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都市言情 > 天才布衣 > 第八十二章 大杀四方


    晚上十点,华海红花巷,一片幽静。

    这是华海一个红灯巷,八十多米的阴暗肮脏窄巷,左边两排是垂下门帘的低矮木房,三十六间,全隐入黑暗之中,做着见不得光的事,右边是一堵三米高的厚墙,无情把它跟高档住宅隔离,墙根处还堆放着几个垃圾桶。

    桶口散发着一阵阵异味,走过必然会惊起一堆苍垩蝇,环境可谓恶劣。

    除了最底层的人出现,再也不会有人经过这里,就连巡防员都敬而远之,但唐薛衣却像是完全没有感觉。

    他像是一头孤独的荒原雪狼,从巷子入口慢慢向尽头走去,每到一间木房门口,他都会竖起耳朵聆听,甚至掀开门帘查看两眼,不管床上男女怎么辱骂,他都不动声色,没有找到想要的目标后,他就微微鞠躬转身离去。

    随着排查的木房越来越多,唐薛衣的速度也越来越慢,眼睛里也开始发着光,握着竹刀的手上青筋凸起,呼吸前所未有的急促和警惕,走到倒数第三间屋子的时候,他伸手掀起门帘走了进去,卷起一抹淡淡的玉兰花香。

    他刚刚踏在冰冷的水泥地上,粉红屋内就闪出一个戴着玉兰花的女人。

    白衫,黑丝,短裙。

    装扮很简单,身体也很青春。

    花香,脂粉,和恶劣环境混合成一种低贱而罪恶的诱惑。

    “先生,晚上好,很高兴为你服务。”

    女人将自己一张脂粉涂得很厚的脸,挤出一个灿烂笑容挨近唐薛衣,同时拿起一个黑色遥控器,把墙上播放的晚间新闻切换,香港经典的蜜桃成熟时映入唐薛衣眼里,原本就充满诱惑的粉色房间变得更加让人欲望腾升。

    女人站在岩石一样屹立的唐薛衣面前,悄悄伸出还算白嫩的左手,灵活触碰唐薛衣的硬朗胸膛:“我叫芊芊,里面有一张席梦思,又软又舒服,再加上我和热水澡,足够让你这身肌肉全软下来,而这一切只要八十块。”

    在唐薛衣环视四周环境时,芊芊绽放出着暧昧笑容:“虽然我只有二十,可我的功夫好,很懂得照顾人的。”

    她笑得很愉快,她觉得这次交易已成功了。

    因为唐薛衣的呼吸变得急促,口鼻喷出欲望的热气,而且身体的某一部分也有了变化。

    芊芊继续娇笑:“先生,给我一个机会,我还你一夜快活。”

    “滚!”

    唐薛衣阴沉的脸突然变得苍白,他不仅想呕吐,而且愤怒,愤怒自己,他一直以为自己早没有七情六欲,可没想到被一个女人挑逗两下,他的内心就腾升一股欲火,这是因为他已太久没有接触过女人,还是因为他本来就已很兴奋?

    只是无论哪一种,都让他觉得很不可原谅。

    芊芊的身子挨得更近了,玉兰花香也越发浓郁,一双手也抚摸得更快,嘴唇也不断探索。

    “滚!”

    唐薛衣的右手突然挥出,一把推开贴着自己的女人,芊芊跌倒,撞到沙发,仰面倒下,奇怪的是,面对唐薛衣这种粗鲁举动,她脸上并没有惊讶愤怒的表情,却露出一种说不出的疲倦和绝望,显然她早已习惯这种侮辱。

    脸上的悲哀让人认为,她绝望的是这次交易没有成功。

    明天的早餐在哪里?下个月的房租怎么解决?头上玉兰花是填不饱肚子的,笑容也是不能当饭吃的,看着平静的芊芊,唐薛衣转过冷漠的脸,没有再看她,只是将身上钞票都掏出来,用力掷在她面前,差不多有三百块:

    “刚才我亲眼见到,有一个瘦小的男人往这边走来,告诉我,你有没有看到他,他去了哪里?”

