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玄幻奇幻 > 吞天邪帝 > 第七百四十四章谜团
  

  看到上水尊者那一脸阴沉的表情,东海尊者的脸色顿时为之一变,立刻将手掌贴在秦自强的脑门上,脸上立刻浮现出狰狞的面容来,不等那两名负责看守的弟子做汇报,体内迸发出一股强大的气势,一把抓住其中一位弟子的衣领,语气阴沉地对那名弟子质问道:“说!这几天都有谁到水云洞来见过自强!”

  感受到东海尊者体内迸发出的那股强大的气势,那名被抓住衣领的弟子感觉自己仿佛就要窒息似的,惊恐不已地回答道:“二……二……二长老!这段时……时间除了……除了李师兄给秦师兄送吃的之外,没有其他人见过秦师兄!”

  东海尊者听到那名弟子的话,直接将那名弟子丢到一旁,一脸阴沉地对另外一位弟子问道:“他说的是真的吗?这段时间除了李贺华来送给吃的东西之外,真的就没有其他人来看过自强?”

  东海尊者听到那名弟子的回答,将视线转向水幕尊者的身上,双眼中迸射出仇恨的目光,语气冷漠地对东海尊者说道:“游江海!我需要你给我一个解释!”

  虽然东海尊者并不清楚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是从上水尊者和东海尊者两人的反应能够看出,秦自强是真的变痴呆了,不然两人不会有这样的反应,感受到东海尊者的怒火,水幕尊者的心底升起一股不妙的念头来,开口回答道:“什么解释?老夫需要给你什么解释?”

  秦自强虽然是东海尊者的徒弟,但是在东海尊者的意识当中,却将秦自强当做亲儿子看待,结果秦自强却在他的眼皮子底下,因为被人强行夺取了记忆而变成傻子,这无疑是让东海尊者感到非常的愤怒。

  看到水幕尊者那副事不关己的样子,东海尊者咬牙切齿地对其质问道:“什么解释!这次自强原本回去看望他娘亲,如果不是你们师徒两人,口口声声的咬定说自强是内奸,并且还提供了影像符做为证明,要求自强回到师门接受惩处,结果事实证明自强并不是内奸,但是自强却因为被惩罚的期间,被人强行抽取了记忆而变成傻子。”

  “我们《水云宫》虽然只是一个中等仙门,但是外人想要避开我们的察觉,悄悄的潜入我们《水云宫》,并在神不知鬼不觉的情况下,强行夺取自强的记忆,那完全是不可能的事情,所以老夫现在不得不怀疑,当初你们师徒俩以自强为内奸为借口,将自强从家乡召回的目的。”

  面对东海尊者的质问,让水幕尊者顿时感觉到百口莫辩,,一切正如东海尊者说的那样,如果当初不是他要求秦自强回来,秦自强就不会被变成现在这个样子,这一切的一切让他隐隐的觉得,自己似乎陷入某个势力精心策划的陷阱当中。

  意识到这一点,水幕尊者的脸色同样也变的非常难看,他看到那些闻讯赶来的师兄弟们,都将注意力集中在他的身上,一脸凝重地回答道:“二师兄!首先对于发生在秦自强身上的事情,老夫为此感到非常抱歉,老夫知道,现在老夫无论怎么解释,你都不会相信老夫的话。”

  “但是为了我们《水云宫》,有些话即使二师兄你不愿意听,老夫还是要说,因为老夫觉得秦自强被人抽取记忆的事情,显然是某个势力专门针对我们《水云宫》的阴谋!”

  “好一个某个势力专门针对我们《水云宫》的阴谋!当初我儿就是因为从你那里获得的消息,前往神山去探寻神王墓穴,最终却不知道什么原因而陨落,那个时候你就曾经以某个势力,针对我们《水云宫》的阴谋为借口,而现在你还是用这个当借口。”

  “游江海!你真当老夫是傻子吗?别说我们《水云宫》戒备森严,自强好歹也是铜仙阶段的修为,如果不是见到他熟悉的人,就算是仙帝也别想在不惊动我们的情况下,悄然无息的控制住自强,然后强行夺取他的记忆吗?老夫到底跟你有什么仇恨,让你这样煞费苦心的针对老夫?”东海尊者听到水幕尊者的回答,马上就想起当初他儿子陨落的事情,让他的心底顿时感觉有股火焰在熊熊燃烧,怒不可歇地质问水幕尊者的动机。

  水幕尊者听到东海尊者的斥责,这才意识到,当初因为他获得一条错误的情报,才导致东海尊者的陨落,如今他仍旧用这个借口来回应今天发生的事情,不说东海尊者会怀疑他,就算是他自己,也会觉得这其中隐藏着猫腻。

