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都市言情 > 霉运阴阳眼 > 第1058章 失败的委托
    “以前经常在书中看到,人们面对死亡的时候,总是恐惧的。.:。不管是乞丐,贫民,生活最底层的人,还是经历过大半生命的老人,生死垂危的病人,他们充满了对死亡的恐惧,对生命的不舍。”
  
      “不是还有一句话说嘛,蝼蚁尚且偷生。”
  
      “可是,不知道为什么,我却丝毫感觉不到死亡的恐惧。”
  
      “在得知胃癌晚期的时候,刚开始我虽然愣了愣,但是后来就很快平静了下来,没有恐惧,没有害怕,没有不舍,甚至我还有一点放松了的感觉,就好像一种一下就轻松了不少的样子。”
  
      “说实话,活着对我来说,也许真的是一种束缚,一种压力,死亡也许对我来说,更像是一种解脱。”
  
      “虽然还有对卓诗的承诺没有完成,有点可惜。但是有时候想想,当我离开这个世界后,也许还有再见到卓诗的可能,心里莫名还有一种期待呢,期待着那一刻快点到来。”
  
      “而这一次,我想卓诗应该不会再埋怨我什么了吧,毕竟,这可不是我自己‘做傻事’,而是老天爷只给了我这么点时间,是上天的安排。”
  
      伏哲说话间,脸上闪烁着笑容,在笑容里,居然带着点点幸福的感觉,和一丝期待。
  
      这家伙,居然真的在期待着死亡。
  
      “所以,帮我转告你身后的人一声,不管她有什么目的,放弃吧,对一个将死的人来说,又有什么好执着的呢?”
  
      在这一刻,伏哲依旧将张坤当成了某种别人派来,另有目的的人。
  
      张坤望着伏哲,没有说话,然后静静的看着伏哲一点一点,一口一口将酒瓶里的酒慢慢见底。
  
      一瓶酒,应该是五十二度的烈酒,伍佰毫升,除了张坤小喝了两口,然后全部倒进了伏哲嘴里。
  
      原本按理来说,胃癌的病人是绝对不能喝酒的,是必须绝对忌口的。
  
      不过到了伏哲现在这种程度,癌症晚期,却已经无所谓忌口不忌口的了,通常医生的话也会是,有啥想吃的吃点,想喝的喝点,想去哪走走看看的,就趁着时间去看看。
  
      在天台上,两人大概坐了一个小时,边喝边聊,一瓶酒下肚,然后将伏哲彻底放翻了过去,手拿着空酒瓶,倒在墙壁上,完全陷入了沉睡。
  
      拍拍伏哲的脸,确定已经没有丝毫知觉后,张坤默默的一只手搀扶起伏哲,然后沿着楼梯,离开了天台,乘坐电梯,来到伏哲家所在楼层,然后用伏哲身上的钥匙,打开‘门’。
  
      将伏哲小心的扶进卧室,并将他身上沾满酒气的外套脱了下来,之后小心的放在‘床’上,盖好被子。
  
      之后,张坤和卓诗疯狂的在伏哲家开始翻箱倒柜,在两分钟之后,在书桌的‘抽’屉里,张坤找到了一份燕京某军区医院的检查结果单。
  
      在看完所有检查结果后,张坤和卓诗某种最后的奢侈希望也终于破碎。
  
      望着检查结果单看了一会,张坤没有说什么,小心的将一切放回原位,然后默默的离开了这里,离开了伏哲的家,离开了小区。
  
      此时夜已深,凌晨近三点,大街上空无人烟,只有大马路上偶尔有车辆呼啸而过。
  
      离开了伏哲小区,张坤没有招呼出租车,而是漫步走在大马路上,而卓诗此时也跟随在张坤身旁。
  
      两人沉默的走了几分钟,然后半空中的卓诗突然轻声开口道:“我大概是在十天前偶遇齐老先生的,在得知张坤你的存在后,问明白你的地址,我就马上出发去找你了,所以,我并不知道伏哲胃癌的事情。”
  
      卓诗似乎怕张坤误会什么,解释道。
  
      张坤愣了愣,然后转头向卓诗笑了笑,并没有说话,不过神情却似乎在说了解之类的。
  
      两人继续沉默着,张坤沿着人行道又走了一会,这才转头向着卓诗轻声道:“我这次来没能帮上什么忙,抱歉。”
  
      是啊,就像伏哲自己说的那样,都已经到了这种地步了,对于一个将死的人,卓诗的委托,也就自然没有继续下去的必要了。
  
      “不不不,怎么能这么说呢,张坤您能来,我就已经很感‘激’了。而且要不是你来,我也不可能听到王强这一番心里话,不管如何,我很感‘激’,真的。”卓诗忙不迭的说道。
  
      “而且……。”半空中的卓诗脸上‘露’出一丝笑容:“虽然很希望王强能够活的幸福,但是将自己最爱的人推给其他‘女’人,其实我也很不甘心呢。”
  
      “而现在这样,虽然很可惜,但也不无是一种很好的结局呢。虽然有点很没良心的样子,但是,很快我又能和王强再见面了,想想,其实也不错。”卓诗捂着嘴巴微微‘露’出一丝笑容。
  
      看着卓诗脸上的笑容,张坤却没有一点轻松的感觉。
  
      在张坤看来,这微微的笑容,何不是一种苦涩。这所谓很好的结局,又何尝不是无奈的结局。
  
      就算心里有万般不愿,但又能如何,毕竟,都已经这样了。
  
      张坤点点头,没有说话。
  
      又往前几步,张坤顿了下来,然后转头望向卓诗:“好了,就到这吧,别送了,你回去吧。”
  
      “虽然他看不见你,‘摸’不到你,听不到你的声音,但这种时候,我想如果能有你陪着他,也会好很多吧。”
  
      听到张坤的话,卓诗轻轻点了点头,便停在了半空。
  
      张坤点点头,然后走到马路便,招呼了一辆过路的出租车,待车停稳后,便拉开车‘门’。
  
      这时候,一直守候在后面的卓诗大声道:“张坤,谢谢你。”
  
      张坤顿了顿,然后头也不回的摆了摆手,便上车,说了四合院的地址后,出租车便起步离去。
  
      卓诗望着渐渐远去的出租车,脸上带着真挚而感‘激’的笑容,深深弯下了腰。
  
      不管如何,真的,谢谢了,张坤!
  
      ……………………………………………………
  
      Ps:中间断更两天,是因为最近家里‘插’秧。额,不是司徒自己在‘插’秧,司徒是个大胖子,不说五体不勤,但‘插’秧这活,真玩不转。
  
      不过虽然没有下地,却要负责这几天的后勤。家里请了几个人帮忙,算上自家人,满满一大桌子,十几个人的饭菜,说实话,真心不容易。然后还有偶尔去送送水,切个西瓜之类的。
  
      现在忙完了,之后尽量稳定下来。
  
      拜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