻轻的笑容:“张先生,您说的话我也曾经想过,可是,我死了已经十二年了,也等了十二年了……。”
  
      张坤脸上的笑容慢慢一僵,然后渐渐收敛了起来。
  
      十二年,一个生肖轮回。
  
      一个人的生命有多少个十二年,假设以人均寿命六十来算,那就是几乎五分之一的人生。
  
      而青‘春’年少的二十多岁到三十多岁,正是一个人人生中最黄金的年月。
  
      此时此刻,张坤终于再也笑不起来了。
  
      张坤沉默了很久才慢慢抬起抬起头,正‘色’的望向卓诗。
  
      “这件事有难度,我不知道有什么方法能够达到你所想要的结果,你有什么想法吗?”
  
      一个执着了十二年的爱情,而且还是在‘女’友去世后,依旧十二年念念不忘的爱情,张坤不知道该怎么去结束它。
  
      先不管两人在生的时候爱情怎么样,但即使感情再一般,在经过十二年的沉淀后,也会厚重到无以复加。
  
      想要结束这样一段即使生与死都无法分开的爱情,张坤第一次有了束手无策的感觉。
  
      “我,我也不知道。”卓诗脸‘色’微微一暗,不过很快又抬起头:“可是,总会有办法的不是吗?”
  
      “张先生,十二年了,这十二年,不管是对我还是对他,都是一种牵绊。我还好说,我已经是一个没有未来的人了,即使‘浪’费再多的时间也无所谓。可是他还有啊,我不希望他再这么沉沦下去。”
  
      “我爱他,即使十二年之后,我对他的爱依旧没有任何一丝改变或减少,可是,现在我宁可不要这份爱情,我只希望他能够好好活下去,能再遇到一个爱他的人,然后生个孩子,圆满的度过一生,而不是现在这样。”
  
      卓诗的话很沉重,张坤也不知道该说什么。
  
      这是一个可怜的‘女’子,明明有一份浓郁的爱情,可是却无缘相守,最终变的可歌可泣。
  
      故事中的男子,听上去似乎是个倔强的老头一样,但是对爱情的执着,却也足以让任何人动容。
  
      张坤突然想到了彭艺博教授,他的爱情岂不就是如此。
  
      而这个故事里的男子,如果不出意外的话,恐怕也是和彭教授那样固执的脾气。
  
      然后他的故事,是不是也会变成彭教授的翻版,一辈子只爱一人,然后孤守一生。
  
      而相比彭教授心里还知道他在等一个人,虽然陶雅阿姨实际已经死了,但起码还有个念想。但是,卓诗的他,却已经没有人可等了。
  
      而卓诗是否也会如陶雅阿姨一样,默默等候着,一直到他的寿命结束,二十年,三十年,甚至四十年。
  
      张坤沉默着,卓诗沉默着,诊所沉默着。
  
      过了很久,张坤默默抬起头轻声道:“这个任务有点难,我不保证一定能完成。”
  
      卓诗先是一愣,随即一脸狂喜的猛点头。
  
      张坤望了卓诗一眼,然后目光慢慢回到眼前的生化仪上。
  
      不管怎么说,试试吧,试试再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