  看到闻讯赶来的那些师兄弟们,都纷纷将注意力集中在他的身上,让水幕尊者感觉是一个头两个大,连忙开口为自己辩解道:“各位师兄弟们,老夫知道,你们的心底肯定都抱着,跟二师兄相同的想法,这个时候无论老夫解释再多,你们也不会相信老夫的话,所以老夫只能用祖师爷的名义来起誓……”

  “够了!游江海!别动不动就拿祖师爷来说事,今天你必须给老夫一个交待,否则你可别怪老夫不念同门之情!”东海尊者见到水幕尊者,再次准备用祖师爷的名义来起誓,以此来洗刷他的嫌疑,让他感到非常的恼火,不等水幕尊者将誓言说出来,就出声喝止水幕尊者。

  听到东海尊者和水幕尊者之间的对话,上水尊者的脸色变得非常难看,《水云宫》的戒备绝对可以称的上非常深严,而水云洞则在《水云宫》的中央区域,外人想要躲过他们的神识,悄然无息的潜入水云洞内,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在这种情况下,想要神不知鬼不觉的控制住秦自强,并强行抽取秦自强的记忆,如果不是跟秦自强极为熟悉的人,绝对不可能做到。

  这时上水尊者仔细的将整件事情的来龙去脉都认真的捋一捋,心中隐隐的赞同水幕尊者说的话,感觉有一双无形的大手在背后超控这一切,试图利用这件事情,引起他们《水云宫》的内斗。

  虽然水幕尊者到目前为止,还没有想明白策划着一系列阴谋的幕后真凶是谁?但是他却能够肯定,他们《水云宫》内部出现内奸,而且这位内奸对他们《水云宫》内的情况,几乎可以称的上是了如指掌,否则对方也不会什么人不选,偏偏选择挑拨东海尊者和水幕尊者之间的关系。

  想到挑拨关系,这时上水尊者马上想到当初拿出影像符的张西铭,当初是张西铭指控秦自强是内奸,最终发生了这一系列的事情,如果他们《水云宫》内部真的拥有内奸的话,这张西铭绝对是其中一位,但张西铭绝对不是抽取秦自强记忆的那一位。

  现在他们已经意识到《水云宫》内部出来内奸,那位夺取秦自强记忆的内奸,如果想要继续隐瞒身份的话,首先要做的恐怕就是杀人灭口,这时上水尊者的脸上突然浮现出焦虑的神情来,立刻对身旁的《水云宫》弟子吩咐道:“快!快派人去将张西铭找来,并注意保护好张西铭的安全。”

  “掌门师伯!弟子在这里!”就在上水尊者吩咐《水云宫》的弟子去寻找张西铭的时候,闻讯赶来看热闹的张西铭听到上水尊者的话,心中顿时升起一股不祥的念头来,连忙从人群中走了出来,主动开口喊道。

  看到从人群中走出来的张西铭,急于为秦自强报仇的东海尊者,向前一跨步,瞬间就来到张西铭的面前,愤怒的他体内迸发出一股浓浓的杀意,一把抓住张西铭的脖子,怒声问道:“说!到底是什么人让你陷害自强的?”

  东海尊者的这一抓,让张西铭感觉自己的脖子,仿佛被一股强大的力量牢牢禁锢,那宛如脖子要被折断的剧痛,让张西铭的脸色变得通红,身体在半空中拼命的挣扎,双手本能地抓住东海尊者的手掌,试图将自己的脖子从东海尊者的控制当中挣脱出来。

  “师弟!你快放开张西铭,不然他恐怕就要被你给捏死了!”看到张西铭的脸色因为缺氧而由红变青,上水尊者马上意识到这样下去,张西铭非给东海尊者给掐死不可,想到幕后真凶的身份,这时上水尊者连忙上前阻止东海尊者,还不忘对东海尊者提醒道:“师弟!老夫知道你报仇心切,但这张西铭至关重要,如果你真的把他给捏死了,线索恐怕就会因此而中断,到时候可真的就是亲者痛仇者快了!”

  此时的东海尊者的确是恨不得掐死张西铭,直到他听到上水尊者的话时,这才逐渐冷静下来,他将张西铭一把甩在地上,语气极其严厉地对张西铭质问道:“说!到底是什么人将那影像符交给你的?”

  大脑极度缺氧,让张西铭一开始完全处于昏昏沉沉的状态,直到许久之后,张西铭这才恢复过来,感受到从东海尊者身上散发出来的杀意,让刚刚跟死神擦肩而过的张西铭怎么也想不到,他报复秦自强的行为,竟然会给自己带来从所未有的危机,让他惊恐不已地回答道:“那影像符乃是弟子的堂弟交给弟子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