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霉运阴阳眼> 第1046章 回京
  说实话,这次的目的地居然会是燕京也确实少少的出乎了张坤的预料,毕竟按卓诗说的,她是齐老爷子介绍来的,而

  在张坤印象中,齐老爷子一般也就在邵西的医院周围活动。

  不过在问过卓诗齐老爷子的模样后,张坤只能无奈苦笑一声,齐老爷子怎么就晃荡到燕京去了?

  不过这事既然已经答应下来了张坤也无意反悔什么的,燕京就燕京吧,而且,就算没有卓诗这档子事,过段时间张坤也打算去燕京一趟,毕竟那边他也还留下了点事没做完。

  因为赶时间,张坤这次并没有坐火车,而是直接奢侈的乘坐飞机了。

  经过两个半小时的空中之旅,然后张坤终于再次来到了久违的燕京。

  下了飞机,张坤想了想,并没有第一时间回四合院,而是招呼了一辆出租车,直奔潘家园。

  此时是初春,本是一年的旅游淡季,不过潘家园却似乎并没有受此影响,依旧人流如织。

  张坤一路走到玉来坊,一切还是老样子,刚一进门,便看到了飘在半空的姚志平还有柜台后面的齐向阳。

  而姚志平也第一眼看到了进门的张坤,脸上顿时露出了笑容,笑着点了点头,两人还没来得及说话,顿时一惊喜的叫声:“张师兄。”

  张坤向齐向阳笑着点点头,随着齐向阳一声惊呼,似乎是在后屋的侯保国顿时走了出来,看到张坤也是一脸惊喜:“张兄弟。”

  侯保国大步走了上来,和张坤握了握手,然后瞧着张坤背上的旅行包:“张兄弟这是刚到?小刘,倒杯茶来,算了,我自己来吧。”

  侯保国一脸笑的把张坤引到沙发旁,然后找出一套茶盘,便开始捣鼓起来了。

  不过齐向阳却忙抢过侯保国手中的热水壶,这做小辈的,自然得有做小辈的自觉。

  侯保国也不争执,便笑着让齐向阳捣鼓去,然后自己和张坤坐到一起,聊了起来。

  张坤放下旅行包,然后笑望着侯保国:“侯老板,向阳在这里没给你添什么麻烦吧。”

  “什么麻烦不麻烦的,张兄弟这话说的,我还要多亏你把向阳送我这来呢。向阳做事认真肯干,有股子眼力价,嘴皮子也活泛,因为他,我上个月的销售额比往年高了三成。”侯保国笑道。

  侯保国夸赞着,让旁边斟茶倒水的齐向阳居然脸色一红,张坤笑笑:“那是侯老板您这招牌响亮,生意自然越做越好,和他小子能有什么关系,倒是他这毛手毛脚的,给您添麻烦了才是。”

  两人笑谈着齐向阳的事,之后齐向阳去里屋倒水,侯保国拉着张坤低声道:“张兄弟,你要我留意的铺子有眉目了,地段合适,价格适中,店铺也够大,拿下来经营点什么都行,张兄弟要是有意,哪天我们一起去看看?”

  “侯老板看过了?您觉得那铺子怎么样?”

  “我觉着不错,要不我也不会和你说不是。”侯保国笑道。

  “那不就得了,侯老板您说行,那就行,我还去看什么。对这行,您是专业的,我,去看了也看不出什么名堂。再说了,这事您也不可能坑我不是,我这谁信不过还能信不过您?”

  听着张坤的话,侯保国愣了愣,随即大笑了起来,拍了拍张坤肩膀。

  大笑了好几声,侯保国慢慢收声,然后微微轻叹一声:“不愧是姚老师的弟子,这大气的性格也和姚老师一般,唉。”

  侯保国脸色微暗,似乎想起了姚志平。

  两人之间一时沉默了一会,这时旁边热水壶想起气鸣声,却是水开了。

  听到声音,里屋的齐向阳忙跑了出来,然后开始泡茶,分别给两人送上。

  侯保国这时候也回过神了,向张坤不好意思的笑笑,然后招呼着张坤饮茶,两人又闲聊起了其他事情。

  在玉来坊坐了小半个小时,张坤便起身告辞,侯保国忙站起身来,一把抓着张坤:“张兄弟,你这可不够意思啊,这都马上饭点了,你这时候走,可就不把我侯保国当朋友了啊。”

  说着,侯保国又加了一句:“这要真走了,以后别进我这玉来坊的门。”

  侯保国说的很严重,张坤苦笑一声,然后低声道:“侯老板,咱们之间还讲这些,咱们吃饭什么时候都行,不过现在,我要先去个地方。”

  张坤呶呶嘴,向着二十院小区的方向。

  侯保国愣了愣,然后望了一眼齐向阳,最终还是慢慢松开手:“成,你要去那我也没办法,不过明儿我做东,到时候把唐新华焦国安几个一起叫上,给你接风洗尘,这你总不能拒绝了吧。”

  张坤苦笑着再三点头,侯保国这才放张坤离开。

  离开了玉来坊,张坤按照记忆中的路,慢慢来到潘家园二十院小区。

  踏进小区门口,远远的便能望见一头发花白的老人,坐在轮椅上,带着一副老花镜,低着脑袋,双手在木桌上不急不缓的将一个个手套打包。

  张坤慢慢走过去:“齐老先生。”

  齐鹏飞慢慢抬起头,看到张坤后,脸上露出一丝轻笑:“张先生回来了啊。”

  张坤笑着点点头。

  “那边有凳,坐。”齐鹏飞指着身后楼梯口摆着的小板凳。

  张坤走过去,拿了小板凳过来坐到齐鹏飞对面。

  “张先生吃饭了没?”齐鹏飞一边继续打包着手中的手套,一边笑问道。

  “刚下的飞机,还没来得及吃饭。”张坤轻笑道。

  “那感情好,老婆子今天早上出门的时候刚包的蛋饺子,还在笼上蒸着,饭这时候估计也熟了,张先生陪我老头子一起随便吃点?”齐鹏飞笑道。

  张坤笑着点点头:“嗯,这时候来我不就是混饭吗。”

  齐鹏飞笑着,张坤也轻笑。

  ………………………………………………………………

  :本只是想默默的偷偷的恢复更新就好,因为这次实在不知道该怎么解释,这次又断更了半个月,不过很多朋友在问,想了想还是说一句吧,司徒外婆时日无多了,已连续住院近四十天,两次病危通知书,所以司徒想陪着外婆安静走完最后一段日子。

  然后狂刀三浪,求不要一本正经的讲着莫名其妙的笑话,司徒最近实在笑不起了。

  谢谢霸宋我看得到,虽然是吐槽,不过还是谢谢支持了。

  然后还有其他很多朋友,人数太多我就不一一回答了,总之,谢谢大家一直以来的支持。

  最后,这次能持续更新多久我也不知道,要看外婆的病情,假如下一次又莫名其妙断更很长时间,那么估计就是时间到了。

  司徒一直说过,阴阳眼对司徒是很重要的存在,所以绝对不会太监的,但是相比阴阳眼,家人对司徒来说更加重要,所以希望大家理解。

  司徒不想自己以后后悔,阴阳眼有一个始终贯穿全文前后的中心点,那就是“子欲养而亲不待”,不过万幸,司徒还有机会能陪着外婆走最后一段路。

  感谢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