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霉运阴阳眼> 第1047章 卓诗的他
  陪着齐鹏飞一起用过午餐后,张坤也没有多留,收拾好碗筷后便告辞回了四合院。  .  .

  四合院依旧老样子,红瓦灰墙,不过干干净净就是了。

  张坤还没走近,门房里的保全便忙迎了出来:“老板,您回来了!”

  张坤笑着点点头:“嗯,刚回来,对了,把其他人叫出来,我有点事说。”

  安保得了张坤吩咐,忙点头,然后快步走去。

  一分钟后,四合院的五人全部出现在四合院正中,列成一排。

  张坤瞧着大家严肃的样子笑了笑:“好了,大家这是干什么,又不是部队集训。来,这是一点小小意思,开年利是,虽然给的晚了一点,祝大家新的一年里顺顺利利。”

  张坤拿着五个大红包,一人手里送上一个,钱不多,就一千块,不过这确实是张坤的一点心意了。

  不过拿着张坤给的红包,厨娘大婶略不好意思的道:“老板,红包您过年前不是已经给过了吗,这钱……。”

  瞧着比自己老妈还大几岁的大婶,张坤笑着摆了摆手:“过年红包是过年红包,开年利是是开年利是,给大家大家就拿着好了。”

  “对了,今晚多做点好吃的,我要和大家一起好好吃顿饭,我不在的这段时间,辛苦大家了。”

  张坤说着,五人忙摆手道:“老板您客气了,都是我们应该做的。”

  张坤笑笑,也不多说,遣散大家,让大家该做什么做什么去,自己则拿着旅行包回了卧室。

  旁边保全刚要过来帮忙拿,张坤笑着摆了摆手,他又不是真的富家公子哥,这点事用不着人家帮忙。

  回了卧室,张坤把旅行包里的一些东西拿出来,主要是一些衣服什么的,放进橱柜了,然后整理着一些日常用品。

  这时候一直跟在张坤身后的卓诗突然小声道:“张先生,这四合院,是您的?”

  身为在燕京长大的卓诗,自然深知一套四合院在燕京代表什么。

  如果说在她刚过世的那几年,四合院还只能说是一套住的地方,但是到了现在,一零年,一套四合院的价值,是无数人奋斗一辈子也无法企及的。

  现在,即使一套最普通的四合院,在燕京那也是动辄几千万起,甚至上亿。

  第一次和张坤见面的时候是在一家乡诊所,虽然那诊所看着好像不错的样子,但张坤给卓诗的印象就是,一个有着特殊阴阳眼的乡村医生,家庭条件不错,算是小康吧。

  可是现在,一个小康转眼就变成了这价值近亿的四合院主人,这差别也太大了吧,由不得卓诗不感到吃惊。

  听到卓诗的话,正整理着东西的张坤回过头笑了笑:“这位姚老师你也认识了吧,路上你们也聊过不少了。这四合院原本是姚老师的,不过姚老师后来送给我了,所以现在暂时我在住着,要说是我的也没错吧。”

  听到张坤的话,旁边的姚志平笑了笑,然后向着卓诗道:“小卓啊,你也是来找张坤帮忙的吧。当初我为了请张坤帮忙,可是拿了这座四合院才请动他,不知道你的谢礼准备好了没?”

  听到姚志平的话,卓诗瞬间僵在了那里,然后诺诺道:“我,我没钱。”

  姚志平“吱”的一声,还叹气一般无奈摇摇头:“那可就不好办了。”

  卓诗瞬间变的手无举措了起来,好不容易整理完的张坤哭笑不得的回过头来:“卓诗你别听姚老师的,我帮忙不要钱,这四合院是姚老师硬塞给我的,为了这四合院,我还花了两百多万呢,唉。”

  想起自己最后那两百多万,居然一下全砸这四合院里,搞的他手头居然有点局促了起来,本来考虑了很久的买车计划也一再推迟。

  看来过段时间得想点办法去弄点钱来了才行。

  听着张坤仿佛略显抱怨的话,姚志平哭笑道:“两百万?我这四合院值两亿呢,两百万换两亿,占大便宜了你。”

  张坤嘟嘟嘴:“我还不想要呢。”

  不过说完,张坤摆了摆手,然后卧室大门传来轻轻敲门声。

  “进来!”

  房门打开,之前在门房的保全拿着一个本子走了进来:“老板,这是您不在的时候,来的访客记录。”

  张坤点点头,然后接过本子看了两眼。

  知道这四合院是姚志平的本就不多,而知道现在张坤住这的就更少了,所以这往日里访客自然也没多少。

  张坤离开了近两个月,翻看了一下访客记录,也不过四五条。

  唐新华和焦国安全都来过一趟,然后侯保国也来了一回,然后……,嗯?温志明来干什么?还来了两次?

  ……

  因为张坤回来,整个四合院都仿佛更加活跃了一点,两个保洁阿姨把四合院里里外外又打扫了一遍,虽然张坤觉得四合院已经很干净了。

  然后厨娘大婶在外出一趟买菜后,就在厨房忙活着,弄了整整一下午。

  而在下午空闲的时候,张坤终于有时间和姚志平聊起了齐向阳的事,从姚志平话里可以知道,在张坤不在的这两个月,齐向阳也有在很努力的学习,几乎将姚志平书房里那些考古鉴定之类的书籍翻了个遍。

  而按姚志平的话说,现在的齐向阳,鉴定水平要说登大师之门还差很远,但靠这一行混碗饭吃还是没问题的了,基本算是登堂入室了。

  尤其玉器那一块,有侯保国毫无保留的倾囊相授,再加上在玉来坊的实践,齐向阳在玉器一门的进展,几乎快要追上青铜器了。

  听得出,姚志平对齐向阳的学习进度很是满意,不过当然了,对齐向阳的教学并不打算就此为止。

  齐向阳既然在考古鉴定这一块有如此天赋,原只打算给齐向阳一门混饭吃的手艺,也变成了真正想要将自己一身所学全部传授给他,真正将齐向阳当成了自己的知识传人。

  傍晚,等到齐向阳回来了,七人围坐在一起,然后享用了一顿丰盛的晚餐。

  之后拉着齐向阳聊了几句,姚志平说张坤口传,考校了几句,鼓励的同时也适当的敲打了一番,让齐向阳不要因为现在的进展而沾沾自喜。

  之后,张坤便和卓诗出门而去。

  夜已黑,天空明月星稀,略带凉意。

  张坤出门,招呼了一辆出租车,然后便直奔燕京夜场一条街。

  今天,是见卓诗的他的时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