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霉运阴阳眼> 第1068章 瞎子的爱情

霉运阴阳眼 第1068章 瞎子的爱情

  雨后第二天,少女依旧准点的出现在瞎子面前,默默听着瞎子的弹唱,和瞎子愉快的聊天,一如往常,仿佛昨天的事从未发生过一样。

  而随着时间的推移,瞎子和少女之间越发的亲近了,两人聊天的内容也越来越多。

  少女会给瞎子讲述世界上各种新奇古怪的事情,让瞎子对这个熟悉却又陌生的世界更加的向往。

  而瞎子则会讲述一些从其他人那里听来的笑话,时不时逗得少女露出灿烂的笑容,那愉快的眼神,笑弯了的眼眉,即使隔着屏幕都仿佛能听到少女那叮铃铃的笑声,清脆而有愉悦。

  似乎听着少女的笑声,瞎子的胸中,那一直尘封不敢有丝毫异动的心,也仿佛开始微微颤动了起来。

  转眼,瞎子和少女相识近百天。

  这天,瞎子一如往常的离开胡同,正要前往天桥,不过在走出胡同的时候,瞎子突然顿了顿。

  他的鼻子微微耸动了一下,然后顺着一股清香慢慢来到一家包子铺,旁边的花店前。

  瞎子在经过包子铺的时候停了停,然后便不顾包子铺老板大声吆喝着“大鲜肉包子,两毛钱一个”的招呼声,径直来到花店。

  瞎子不知道花是什么模样的,但是他知道花的香味,淡淡的沁人馨香,即使浓烈的包子味也遮掩不了。

  来到花店前,瞎子小心的招呼来老板,开口询问了几句,老板不知道说了什么,瞎子脸上顿时流露出一丝目瞪口呆之色,然后一脸犹豫了起来。

  不过一会后,瞎子还是右手慢慢伸进了破旧的上衣里口袋,小心的握着一大把钱放在手里。

  然后只见瞎子小心翼翼的,从那一大把的钱里,蔟摸着一张一张,数出来给到花店老板手中。

  一毛,一毛,一毛,两角……。

  十二张一毛外加四张两角,然后换到了花店老板手中一支鲜润的火红玫瑰。

  瞎子接过花店老板稍稍包装的玫瑰花,小心的放到了身后背着的吉他包里,轻轻放好,然后拿着那近乎去了三分之二剩下的钱,小心翼翼的放回里口袋,然后这才继续朝着天桥走去。

  少女一如往常的准时出现,然后默默倾听着瞎子的弹唱,陪着瞎子休息时聊天。

  镜头快进,夕阳西落,瞎子开始收拾东西准备回去,不过拿起吉他包时,瞎子顿了顿,似乎很是犹豫了一番,突然开口招呼了少女,然后小心的从吉他包里拿出那朵包好的玫瑰花,送到少女面前,张嘴似乎说着“送给你”。

  玫瑰花被透明的塑料纸包着,虽然已经在吉他包里待了一天,但却未受日晒,所以依旧显得鲜润欲滴。

  少女看着瞎子突然拿出来的玫瑰花明显愣住了,呆呆的站在那里。

  过了三四秒,瞎子脸上的犹豫之色越发明显,然后最终露出一丝苦笑,正要开口说些什么,却只觉手上一动,玫瑰花却已经到了少女手中。

  飞快的从瞎子手里接过玫瑰花,此时少女已经满脸红晕,低头望着手中的玫瑰花,仿佛仔细看着鲜红的玫瑰花瓣,只是脸上止不住的娇羞,却又是那么的灿烂开怀。

  少女皓齿轻咬嘴唇,终于抬头望向瞎子,带着羞涩的娇笑向瞎子道谢,然后第一次没有等瞎子先离开,却自己向瞎子挥了挥手,头也不回的朝着来时的路奔奔跳跳跑去,宛如小鹿。

  瞎子听着少女的渐渐离开的小跑声,脸上终于露出了灿烂的笑容。

  自从那天之后,少女每天来的更早了,有时候还会带着午餐来和瞎子一起吃,两人的关系也仿佛越发亲密。

  这天,上午原本还是风和日丽,过了午间,远处却突然飘来一朵阴云,然后几分钟的功夫,风呼呼的刮起,然后豆大的雨点开始落下。

  突如其来的大雨让瞎子明显慌乱了起来,第一时间拿起身后的吉他包,将吉他装起来,然后抱在怀里,用自己的身体,将吉他小心的藏起来。然后伸手摸向旁边的导盲棍,就要去天桥下躲雨。

  不过刚站起身,瞎子却陡然顿住了。

  少女。

  这么大的雨,少女也没带伞,肯定会淋湿的吧。也许,自己应该把衣服给她挡雨,记得听别人说起过一些爱情小说都是这么写的。

  可是,瞎子想起自己身上破破烂烂的衣服,也许还有点其他什么稀奇古怪的味道。

  瞎子整个人顿在了那里。

  突然,瞎子慢慢拿出怀里的吉他,然后摸索着来到少女身旁,双手将吉他高高的举起,挡在少女头顶。

  豆大的雨滴很快变成了倾盆,打在吉他上发出清脆的声响。

  瞎子的吉他并不算很大,虽然瞎子将宽大的那一面全部挡在少女头顶,但少女依旧很快变得浑身湿透。

  可是少女望着默默举着吉他站在自己身旁的瞎子,湿漉漉的脸上却陡然绽放出了灿烂的笑容,一种有生以来,最灿烂绚丽的笑容。

  自那天之后,两人有了飞速的进展。

  瞎子第一次带着少女来到自己的家,一个好心人帮忙搭建起来,不到十平米的木板房。

  不大的空间里,仅有的家具也仅仅只是一张别人扔掉不要,破烂的木床,一张放不平的木桌,一个缺条腿的长凳,然后一锅一灶,碗筷瓢盆,除此之外,一无所有,别说风扇了,连电灯都没。

  事实上,木屋根本就没有通电。

  不过,对一个瞎子来说,电不电灯的,也没区别吧。

  瞎子忐忑的将少女带回自己的家,略显手无举措的站在那里。

  少女看了一会,没有说什么,只是默默的帮瞎子稍微整理了一下杂乱的房间和桌椅。叠好被瞎子散落在床上破旧的衣裤,便挥着手,和瞎子告别离开了。

  瞎子一脸黯然,却依旧强自笑着和少女挥了挥手。

  第二天,瞎子没有去天桥卖唱,只是静静的坐在家里,默默的发呆。

  却不知道何时,木屋外响起了敲门声,还有少女的声音。

  瞎子惊喜的打开门,门外正是今天去到天桥却没有发现瞎子,然后追过来的少女。

  少女没有多说什么,只是静静的将今天带给瞎子的大肉包子递过去,然后便坐到瞎子那摇摇晃晃的床头,从口袋里却是掏出了一副针线包,然后拿起瞎子那些破旧的衣物,找出破损的地方,开始缝缝补补了起来。

  瞎子听着针线穿过布料的簌簌声,手里拿着滚热的包子,原本暴躁的心,此时却莫名其妙的平静了下来。

  少女默默的坐在床头缝补着衣物,瞎子静静坐在长凳上,大口大口吃着少女带来的大肉包,又香又甜。

  之后,瞎子继续到天桥弹唱,而少女也依旧每天会准时出现,并开始跟着瞎子一起回家,帮着整理小木屋里的东西,给瞎子做饭。

  不知道哪一天开始,少女便留在了木屋里,和瞎子开始了一起生活,宛如夫妻,一切都仿佛自然而然。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