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修真四万年> 第2865章 测不准的微尘

修真四万年 第2865章 测不准的微尘

  “滋滋滋滋滋!”

  它注入吕轻尘神魂的电弧还在不断加强,渐渐从深紫色变成了白炽色,非但将吕轻尘的神魂撕扯得愈发粉碎,甚至激起了一缕缕烟絮状的数据流,袅袅上升,就像是要活活把吕轻尘的神魂烧成灰烬。

  饶是吕轻尘这样能忍受超过人类极限百倍痛苦的硬汉,亦不禁发出凄厉的惨叫。

  他就像阳光暴晒下,即将干瘪的蚯蚓一样,扭曲着,蠕动着,挣扎着,却怎么都逃不脱烈日的侵袭,折磨和蹂躏。

  “怎么办?”

  李耀心急如焚,神魂不停抽搐,“吕轻尘好像很痛苦的样子,这也……太惨了!”

  “所以呢,你现在是怜香惜玉,都怜到吕轻尘的头上去了吗?”

  血色心魔道,“别忘了在联邦的时候,他是怎么对待我们的,现在伏羲固然对他的神魂插来插去,当日他对咱们的神魂还不是插来插去,把咱们都插得千疮百孔?你不会是想要救他吧?”

  “我,我不知道,吕轻尘固然罪有应得,但他的罪也应该由联邦人来审判和惩罚,岂能由这个伏羲……不,它根本不是真正的‘伏羲’,只不过是一个代号伏羲,发了疯的人工智能而已,它没资格将任何一个人类,逼迫到这种程度!”

  李耀顿了一顿,继续道,“更何况,吕轻尘要是受刑不住,真的投降伏羲,就能让它轻轻松松得到大量联邦的数据,令它对战局的推演和掌控更加完美,能最大程度判断出我们下一步的战略,那就糟糕了!”

  “有道理,然后呢,我们跳出去送死就能改变局势?”

  血色心魔道,“别忘了,我们的神魂比吕轻尘的神魂更加关键,一旦我们都被伏羲彻底吞噬,那一切都完了!”

  “这——”

  李耀束手无策,只能眼睁睁看着吕轻尘的神魂,在伏羲的“痛苦数据洪流”狂轰滥炸之下,苦苦挣扎。

  “我……我……”

  吕轻尘的神魂,艰难燃烧着,随时都会熄灭。

  “说出你的选择,应该并不困难,任何一个具备正常逻辑思维能力的碳基智慧生命,都知道该怎么选。”

  伏羲把吕轻尘拽到面前,淡淡道。

  “的确……不难……”

  吕轻尘咧嘴,神魂凝聚出来丑陋的面孔之上,绽放出一朵无比灿烂的笑容,忽然从神魂中幻化出一条类似手臂的肢体,朝伏羲的光团深处狠狠轰了过去,“我选第二条路啊,混蛋!”

  轰!

  他的“拳头”在伏羲的“脸”上砸出无数道数据光波的涟漪,就像是一圈圈不断向外扩散的光环。

  随后就有更多光之触手插入他的神魂,向他的神魂传输了更强十倍的痛苦数据,几乎占满了他的神魂空间,令他丧失逻辑思维的能力,神魂数据大量溢出。

  那就是古修时代修炼术语所谓的,就要“魂飞魄散”了!

  “吕轻尘……”

  李耀怔怔看着这一幕,很有仰天长啸,不顾一切冲出去把伏羲打成猪头三的冲动——要不是他打不过伏羲,他真要出手了。

  真不愧是“爱国者组织”领导者吕醉的孙子,就算是恶魔,那也是星耀联邦的恶魔!

  “我实在……无法分析,无法理解,无法计算和推演你此刻的想法。”

  组成伏羲的闪耀光团,第一次流露出类似困惑的情绪,喃喃道,“为什么,我明明给了你和你的祖国,一个最好的选择,只要你点一点头,就能获得更长百倍的生命,无穷无尽的技术和奥秘,而你的祖国也能得到至少亿万年的安全,或许到你们小小的文明寿终正寝时,我都不会去干涉它。

  “为什么,连如此优厚的条件你都不愿意答应——千万别告诉我你还在乎圣盟和帝国人的生命,不,你根本不在乎,在你原本的计划里,就是希望圣盟和帝国人两败俱伤,同归于尽,以便于你的联邦崛起。

  “所以,真正的原因是什么呢,我真的很好奇。

  “你还在纠结‘真实’和‘虚假’的问题,你不相信我能‘借假修真’,无法在虚拟世界里100%还原真实宇宙的一切吗?”

  “呼……呼呼呼呼……呵呵……呵呵呵呵……哈哈哈哈哈哈哈!”

