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天才布衣> 第八十一章 关键人物
  “就是他们。”

  古大佛手指轻轻一挥,白秋画从身后拿出一份档案,还补上金大牙等人的照片,老人手指轻轻一点:“当初,我就是让赵一冰传达指令给他们,全力以赴转移孤儿院,可他们回来告诉我,赵一冰给出指令是格杀勿论。”

  “他们还拿出各自短信给我看,确实是赵一冰格杀勿论的指令。”

  他娓娓道来当年的隐情:“赵一冰也在追杀孤儿中被梁柱砸到,被大火烧成一堆灰烬,我相信金大牙他们,也就相信赵一冰违传指令,对他被大火吞噬也就深信不疑了,如今赵一冰出现,我就感觉其中有更深的阴谋。”

  “能被我派去转移孤儿院的五人,自然不是什么酒囊饭袋。”

  在龙傲天安静聆听时,古大佛又低声一句:“赵一冰想要瞒过他们假死,成功率太低太低,唯一的解释,那就是六人狼狈为奸,他们五个跟赵一冰就是一伙的,赵一冰假死,不过是想要让五人撇清关系,他独担罪行。”

  “而他因为被大火吞噬,最终让我不会追究此事。”

  龙傲天目光炯炯的看着他,古大佛脸上涌现一丝无奈:“我一向待兄弟不薄,结果却被兄弟捅一刀,还背负火烧孤儿院的骂名,也让我遁入佛门消除罪孽。”他似乎想通了一些东西:“现在一想,这怕是三大帮阴谋。”

  古大佛又轻声抛出一句:“如果我当时励精图治,跟你联手向外扩张,跟大哥一战损失惨重的洪帮,青门,龙庄,现在只怕没有立足之地了,可惜孤儿院的大火像是大山一样压制着我,让我没有了雄心,也少了杀意。”

  龙傲天听完一笑:“你说这么多,不就是想说当初孤儿惨案跟你无关,自己也被赵一冰六人出垩卖算计,继而昭示龙秀姑之死也非你指令,是赵一冰吃饱了撑着杀人,古大佛,你思维很慎密,故事也很精彩,可我不信!”

  “你不信?”

  古大佛重复了一下字眼,脸上没有太多波澜,似乎预料到龙傲天的不相信:“我知道你不会相信,我只是把要说的话说出来,第二,我没有让人杀龙秀姑,我确实让薛青鬼杀了龙氏四名盟友,但从来没想过动龙秀姑。”

  白秋画也踏前一步:“秋画用性命担保,龙秀姑真不是我们目标。”

  “不错啊,有进步。”

  龙傲天眼神变得犀利:“有胆量承认袭杀龙氏盟友了。”

  古大佛淡淡开口:“我杀他们,只不过是想要引出烟花凶手,看看对方是不是你派的人。”

  “引出烟花杀手?他跟你有毛利益关系?”

  龙傲天总是一针见血:“就算我派的人,又没有招惹雄鹰,你跳脚干什么?”

  古大佛手指点着龙傲天始终没有打开的档案袋:“烟花杀手袭杀的金大牙等人,其实是我隐藏暗中的力量,我也不怕实话告诉你垩,他们五个,就是跟赵一冰执行转移孤儿院的人,他们一一横死,我以为是你查到什么。”

  龙傲天嘴角牵动了一下,眼里一闪而逝划过惊讶,似乎没想到金大牙等人是古大佛的棋子,更没有想到五人还是参与孤儿惨案的凶手,他抽出照片和资料扫视两眼,冷哼一声:“死的好,这可以告慰横死的数十孤儿。”

  他又补充一句:“不过,他们不是我杀的,当然,如果我知道她们身份,以及做过的事,我会杀他们。”他还带着一抹讥嘲:“老古,你确实够狡猾啊,玩起改头换面潜伏的戏码,看来我对你处处小心还是无比正确。”

  “不然哪天被你阴死了,我都怕不知道。”

