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都市言情 > 霉运阴阳眼 > 第1052章 只有一个人的双人像
    龙有逆鳞,触之激怒,人也一样。而显然,卓诗就是伏哲,或者说王强的逆鳞所在。
  
      身后传来重重的关门声,这声音也代表了关门主人的心中之火。
  
      看着已经紧闭的防盗门,张坤却沉默着,脑海中回想着刚才王强所说的话。
  
      “你刚才说我对卓诗的了解没有想象的多,可是你对我和卓诗的事又知道多少?”
  
      张坤回忆着王强说这句话的一举一动,每一丝表情,每一个语气的变化,那种怒极而笑,绝对不似作伪。
  
      也许就如王强所说,王强和卓诗的事,还有很多是他所不知道的。
  
      张坤转头慢慢望向旁边半空的卓诗,一声轻叹。
  
      ……
  
      一把紧紧关上大门,伏哲背靠在防盗门上,沉沉的呼吸着。
  
      黑漆漆的房间里,没有打开电灯,到处都是沉寂着,只有伏哲微微的呼吸声。
  
      过了不知道多久,也没有注意外面有没有传来过离开的脚步声,伏哲直起身,随手按下墙上的灯光按钮,然后脸色低沉的慢慢走进自己的卧室。
  
      伏哲脱下身上的西服外套挂在衣架上,然后来到房间的衣柜前,慢慢打开最里面的隔间,在那里,有一张裱好的双人相框静静的放着。
  
      伏哲小心的将相框拿了出来,有手轻轻擦去上面不多的灰尘,然后默默注视着。
  
      相框长约四十公分,高三十公分,相框的一头正是伏哲微笑的半身像,背景是一片喜庆的大红,伏哲穿着正式的黑色西装白色衬衣,脸上挂着高兴的笑容。
  
      而在相框另一头,却只有一片大红。
  
      双人相框上,此时却只有一人的头像。
  
      伏哲轻轻抚摸着相框空白的地方,视线中,一片大红的背景上,仿佛有一个隐隐约约,长发飘飘,同样一脸灿烂笑容的女生闪现。
  
      伏哲脸上露出一丝笑容,一丝苦涩的笑容:“卓诗,好快啊,一转眼,就十二年了!”
  
      ……
  
      夜寂静无声,小区内大部分人都已经进入了深沉的睡眠。此时,伏哲家大门缓缓打开,伏哲右手提着个东西,沉默的关上门,然后来到电梯前,按下了电梯上行的按钮。
  
      “叮”的一声,电梯门打开,伏哲走了进去,目光在楼层最顶层的按钮上扫过,然后按了下去。
  
      电梯关上门,然后缓缓上行。
  
      来到楼层顶层,然后通过最左侧消防通道,来到了大楼顶部。
  
      夜风不大,但是很凉,微微吹拂着伏哲的发丝。
  
      天空明月此时只有半轮不到,再加上今天云层比较多,所以楼顶看上去似乎漆黑一片。
  
      伏哲沉默着,并没有打开手机上的灯光,提着右手上的东西,似乎十分熟悉的样子,慢慢来到他往常常坐的地方。
  
      那是一个蓄水池的墙边,前面是一片宽敞的平台,而且方向正对着月光。
  
      伏哲慢慢坐下,然后提起了手上一直拿着的东西,慢慢拧开了上面的盖子,顿时酒香四溢。
  
      伏哲提起酒瓶子,然后正要对着嘴里灌,不过突然,伏哲微微一顿,然后慢慢转头,望向旁边不远处,一个漆黑的角落。
  
      那里,一个身影隐隐约约的盘膝坐在地上。
  
      伏哲双眼微眯,视线慢慢适应了漆黑的状态后,终于能够看清一点对面人影的模样,顿时伏哲脸上一凝,眼中闪过一片寒意,嘴里冷声道:“不是说让你走了吗,怎么还在这里?真以为我不敢报警?”
  
      听着冷声冷语的话,看着距离不到一米的伏哲,张坤面露苦笑,也是一脸的无奈。
  
      他怎么想得到,随便选了个过夜的地方,居然也会碰上伏哲。
  
      本来在和伏哲面对面聊过一次后,尤其是在伏哲最后那句话里,张坤听出了点什么,似乎王强和卓诗之间,还有些事是他所不清楚的。
  
      张坤不知道是卓诗有意隐瞒什么,还有不小心漏了点什么事忘记说了。
  
      不过当时那样的环境并不适合张坤询问什么,所以张坤便通过电梯来到了顶楼。
  
      不过在张坤的询问下,卓诗却始终保持着沉默,仿佛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瞧着卓诗那一脸为难的样子,张坤想了想也没有过分紧逼,叹了口气,看看时间已经差不多快要凌晨一点了,便在楼顶找了个地方坐下,打算就在这过夜。
  
      既然卓诗那里问不出什么,那么张坤便打算等明天王强出门后,再次去他家里一探究竟,看能不能找出点什么有用的东西,尤其是日记信件什么的,起码,要打破现在这样两眼一抹黑的现状才行。
  
      现在是初春,白天还好,但夜晚确实有点凉,不过好在自从习武之后,张坤的身体强健了不少,所以,偶尔来个天为被地为席什么的,也不算什么了。
  
      不过张坤怎么也没想到,就这么随便选了个地方,居然也会碰上伏哲。
  
      瞧着伏哲手上拿着的酒瓶,这家伙,是心里不痛快,打算找个地方以酒解愁吧。
  
      这还真是……。
  
      张坤一阵阵无奈的苦笑。
  
      瞧着伏哲一脸寒意,张坤想了想,然后解释道:“这大晚上的,我回去不太方便,所以就找了这个地方打算过一晚,碰上你纯属巧合,我也不想的。”
  
      听着张坤的解释,伏哲眼神一凝,双眼深深的盯着张坤看了一会,然后冷哼一声,这才慢慢收回目光,不过倒也没有再说什么了。
  
      伏哲自己也明白,平常自己喜欢来这个地方静坐本就没有其他人知道,而且今天会出来喝酒也是一时起意,所以不太可能存在对方故意在这里等自己。
  
      想清楚这些,再加上此时伏哲内心确实一片茫然,也就懒得理会其他了。
  
      伏哲拿起酒瓶,然后对着瓶口仰头就倒。
  
      冰冷的酒水,顺着喉咙慢慢顺流而下,然后化成了烈焰一般,在肚子里燃烧了起来。
  
      “咳,咳咳……。”伏哲猛的咳嗽几声,脸上闪过一丝潮红,然后放下酒瓶,目光略显迷离的望着半空中,宛如鱼钩的弯月。
  
      月很美,月光洒满天空大地,可是伏哲的心里,却是一片空荡荡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