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历史军事 > 一世富贵 > 第89章 借口还不好找
  社会性的人,总是有两重身份。一是作为个体的人,一是集体中的一分子,这两种属性不总是重合在一起的,有时候是相矛盾的。换句话,人性一方面是个体的生物特性,另一方面是社会性。对这两种属性的认识,几乎贯穿一切政治问题。这上面一个不慎,就会犯政治错误。当政治中再没有神,没有天命,人性认识就是政治的根本。

  今天时间紧迫,徐平没有时间跟杜杞详细讲解,只好暂时先提一句。等到过几天有了时间,徐平要召集众将,向他们把禁军改制的事情讲清楚。

  千万不要把淘汰出禁军的将校士卒当作罪人,更不要把他们当作废物,他们只是不适应新的制度而已。不改制,这其中说不定还有不少优秀的军官。这些离开禁军的人,中书必须配合枢密院妥善进行安置,这是禁军改制非常重要的一部分。

  喝过了茶,徐平带众将入宫,面见赵祯。

  到靖方殿行礼如仪,赞礼官带着外地来的将领上前,一一拜见。直过了近一个时辰才完毕,赵祯吩咐中下级将领出宫,各自回营。派中使带了御酒,前去慰劳。

  等中下低将领离去,才由徐平与几位高级将领一起,正式奏报接下来的作战安排。

  提举忠佐司的王凯和李璋与赵珣一起,挂起了最近绘制的河北路地图,站在一边。王凯和李璋是赵祯在军事上的左膀右臂,赵珣则是徐平都部署司的人,两个部门通过王学斋联系起来。战事是由徐平的都部署司指挥,赵祯作为名义主帅密切参与,而不再跟真宗皇帝一样,到了前线关起门来,对战事不闻不问。

  有了忠佐司这个实际上的司令衙门,赵祯才真正有了对战事指挥参与的能力,以前的枢密院实际上是没有这种能力的。在此之前皇帝指挥战争,是临时征召能臣宿将,进行咨询,而后通过枢密院发布命令。那种指挥体系既能力有限,也不顺畅,有太大不稳定性。

  赵珣叉手行礼,上前对着地图,道:“今冬对契丹战事,都部署司如此布置。西北丰胜路,以云内州为中心,从阴山脚下到振武县,现驻有平塞、横塞、宁朔、清朔四军。其中刘兼济之清朔军,原定移驻兰州,现决定候战事结束来年再走。这四军严守驻地,不要有任何异动,以免引起契丹疑虑,以为本朝要沿边境全线开战。”

  王凯转身向赵祯叉手,补充道:“陛下,丰胜路此四军,是用以威胁契丹西京大同兵力,使其不敢投入河北路战事。山后契丹兵不动,则河东路禁军可以东来。”

  赵祯点头,跟着忠佐司一起学了几个月,对军事他已经不陌生。战事虽然是在东线的河北路打,但却要从西北讲起,因为现在整个边境对峙是连在一起的,牵一发动全身。

  赵珣道:“现在八月底,都部署司拟用三个月时间,到十一月底,各军完成整训。淘汰出来的士卒,由驻军所在州县,进行编伍,统一集中到磁州和洺州,由王龙图的提举河事衙门接收。为安定人心,这些人的钱粮不可有任何短缺。钱由三司从银行拨付,粮则由河东路的京西路,沿黄河运来。士卒拣汰之后,所缺之额,拣选本路义勇补入,由各军设将校营,进行数月整训。时间虽然仓促了一些,有西北将校补入,大致可用。”

  赵祯道:“不管是河东还是河北,驻泊禁军尚有不少,何不从他们之中拣选,去补充缺额?禁军是拣选过的,终究是比义勇强壮得多。”

  徐平捧笏:“陛下,用老卒确实是熟知军事,谙习器械,然其积习难改,只怕一时无法适应新的军制。权衡之下,还是用义勇补入更加合适。”

  赵祯点了点头,没再说什么。

  禁军招募士卒,是有兵样的,身材高大,体格健壮。如要求最高的天武第一军,不得低于五尽八寸,接近徐平前世的一米八。上四军,全部都要求五尺七寸以上,大约一米七七左右。三衙直属禁军,均不得低于五尺五寸,约一米七。这个年代,这种身材是不可能从义勇中挑选出来的。赵祯对拣汰士卒甚为可惜,只是认可了制度改革更重要。

  以前禁军士卒招募,是由地方州县负责。新兵送到京师,由军头司审验之后,再拨给三衙。义勇司设立后,地方州县不再参与此事,军头司的职能也废除了。

  赵珣道:“为指挥战事,都部署司拟在代州和雄州各设一部署。代州拟任高大全,雄州拟任桑怿。中路的云捷、云翼两军,驻北平军,由都部署司直接指挥。十一月前,这数军要补齐火炮、马匹和骡马大车,不可有延误。”

  赵祯连连点头,在大名府,他见过了数次由忠佐司组织,新编禁军的演练。配合车载轻型火炮,和大量骑兵,正面对阵几乎不可阻挡。军队运动使用骡马大车,机动迅速,并不比全骑兵部队运动得慢。特别是各军能够自带十余日的后勤物资,机动性还要远远超过骑兵。见识过了这些,赵祯对接下来的战事,信心高涨。

  反正就是宋朝比契丹人多,钱多,西北打胜之后骡马也多。借助雄厚的财力,建立起装备精良的正规军,借助技术手段,对契丹形成绝对的军事优势。

  各军整编完成之后,契丹实际上已经不可能利用骑兵优势突入宋境,未整编的约三十万禁军,仅是安国人之心而已。河北路加上赵祯带来的二十万禁军,总兵力五十万人,约有二十多万进行整编,剩下的查漏补缺,并作为战略预备队。

  这是大的战略安排,具体细节后续慢慢补充。现在前线的三路都部署是王德用,徐平的行营都部署接掌战事指挥权后,王德用的作用就是与赵祯一起,统帅剩下来的禁军。

  详细问过了各军人数、驻地之后,赵祯对徐平道:“等到入冬,用何说辞对契丹发起战事?总不能说,因为契丹迟迟不和,本朝便要打一仗,逼他们议和吧。朝廷可以因为此事打仗,但却不可以向天下如此说。战必有因,总得有个说法。”

  徐平道:“此事不急,自去年以来,边境两属之地纠纷几乎日日都有,发动战事总能够找到说辞。还有几个月的时间,可以选一个最合适的,诏告天下。”

  战争的借口俯拾皆是,两国边境绵延数千里,河东路还好一些,毕竟有禁地,河北路则纷争不断。不想打,什么事都可以商量,一旦想打了,随便一件事都是借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