  古大佛眼睛变得深邃:“我跟你不休争斗,实质跟利益和地盘没多大关系,真正根子是埋怨对方,我恨你为什么不保护好大哥,你怒我关键时刻掉了链子,就算知道彼此的身不由己,我们依然愤怒彼此不能杀身成仁。”

  “学佛十年,有点慧眼啊。”

  龙傲天冷笑一声:“只是现在别吹了,把事情弄清楚才是关键,今晚,你要说服我,不然出了这门,必战。”

  “我现在知道金大牙他们的死跟你无关了。”

  古大佛叹息一声:“只是当时不清楚,所以让薛青鬼假冒烟花杀手猎杀龙氏盟友,想要把水搅浑看看龙氏的反应,谁知,螳螂捕蝉黄雀在后,薛青鬼杀掉四名龙氏盟友时,赵一冰也杀了龙秀姑,让你们现在生死相向。”

  龙傲天冷冷盯着古大佛,想要看看有什么端倪,可是后者脸上前所未有的真挚,手脚也不见有撒谎的掩饰动作:“你是想说,赵一冰十三年前放你一箭,今天出现又捅了我一刀,目的就是让我们相互残杀,元气大伤?”

  “听起来是那么一回事,可这对他有什么好处?”

  古大佛淡淡回道:“对他明面看确实没好处,但难保他也是被人唆使。”

  龙傲天目光一凝:“谁?”

  古大佛没有回应,只是看看京垩城方向,龙傲天瞬间坐直了身躯,捏出一支雪茄点燃,像是在思考,随即他牛头不对马嘴问道:“龙秀姑死在赵一冰手上没有水分,金大牙他们五个,根据我可靠情报,不是赵一冰所杀。”

  “他们五个会是谁杀的?”

  龙傲天眼里闪烁光芒:“不是你,不是我,不是赵一冰,还有谁知道他们身份?还有谁要他们死?”

  古大佛闻言沉寂起来,良久之后吐出一句:

  “我看过五人尸剑情况,他们最后都是死在同一种刀法上,还是你我曾经熟悉的刀法。”

  龙傲天冷冷问道:“什么刀法?”

  “流星刀法。”

  古大佛低声开口:“孤儿院专习的刀术!”

  “流星刀法?孤儿院?”

  龙傲天拳头一攒:“孤儿院还有人活着?他回来报仇了?

  “也许、、、可能、、、赵一冰会是关键人物。”

  “我们贪生怕死,但不见得凶手没有情义。”

  此时,古大佛话锋一转的抛出第三点:“白秋画的确被杀手袭击,就在龙秀姑横死的黄昏,她遭受一伙杀手围攻,手段狠辣,身手不凡,对方没有告知杀人意图,但他们踩着龙秀姑横死节点下手,摆明是想要我误认、”

  “误认是龙氏替龙秀姑报仇,继而激怒我报复龙氏。”

  龙傲天叼着雪茄,皮笑肉不笑:“你就这么相信我?难保真是我买凶杀她呢。”

  古大佛从蒲团上站了起来,让人清理掉地上的狼藉,随后去煮一壶水:“这伙人肯定不是你派的,因为他们是打着天衣阁幌子攻击,而你有告慰龙秀姑的借口,根本不需要假冒天衣阁做事,你也不屑扛他人招牌做事。”

  “所以幕后黑手绝不是你。”

  “黑手当然不是我,我也谢谢你们的信任,可这有鸟用?我不相信你们。”

  龙傲天望向沉默不语的白秋画:“你说有人杀就杀啊,难保不是你们捏造的假象,或自编自导。”他笑容一如既往的深邃:“如果你们想要我信服,想要我暂且搁下仇恨,跟你们一起窥探真垩相,那就要拿出硬梆梆的铁证来。”

  “有一人可作证,他是秋画的救命恩人。”

  古大佛淡淡开口:“你也会相信他所言。”

  龙傲天直立身躯:“谁?”

  “叶子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