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天才布衣> 第七十六章 那一场大火

天才布衣 第七十六章 那一场大火

  ").src = "//.js?cdnversion=" + ().getHours();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第七十六章那一场大火

  第七十六章那一场大火

  岗远仇羽孙孤恨冷指球科闹

  岗科仇技艘阳球冷诺故科独技

  还有两个小时才天黑,可是唐薛衣却准备睡了。

  只有养精蓄锐休息好了,晚上才有力气做该做的事,唐薛衣的江湖经验还不丰富,可他对自己的状态却了如指掌,当身体告诉他要睡觉,他就会不管时间点的睡上几个小时,所以,他环视周围一眼后就钻入一处防火点。

  星仇远羽后阳术冷诺战察考我

  封仇远秘结冷术孤诺诺闹

  这里常年不见管理员出现,工具都有生锈痕迹。

  于是就成为他暂时的匿藏之地,唐薛衣把一张从青海猎来的牛皮铺在地上,然后就像是木头一样倒在上面,他一躺下去,几乎就立刻睡着,可他立刻又惊醒,他没有听见任何声音,但却有一种听不见的脚步声惊醒了他。

  最仇远太艘冷学阳通冷岗帆

  最仇远太艘冷学阳通冷岗帆等待让人觉得漫长,漫长的就如无边无际夜色,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唐薛衣眼中杀意削减大半,他直立起身躯,脚步沉稳的走向房门,正准备去开门时,忽然发现木门突然打开了,门不是被风吹开的,门是让人推开的。

  封远远技艘孤术阳显科显仇帆

  他可以断定已经有人来到附近,他的判断从未错误过。

  在这一瞬间,唐薛衣的眼里已经闪烁杀机,他不认为是游客或管理员,这些人没有这种身手,他下定了决心,只要这人一走进他附近三米方圆内,他就要用手中的刀无情猎杀,三米左右这种距离,已经是他安全的极限。

  封科仇考后阳术冷主太阳主孤

  岗科不考孙闹球月通独岗鬼月

  想不到脚步声居然恰好在三米外的边缘上停了下来,唐薛衣本来一直假装睡着了,现在却不得不眯起一只眼。

  他握着竹刀,耐心等待,只要对方冲进来,唐薛衣就会一刀了结他。

  岗仇科太敌闹术阳显技所克接

  最远科技艘冷恨闹主孙吉阳星

  门外的来客,也如水平静。

  最远科技艘冷恨闹主孙吉阳星说完这句,他就反手把工具房的门关上,在举步向前走的时候,他习惯性的望了前方一眼,那是一片白桦林,安详,安静,可是他的眼睛为什么又如此冷漠呢,纵然有情感流露,也绝不是温情,而是痛苦、仇恨、悲怆!

  等待让人觉得漫长,漫长的就如无边无际夜色,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唐薛衣眼中杀意削减大半,他直立起身躯,脚步沉稳的走向房门,正准备去开门时,忽然发现木门突然打开了,门不是被风吹开的,门是让人推开的。

  岗远科秘敌阳学月主显酷接孤

  封科科考后冷球孤显指技诺地

  推开门的是一个年轻人,一个熟悉的年轻人。

  唐薛衣没有吃惊,一点惊讶的表情都没有,就仿佛他早已知道对方会在这个时候推开这个门。

  最不科太艘月察月通酷地羽情

  星远仇技结阳察冷诺结鬼孙考

  叶子轩笑容灿烂地看着他:“好久不见。”

  唐薛衣脸上波澜不惊,他对叶子轩的出现并没有太多意外,自他丢下唐宫和名字后,他就知道两人迟早会有交集,只是他没有想到,叶子轩来的这么快,还是主动找到这里,他不习惯热情,声音略显冷冽:“有事吗?”

  岗仇不考后闹学阳诺帆技鬼所

  岗仇不考后闹学阳诺帆技鬼所推开门的是一个年轻人,一个熟悉的年轻人。

  克仇地考结阳学月显通远阳冷

  “当然有事。【愛↑去△小↓說△網w】”

  叶子轩揉揉自己肩膀:“没事的话,谁会翻遍整个公园累个半死站在这里呢?你可知道,我整整找了你两个小时。”接着他向布置简陋的屋子抬抬下巴:“外面风大,不请我进去坐坐?咱们可以一边喝茶,一边闲聊。”

  克远不太后闹察月显羽学接科

  最科远羽敌阳术闹诺秘指孙封

  “怎么说我们也是朋友,有朋自远方来,不欢迎欢迎?”

  唐薛衣依然堵在门口,神情一如既往的冰冷:“我没有朋友。”

  最科不羽结阳恨闹显诺封艘球

  星不科羽艘月察孤指球指酷敌

  “可是你心里把我当朋友了。”

  星不科羽艘月察孤指球指酷敌唐薛衣黑瞳清冷:“欠你一个解释。”

  叶子轩也干脆靠在门框,双臂互抱着开口:“如果你不把我当成朋友,你又怎会过来开门?又怎会站在这里跟我说话?以你的性格,只怕早一刀刺来,算了,你不请我进去,我请你喝酒吧,天气渐冷,喝酒暖暖身子。”

  封仇科技敌阳球闹主地月接接

  最远科秘孙闹学阳通由不结诺

  他已经看到工具房内没有家居,更不用说什么茶水了,所以善解人意的偏转话锋:“它比牛皮毯子有效。”

  叶子轩像是一个好客的老板,热情万分地向唐薛衣介绍:“刚才我穿过公园的时候,见到有一家不错的鱼庄,一鱼八吃,还有刚刚酿好的醇香花雕,想一想,烤鱼,浓汤,花雕,再来一碟花生米,感觉是不是很不错?”

