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霉运阴阳眼> 第1051章 幸福监督人

霉运阴阳眼 第1051章 幸福监督人

  “王强!”

  两个字自远而近,伏哲先是微微一愣,似乎还没回过神来,不过陡然间伏哲脸上一凝,却是回忆起了这两个字代表的意义,双眼死死盯着大门前的身影。

  “你在叫我?”沉默过后,伏哲淡淡反问道,语气中,竭力保持着淡然。

  一直靠在大门上的张坤微微站直了身子:“我想,这里除了我们俩之外,应该没有其他人了吧。”

  张坤微微笑着道,当然了,卓诗不算,毕竟她现在也已经不是人了。

  伏哲再一次沉默了下来,然后慢慢走出电梯。

  身后电梯门缓缓关上,听着电梯再次上下滑行的时候,伏哲这才双眼死盯着张坤的沉声开口:“你是谁,我好像并不认识你。对了,你好像并不是这栋楼的住户吧,你是怎么进来的?有什么目的?”

  一开始伏哲还能说是沉声说话,不过到了后面却慢慢厉声了起来,到了最后更是宛如怒喝,仿佛警察在审讯犯人一般。

  看着伏哲怒声,张坤眼角一动,然后微微苦笑道:“我是谁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我这次来找你,是有一个问题想要和你谈谈,一个你绝对会有兴趣的问题。不请我进去坐坐?”

  面对张坤似乎想要缓和一下气氛的话语,伏哲只是一双眼睛冷冷的望着:“说出你的名字和身份,否则,对于一个身份来历不明的人,我觉得请你去警察局坐坐会更好一点。”

  “或者,我现在就应该呼叫物业保安,我也许应该好好问问他们,不是本栋楼住户的人,到底是怎么跑进来的。”

  说话间,伏哲居然当真直接掏出了手机,然后也不知道是拨打了报警电话,还是物业那边的号码。

  看到伏哲似乎并不是开玩笑的样子,张坤忙摊了摊手:“,,我叫张坤,是卓诗的弟弟,我想我们应该能谈谈。”

  卓诗两个字一出,宛如魔咒一般,伏哲整个人顿时僵在了那里,然后仿佛不敢置信一般的抬起头,双眼死死的望着张坤,整个走廊,气氛完全凝固了一般,时间都仿佛在这一刻停滞。

  不过慢慢的,伏哲脸色再次一点一点阴沉了起来。

  伏哲嘴角慢慢露出一丝冷笑:“卓诗的弟弟?为什么我从未听说过。或者说,我不知道你从哪里知道了这两个名字,但是如果你既然打算利用这两个字名字做点什么,那么是不是应该调查的更加清楚一点才好?”

  “卓诗是一个孤儿,从小在福利院长大,现在你告诉我,卓诗还有个弟弟?”伏哲脸上露着森森冷笑,仿佛在嘲笑着张坤谎言的一戳即破。

  面对伏哲的嘲笑,张坤无奈摆摆手:“我和卓诗并不是亲姐弟,而是觉得相互有眼缘然后认的干姐弟,至于你没听说过,也许你对卓诗的了解并没有你想象中的那么多。又或者,也许你曾经听过,只是并没有留意而已。”

  听着张坤的解释,伏哲脸色一沉,尤其是当张坤说道“你对卓诗的了解并没有你想象中那么多”的时候,更是眼神中闪过一丝怒光。

  “了解?你是想说,我对卓诗的了解还不如你这个外人?”伏哲怒极而笑。

  张坤心头一跳:坏了,说错话了。

  瞧着伏哲脸上的怒容,张坤心底一转,这么下去,还不定自己要说错多少话,毕竟自己不是个会说话的,干脆决定直接开门见山。

  “王强,直说吧,我这次来是为了卓诗姐姐的遗愿而来。”张坤沉声道。

  “十二年前,在我和卓诗姐姐相识的最后一年,卓诗姐姐给了我一张纸条,委托我成为一个人的幸福监督人。”

  “不过那时候我年纪还不懂那些话的含义,后来也渐渐遗忘了。直到最近偶然间整理以前的物品时候,翻出那张纸条,才想起了卓诗姐姐的委托。”

  “接过那张纸条的时候我才六岁,不过男子汉大丈夫,既然我答应了,那么我一定会努力完成。”

  “时隔十二年,物是人非,我花了不少功夫才找到你,可是,据我了解,这十二年里,你过的并不幸福。”

  张坤轻叹一声:“王强大哥,以你和卓诗姐姐的关系,我应该能这么叫你吧。已经十二年了,一转眼,卓诗姐姐离开我们已经这么久了。”

  “我知道,王强大哥你很是喜欢着卓诗姐姐,你们努力的相爱着,可是,十二年了,该过去的就让它过去吧,该遗忘的就遗忘掉,人不能总活在过去。”

  “我承认,在我刚了解到你这十二年的经历后,我确实为你的心意所感动,我想,如果卓诗姐姐在天有灵,也一定十分感动。卓诗姐姐曾经能有你这样一个恋人,她也一定很幸福。”

  “可是,相信我,王强大哥,你现在的样子,绝对不是卓诗姐姐所希望的。”张坤诚恳的道。

  “有你这样一个恋人,卓诗姐姐是幸福的,可是她也一定希望你能继续幸福下去,而不是像现在这个样子。”

  “十二年,如果说这是你对卓诗姐姐的执着,那么,已经够了。”

  “即使我不在了,也希望他过的幸福,所以,你帮我监督他吧,成为他的幸福监督人。”

  “这句话是卓诗姐姐最后的遗愿。”

  “王强大哥,我不知道幸福的具体定义是什么,但是我可以肯定的是,没有爱人陪伴的日子,是绝对不会幸福的。”

  “王强大哥。”

  张坤还想要说些什么,伏哲却是呵呵笑着打断道:“你是想说,让我忘掉卓诗,然后开始一段新的恋情?”

  张坤顿了顿,然后点点头。

  伏哲陡然仰头大笑了起来,仿佛听到了什么最好笑的笑话一般。

  再次低下头的时候,张坤却陡然愣住了,只见伏哲居然双眼泛红,这是已经怒到极致的表现。

  “你刚才说我对卓诗的了解没有想象的多,可是你对我和卓诗的事又知道多少。滚,现在就给我滚,不要让我再看到你。”

  伏哲压低着声音怒吼完毕,然后大步向前,一把拉开堵在他门前的张坤,掏出钥匙,打开大门,径直走了进去,然后狠狠拉上防盗门,不过在大门即将关闭的瞬间,伏哲又停在那里,一个冷森的声音传来,防盗门这才传来大门紧闭的碰碰声。

  “替我转告你身后的人,不管他是谁,不管他有什么目的,利用一个已经死去的人,只会让我感到恶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