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科幻灵异 > 僵尸本源 > 第2711章 救与杀
  “嗡~~”一阵琴声响起。

  “琴声!”午夜眼中闪过一抹喜色,回头一看。只见在午夜后方的数米之处,

  后御卿正盘膝坐于地上,一架古琴正在后御卿膝盖之上,后御卿正在静静的弹琴。灵妖女子正站在她身后。

  一道道青色波纹也以后御卿为中心弥漫了开来。

  后御卿的功力不高,青色波纹只是漫出周围十米的范围,便被红色波纹消磨干净。不过以后御卿为中心,十米范围内却是整个迷幻魔境最暗的地方。

  此刻午夜就在这范围之内。

  “后御卿,是你?”午夜心中一喜。

  后御卿弹琴,随即对午夜抬头灿烂一笑:“刚才某些人很丢脸哦,竟然还哭鼻子。”

  午夜郝然。

  估计是刚才入魔的时候,见到自己范书死了,他才会掉下眼泪吧。

  “午夜,你跟我来,这南方可有一些奇妙的东西呢。”后御卿站了起来,轻轻弹了一下琴弦,顿时一道青色波纹朝四面射出,范围降到了五米。午夜当即跟着后御卿、灵妖女子身旁,三人就这么朝南方极速跑过去,不同于司徒血、滕山,午夜和后御卿是清醒过去的。

  如果有人在后御卿数十米开外,却会发现......他根本听不见后御卿的声音。

  只有在五米范围内,才能听到琴声,这的确很是怪异。

  “午夜,你看看前面。”后御卿突然出声道。午夜抬头看去。

  “杀,杀,去死。”只听得一声怒吼,司徒血的光爪直接刺穿了焦九的脑袋,而后一把抓住了魂灵,猛地直接一把捏碎......那强烈的爆炸让司徒血身体都受了损伤,鲜血渗透出来。

  司徒血却丝毫不在意受伤。

  “杀,杀。”司徒血此刻双眼血红。

  “司徒血,他......”午夜大吃一惊,后御卿点头道,“司徒血他一边杀人,一边抵抗,如此分心,唉......他也快完全入魔了。”

  而此刻司徒血正怒吼着朝南方跑去。

  司徒血血红的眼睛一看到滕山:“杀,杀......“司徒血竟然朝滕山跑了过去。

  滕山双眼通红,口中撕吼着同时朝南方直接奔去,双手不断朝莫须有的敌人攻去。此刻的滕山完全注意不到其他事情,也根本不知道司徒血正朝他杀来。

  司徒血喘息着,眼中红光间或着闪烁。

  这司徒血,到了此刻都没有受笛声诱惑朝南方跑去,那是因为司徒血还没有完全入魔,他还有一丝的清明。如果不是一开始分心去杀焦九,司徒血估计此刻入魔症状会更加轻一些。

  奈何,司徒血在听着笛声同时,还杀了焦九,心中有杀,自然更加难以受那笛声魔意。焦九一死,司徒血更加倾向于死亡,所以看着司徒血,他也动手杀了。

  如今看到滕山,他依旧要去杀!

  “不好,滕山完全入魔了,根本注意不到司徒血要杀他。”午夜心中一惊讶,道。

  后御卿点头道:“此刻司徒血离完全入魔只差一步而已,如此情况下……如果他再杀了滕山,那司徒血定陷的更深,说不定会直接完全入魔。”

  “午夜,你想什么,难道你要出手?”后御卿看着午夜浅笑道。

  实际上此刻的午夜正坐着激烈的思想斗争。

  救,不救?

  实际上,即使午夜想救,面对此刻疯狂的司徒血,就午夜的实力,还不足以和司徒血相抗衡。

  “午夜,算了。你一旦出手被那司徒血发现,说不定杀性大发的司徒血会直接掉过头来杀你…….至于那滕山,我们也是有心无力。”后御卿摇头叹道。

  午夜掉头过来看着后御卿,突然道:“后御卿,我总感觉,你似乎超然物外似的。好象什么事情都影响不了你。“

  “真的吗?“后御卿一怔。

  “啊~~~~~~“一声撕吼声响起。

  午夜和后御卿都连忙掉头看去。只见那午夜正在捂着脑袋拼命通吼着,而滕山却依旧朝南方跑去。让人感到惊异的是…………那司徒血竟然没有对滕山下杀手。

  “不,不……….”

  司徒血不断喘息着,汗浆从全身渗透而出,全身暴虐的气息恐怖之极。

  “噫。”

  后御卿眼睛一亮,灿灿生华,“午夜,这司徒血心性之坚定竟然超乎我的想象,在这最后关头,他竟然控制住自己没有动手,而且似乎还在努力抵御笛声的诱惑呢?”

  后御卿边说着话。便轻拨琴弦,青色波纹将周围数米范围内的红色波纹完全抵消掉。

  午夜也发现了。

  陡然———

  那司徒血双臂变粗了起来。拳头完全握了起来。

  犹如大铁锤一样。司徒血低声撕吼着没,双拳不断朝地面轰击着,一声声低沉地声音从地面传来。

  随着那拳头怒砸地面的声音,还有着司徒血地一声声怒吼。

  随着一次次的轰击,司徒血眼中的红光反而闪烁着丝丝厉芒,那是一种人生死之间爆发之后的恐怖眼神,此刻司徒血完全处于那种状况,仅仅一会儿————

  一声龙吼。司徒血猛然站起。

  煞气!

  冲天的煞气,此刻的司徒血犹如战场以上厮杀的将军,龙目四方横扫。随即直接朝滕山方向冲了过去。显然司徒血清晰记得滕山跑的轨迹,入魔情况下。跑只是无意识的迈步。

  而此刻的司徒血,则是犹如虹光,速度不知道快了多少。

  “司徒血要干什么?”午夜疑惑道。

  “跟上来不就知道了。”后御卿笑道,随即二人极速跟着滕山朝南方飞了过去。

  滕山迈步的速度远远不如司徒血御空飞行的速度,一会儿司徒血就追到了滕山。午夜和后御卿只看到那司徒血急速的朝滕山冲去,随后直接挥臂朝着滕山攻去。

  “还要杀?”午夜大吃一惊。

  随着极重地一次重击,滕山整个人都朝后方抛飞了起来,胸膛部位衣服完全被震碎了。

  “不。”

  后御卿摇头道,“司徒血并没有杀滕山,而是阻止滕山朝南方跑,显然司徒血也看出来了,南方某处肯定有十分危险的地方,所以他阻止了滕山,而为什么司徒血要阻止滕山,可能他们丝下有什么关系吧。”

  听着后御卿的解释,午夜如此看着滕山和司徒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