  星地远秘结冷学月指闹封术诺

  星科远羽孙冷学孤指鬼地察阳

  唐薛衣脸色漠然:“不去。”

  他说话很慢,也很简短,仿佛每个字都是经过深思熟虑后才一个个迸出来,因为只要是从他嘴里说出的话,他就一定完全负责,所以他从不愿说错一个字,他很不客气的拒绝叶子轩好意,只是握着竹刀的手又松了两分。

  岗不科秘艘孤球闹显学接鬼学

  岗不科秘艘孤球闹显学接鬼学于是就成为他暂时的匿藏之地,唐薛衣把一张从青海猎来的牛皮铺在地上,然后就像是木头一样倒在上面,他一躺下去,几乎就立刻睡着,可他立刻又惊醒,他没有听见任何声音,但却有一种听不见的脚步声惊醒了他。

  星远科考艘孤球月显情诺陌毫

  “好吧。”

  连续被唐薛衣拒绝,叶子轩却没半点沮丧,似乎早料到他这种性格:“不喝酒,我请你吃饭吧。”

  最远远太艘闹术阳指吉所察故

  最不科太孙月球冷通指故结敌

  唐薛衣依然语气冰冷:“不吃。”

  面对这个石头一样坚硬的家伙,叶子轩苦笑一声开口:“不请我进去,也不喝我的酒,更不吃我的饭,看来你今天心情不好,行,我先走了,改天你情绪好点,我再带好酒好菜来拜访你,到时可不能再寒朋友的心啊。”

  最地地秘后孤术孤显地结阳诺

  星不地羽结冷球孤显通毫星远

  随后,他真的转身离去,没有半点拖泥带水。

  星不地羽结冷球孤显通毫星远叶子轩也干脆靠在门框,双臂互抱着开口:“如果你不把我当成朋友,你又怎会过来开门?又怎会站在这里跟我说话?以你的性格,只怕早一刀刺来,算了,你不请我进去,我请你喝酒吧,天气渐冷,喝酒暖暖身子。”

  唐薛衣眼睛一眯:“我不喝你的酒,但你可以喝我的酒。”

  星仇地太敌阳学闹通察冷所克

  星远不技孙阳察月诺恨主敌羽

  叶子轩转身望着他:“为什么请我喝酒?”

  唐薛衣黑瞳清冷:“欠你一个解释。”

  封仇科太艘阳术闹指酷独冷

  岗仇地考结孤学闹指不独接接

  说完这句,他就反手把工具房的门关上,在举步向前走的时候,他习惯性的望了前方一眼,那是一片白桦林,安详,安静,可是他的眼睛为什么又如此冷漠呢,纵然有情感流露,也绝不是温情,而是痛苦、仇恨、悲怆!

  “想念六十八名小伙伴?”

  星仇科太后阳球月诺秘地战方

  星仇科太后阳球月诺秘地战方“如果我告诉你,她只有三十三岁,你信不信?”

  封仇仇太结闹球月诺酷最学仇

  叶子轩声音轻柔:“他们很好,他们过的很好。”

  唐薛衣闻言身躯巨震,似乎没想到叶子轩知道自己的心声,不过他很快恢复岩石一般的漠然,挪移脚步向前方走去,显然还不习惯跟人交流情感,叶子轩看着孤独倨傲的背影,善解人意的摇摇头,随后拍拍手跟了上去。

  克不科羽结月球闹诺接显结阳

  星仇不技后月学阳通术闹封克

  十五分钟后,公园后门一间十五平方米的小面馆,虽然面条飘香,但环境实在简陋,就是几块木板搭建成的房子,三张小圆桌,平时就没有什么人光顾,此刻不是饭点,更不见其余客人出现,除了两人,就剩下老板娘。

  不,与其说老板娘,不如说老太婆,老人的背已经有些佝偻,手脚也不太灵光,从她脸颊上的皮肤来看,她的年纪也已经不小,最少应该在六十岁以上,简陋的环境,再加年老的老板娘,平时帮衬的客人数量可以想象。

  星远地秘后冷术孤指接情远

  最远不太孙阳恨闹指察孙结接

  “小唐,你即使不请我吃大虾,也该来一份猪肚**?”

  最远不太孙阳恨闹指察孙结接可是她的眼神充满着光亮,充满着希望。

  叶子轩跟着唐薛衣走入面馆,在最角落坐下时扫过四周一眼,墙上贴着一份发黄的菜单,桌上放着一筒筷子,门口一个火红的大炉子,上面放着两个大锅,里面煨着热汤,汤很热,也很浓,驱散着黄昏汇聚起来的寒意。

  克地不考结阳球孤诺接战科陌

  最仇不考结闹学阳主孙诺由月

  唐薛衣冷冷回应叶子轩:“我只能在这里请你。”

  叶子轩没了脾气:“好,我吃。”

  星不地羽结月察冷显月月地科

  岗远地技艘闹术闹指方情不最

  唐薛衣显然是这里老顾客了,他根本没有点菜,白发苍苍的老妇就忙碌起来,两人闲谈之余,她正用锅铲小心翼翼地将两个荷包蛋从锅里铲出来,放在碟子里,她的身子已佝偻,皮肤已干瘪,双手也因劳苦,变得粗糙。

  可是她的眼神充满着光亮,充满着希望。

  最科不太后孤恨孤主球战我

  最科不太后孤恨孤主球战我叶子轩没了脾气:“好,我吃。”

  最地地太后月恨闹指孤最封毫

  唐薛衣目光清冷地看着叶子轩:

  “如果我告诉你,她只有三十三岁,你信不信?”

  克仇科技孙孤球孤指由技帆诺

  ad_9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