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天才布衣> 第三十七章 生死对头
  .read-contentp*{font-style:normal;font-weight:100;text-decoration:none;line-height:inherit;}.read-contentpcite{display:none;visibility:hidden;}

  叶子轩的嫌疑很快解除。

  除了后园竹林找到叶子轩的足迹之外,其余地方没有他丝毫痕迹,而且上官宁也证实叶子轩是见到烟花爆炸才跑出去,院子附近也有人作证叶子轩烟花之后现身,最重要的是,一处监控恰好有灰衣男子匆匆而过的镜头。

  虽然只有半张侧脸还有雨水模糊,但跟叶子轩周五提供的截图几乎吻合,于是叶子轩最终恢复自由,在他伸伸懒腰向院子门口走去时,龙秋徽望着他渐渐远去的背影,淡淡开口:“七叔,有没有发现他今天有点不同?”

  “不同?没有啊!”

  正让人把尸体搬走的七叔,闻言打了一个激灵,随后苦笑着回答:“龙队,咱们不是都调查清楚了吗?叶子轩不是杀人凶手,死者伤痕有两个小时之久,韩大奎的女人也说他是泡温泉时失踪,而且还有上官一家口供。”

  “他总不会有分身术吧?”

  七叔为叶子轩说着好话:“虽然他年少轻狂爱出风头,但杀人绝对不至于。”

  “我不是说他杀人,我是说他言行举止,你不觉得他安静很多了吗?”

  龙秋徽的眼里闪烁着一丝光芒:“相比以前的夸夸其谈,这次他除了说出凶手为自杀外,再也没有多余的话,而且见到死者后脸上也少了几分浮夸,眼里更多是若有所思,虽然他不是凶手,可我总感觉他隐瞒着什么。”

  女人的直觉总是有其过人之处。

  “龙队,好像是你让他闭嘴的。”

  七叔弱弱回应:“他不敢过于挑衅你的底线,保持沉默这很正常啊。”他摸摸额头的雨水笑道:“若有所思也没有什么,那小子眼睛毒,可能发现一些东西,龙队,要不我今晚请他吃个宵夜,看看他有没有线索提供?”

  他手里一扬凶手截图:“前几天,我们除了烟花之外对凶手还一无所知,现在我们不仅知道他是左撇子,还知道他的身材和大致轮廓,让大家心里开始有底,信心大涨,这完全是叶子轩的功劳,不,是龙队领导有方。”

  龙秋徽一时语塞,随后摆摆手开口:“算了,不讨论他了,谅他也不敢玩花样,你也不用去找他要线索,难道没有他,我们就无法运转就破不了案子?未免太妄自菲薄,而且他是警务人员,有线索应该主动上交我们。”

  “欲擒故纵算什么?”

  龙秋徽摆出一如既往的傲气:“七叔,你带一队人留下搜寻线索,我回警局坐镇,一边查看五件案子的共同线索,一边等法医报告,看看韩大奎究竟是怎么死的,我就不信,那小子真那么厉害,望两眼就知道他是被吓死的。”

  七叔啪的一声敬礼:“明白。”

  在七叔转身带人继续忙碌时,龙秋徽戴着手套鬼使神差的走到后园,目光清冷看着几道泥泞痕迹,又看看被雨水浸湿的青石地,没有太多发现,虽然这里有点凌乱,但叶子轩咬死自己脚滑导致,她一时看不出什么破绽。

  龙秋徽深深呼出一口长气,绕着凌乱的地面慢慢转动,一步,一步,像是闲庭信步,但精神却高度集中。

  “这是什么?”

  忽然,她眼睛一亮,赫然见到荒草处,躺着一枚竹针。

  “这里一定有人打斗过!”

  “叶子轩一定有事瞒着我!”

  龙秋徽捏起尖锐竹针,得出了两个结论:“这家伙,葫芦里装的什么药呢?”

  与此同时,雄鹰花园的落地窗玻璃前,白秋画正微微弯腰,向一个喝着茶水的老人低声开口:“佛爷,刚刚得到消息,韩大奎被人杀了,死在他专门储存美酒的地方,听说死的时候连衣服都没穿,凶手还是没有踪影。”

  被称为佛爷的老人,身材矮胖,头颅硕大,有一张正田字脸,可谓天庭饱满、地格方圆,他两颊多肉,嘴润唇厚,他还有一对小眼睛,眼睛虽小,但目光锐利,似乎能够窥探他人的五脏六俯,但他威而不凌,严而不厉。

  今天的佛爷身穿长袍、布鞋、白布袜,不管情绪喜怒哀乐,完全难于从表面看透,像是一个得道多年的高僧,他听完白秋画的汇报,捏起一杯茶水:“第五个了,韩大奎是第五个了,我们隐藏的力量,竟然连连折损。”