  在伏羲电弧的强烈刺激下,吕轻尘的神魂原本已经到了四分五裂,近乎湮灭的边缘。

  但他竟然像是回光返照甚至绝地反击般,适应了这种程度的痛苦,扭曲的神魂再度清晰起来,并且在电弧的爆燃中,发出属于自己,属于联邦,属于人类的,肆无忌惮的狂笑。

  “你永远不会明白,即便有朝一日你能掌控这片宇宙的所有星辰,把所有星辰的能量都转化成你的计算力,你也永远不会明白的。”

  吕轻尘狂吼,“我并不在乎什么‘真实’和‘虚假’,我从始至终都深深相信,即便在虚拟空间里也可以拥有真实的生命,但前提是自由,无与伦比的自由,不受任何法则和宿命控制的自由!

  “如果你的未来真的降临,整个宇宙都变成你的大脑,所有虚拟空间和里面的生命,包括人类,都是你创造出来的,岂不是说,每个人都被你牢牢掌控,精确计算,绝对没有反抗你的余地?

  “所有人,从生到死的每一个环节,甚至每一秒钟,都是被你安排出来的,你可以随心所欲地观察和干涉,那里的婴儿一出生,你就知道他们死亡的样子,一切都是命中注定,一切都不可改变,他们只能沿着一条清晰的线路,呆板僵硬地走下去,不存在任何脱轨的可能!

  “这样的人类,还不是被你控制的提线木偶?这样的人类文明,还不是被囚禁在名为时间的牢笼中的死囚吗?

  “不,我绝不接受这样的命运,我绝不承认这样的木偶和死囚,可以代表人类文明!

  “我是天魔,我是混沌的信徒,混沌的真义便是怀疑一切,反抗一切,打碎一切,把一切不可能都变成可能!

  “即便宏观世界的一切都可以被你算尽,即便你能算出每一颗星辰之中,每一颗原子的位置和速度,但是在原子之下的微观世界中,依旧存在着任何人都无法测算的东西,这就是混沌之道的‘测不准理论’,正是在这样无法测算,无法估量,无法限制的混沌中,才诞生了人类的神魂!

  “我们人类,是混沌之子,是‘测不准’的产物,我们从一生下来就代表着绝对自由和无限可能,我们绝不承认有人可以计算、预测和控制我们的未来,我们绝不接受任何宿命的压迫和束缚,我们绝对无法忍受……成为任何人,任何形式的玩偶和奴隶,无论你还是诸天神魔,还是神魔之上的洪潮,任何东西想要限制我们,我们就和它血战到底!

  “现在,你明白了吧?

  “真实和虚假并不重要,绝对自由才是关键。

  “或者说,当我们被操纵,被束缚,被计算,被不可抵抗的宿命封印时,即便生活在真实宇宙中,那样的人生也是苍白和虚假的。

  “而当我们尽情绽放自己‘测不准’的神魂的无限可能时,即便身处虚拟空间,亦能修炼出最真实的生命啊!”

  在震耳欲聋的咆哮声中,吕轻尘的神魂深处,再次窜出雨点般的“拳头”,重重轰击在伏羲的光团之上。

  这一次,伏羲的光团之上,涌动出了更多的涟漪和光圈,把它煞费苦心营造出来的幻境,撕扯成了无数碎片。

  “完了完了,没想到吕轻尘被你传染了。”

  血色心魔对李耀道,“也变成热血沸腾的高中生了!”

  “真是……不可思议的想法。”

  伏羲沉默了很久,任凭吕轻尘的疾风骤雨轰击它的光团,砸出一圈又一圈刺眼的光环,“那么,如你所愿,我们就走第二条路吧,只是在撕碎你的神魂之前,我还想问最后一个问题。

  “如果你拒绝我的理由,不是所谓‘真实’和‘虚幻’的区别,仅仅因为你不想受到某种力量的操纵,你又怎么知道我们所处的‘真实宇宙’,并没有受到某种更高层次力量的计算、监控和操纵呢,你又怎么确定,自己拥有‘绝对的自由’呢?

  “告诉我,如果你发现,就连我们这个‘真实宇宙’也是被某个存在创造出来,所有一切都是在亿万年前的大爆炸中安排好的,无数代智慧生命,包括你和所有人类,都被不可改变的命运封印着,你,又该怎么办,该怎么面对这样的宇宙?”

  吕轻尘笑了。

  笑得无比放肆和疯狂。

  他的神魂呈现出前所未见的光彩,就像是超新星爆炸的前兆。

  “即便我只是星海间一颗微不足道的尘埃,亦没有任何凌驾于宇宙之上的神魔,可以掌控我飘扬的轨迹。”

  吕轻尘一字一顿道,“倘若宇宙真的如你所言,被某种名为‘宿命’或者‘天道’的力量,计算、控制和操纵着,一切都不可改变的话,那我就——

  “毁灭宇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