  “一个月,五个大将横死,这对我们是一记重击啊。”

  老人微微眯起眼睛:“看来这已不是一个巧合了。”

  白秋画眼里顿时流露一抹讶然:“他们是雄鹰的人?”随后又低头自责:“对不起,义父,我不该多嘴。”

  “没事,他们已经全死了,没有隐瞒的必要了。”

  佛爷手指轻摩茶杯,感受滚烫带来的疼痛,缓解失去故友的伤悲:“我算是黑道起家,手上沾染鲜血无数,还做过不少见不得人的事,虽然这十年来努力漂白,还建立雄鹰集团掩饰我们的勾当,但底子始终不太清白。”

  他叹息一声:“为了避免东北四爷相似事件的发生,也为了给自己留点后备资本,我散出五名忠心的老兄弟,让他们整容换面,给他们资金给他们新身份,目的就是将来雄鹰没落,我还有东山再起或安享晚年的资本。”

  “当然,我隐藏他们,还有一个原因,那就是掩饰十三年前的错误,也是保护他们人身安全。”

  佛爷脸上多了一丝惆怅:“他们曾经替我执行一件秘密任务,一件永远见不得光的任务,这件事情如果暴露出来,不仅我会名誉扫地,他们性命也会难保,所以就让他们换个身份活着,谁知,他们今日依然被人杀掉。”

  他微微眯眼:“罪过,罪过啊。”

  白秋画红唇微咬:“佛爷高瞻远瞩,秋画佩服。”随后话锋一转:“佛爷,当初你留下五颗种子,除了他们和你知道之外,还有其余人知道吗?凶手竟然能够找到改头换面的他们,还一击就中杀掉,显然也是知情人。”

  老人低头抿入一口茶水,声音平缓:“除了我和他们五个,没有其余人知道了,他们也算是我当时一股黑暗力量,一般我都不会让他们见人,他们整容后也基本没来往,所以被凶手锁定,很大概率是他们身上出问题。”

  “只是凶手为什么要杀掉他们呢?”

  老人眼里闪烁一丝光芒:“血仇?还是争天下?”

  白秋画先是摇摇头,表示自己也想不到凶手动机,更不清楚五人哪里出了问题,随即心里一动,压低声音开开:“佛爷,在雄鹰还没占据华海半壁江山时,龙傲天当初跟你也算是兄弟,他会不会知道金大牙他们存在?”

  白秋画向老人告知自己推测:“毕竟龙傲天是我们死对头,他财力雄厚,对佛爷有知根知底,难免能打听到什么,义父,你可以这样设想一下,我们跟龙氏对抗多年,一直不分上下,龙傲天不知哪里打听到五人底细。”

  “于是就雇佣凶手杀掉五人,以此来给佛爷一记重击,牵一发动全身,继而对雄鹰形成巨大压力。”

  “要知道,他们先后死去,佛爷心情必然低落,还会担心自身安全。”

  白秋画的眼睛变得明亮起来:“而且凶案多数是在龙秋徽去京城培训时发生,这是不是有点故意躲开的意思?毕竟连续发生凶案,龙秋徽又无所建树,她的压力就会很大,而凶案发生的差不多了,龙秋徽就培训回来。”

  “还顺理成章接手这些案子。”

  她分析犀利:“义父,你不觉得龙秋徽此时全权负责烟花凶案,完全就是一举两得的行径,既可以掩护真正的杀人凶手,又可以给自己增添一笔功绩,我可以肯定,龙傲天在适当的时候,必会丢一个凶手给女儿交差。”

  听到白秋画这些话,佛爷的眼睛微微锐利,但很快又恢复平静:“有道理,不管问题是否出现在金大牙他们身上,但连着干掉他们五个,那就是冲着我来的,现在的华海,想要我命的,又有实力的,也就只有龙傲天。”

  “虽然没有证据,但我们可以找出证据。”

  老人淡淡开口:“秋画,你让薛青鬼回来,假扮烟花杀手,杀掉甲级名单的四个人。”

  “让龙傲天,也尝一尝失去老臣的痛苦。”

  白秋画微微弯身:“明白。”

  “还有,你去找一找叶子轩。”

  佛爷淡淡开口:“给他一笔钱,让他对老三的事沉默,没有证人,十字路口车祸,林国兴就能摆平。”

  “多事之秋,秋后算账。”

  白秋画恭敬回应:“佛爷放心,我一定拿下叶子轩。”

  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逐浪网www.zhulang.com阅读最新内容。当前用户ID:,当前用户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