    他已经审视完整个环境,不见目标的匿藏和躲避,也就是说,目标不在这里,只是习惯性问出一句。

    芊芊如水温柔:“他从我的后门穿过去了。”

    唐薛衣忽然出手,把她打晕。

    随后他脚步一挪,动作敏捷闪出后门。

    就在他反手掩住木门时,三道身影忽然冒了出来,像是等待他很久了,其中一人只有一条胳膊,但却呈现出凶狠杀伐气息,唐薛衣眼睛瞬间眯起,他心底腾升一抹不祥之兆,但脸上却没有半点表情变化,握刀的手微紧。

    “嗖!”

    一名杀手眼中精光一闪,左手一刀,身体迅速闪动,直取唐薛衣,可是刚刚冲到唐薛衣面前,一股恐怖的危机笼罩在杀手身上,他的脸色瞬间大变,如同见到鬼一样,唐薛衣出手了,而且不留任何余力,战意汹涌澎湃。

    “扑!”

    声音简短却急促,唐薛衣穿过他的刀影,贴在他的胸膛,下一秒,杀手前冲的身躯停滞,胸口多了一道伤痕,正是心脏位置,他摇晃两下就摔倒在地上,眼睛瞪大很不甘心的死去,杀手轻敌了,为此他付出了生命代价。

    如此惨烈却简单的一战,独臂男子他们完全没来得及反应。

    两人的神经瞬间绷紧,唐薛衣展露出来的实力,让他们感觉到了死亡气息。

    唐薛衣面无表情的看着他们:“他在哪里?”

    “杀!”

    独臂男子没有回应唐薛衣,低吼一声,手中寒光闪现,身体顷刻从原地消失,如此狭小的空间,昏暗的光线,对于身手敏捷的杀手来说,简直是最好的掩护,独臂男子的身躯,在巷子快速闪动,准备给唐薛衣致命一击。

    另外一名杀手也握着匕垩首侧冲过来,脚步连连点地,卷起一堆灰尘,锋利的刀尖,也在他手中闪烁嗜血气息,唐薛衣脸上没有半点表情,身如猎豹,不退反进的迎接上去,身上厚重的气势瞬间释放开来,眼中杀意冷冽。

    “当!”

    一声脆响!

    杀手的匕垩首贴着唐薛衣的耳朵过去,唐薛衣的竹刀却没入杀手胸膛,从后背透了出来,带出一大片鲜血垩,染红身前身后的衣衫,时间仿若静止在这一刻,杀手的表情痛苦到狰狞,无比惨烈,他抖动嘴唇却什么都说不出。

    他以为今晚一战,即使不会大战三百回合,但也不该这样一招致命。

    “嗖!”

    唐薛衣猛地一拔刀,杀手胸前再度喷出一股血,整个人也噔噔噔向后退出,在他倒地的时候,正见到从背后偷袭唐薛衣的独臂男子,被自己胸前喷出的鲜血迷糊了眼睛,随后,唐薛衣趁着他脚步停滞,一脚向后踹出去。

    偷袭的独臂男子手里匕垩首被他踢飞出去。

    “杀!”

    虽然被鲜血喷了一脸,武器也丢失了,可是独臂男子却没有半点退却,怒吼一声,对着近距离的唐薛衣冲出一拳,这的确是致命一拳,迅速、准确、有力,非常有力,拳头还未到,拳风已将唐薛衣的衣衫震得飞舞而起。

    唐薛衣却没有动,连眼睛都没有眨,收刀回鞘的他看着这只破空拳头,很平静,很从容,然后他的拳头也轰了出去,他出拳比较慢,可是独臂男子的拳头距离他的眼睛还有一寸时,唐薛衣的拳头已狠狠打在对方鼻梁上。

    “咔嚓!”

    独臂男子清晰听到鼻梁脆弱折碎声,只是还没有感觉到疼痛,他那两百斤重的身子,也已被打得飞了出去,重重地撞在巷子厚墙上,再沿着斑驳墙壁滑下,他倒下去的时候,鼻梁已歪到眼睛下,一张脸已完全扭曲变形。

    口鼻的血糊满整张面孔,看起来让人反胃。

    唐薛衣还是连看都没有看他一眼,擦干了右手关节的血迹,随后向对方慢慢走了过去。

    三招,两死一重伤,唐薛衣出手,简单有效。

    “砰!”

    倒地后,独臂男子再次吐出一口鲜血,脸上涌现恐惧想要挣扎爬起来,但一只脚如山般重压在他的后背。

    唐薛衣冷冷问道:“他在哪里?”

    独臂男子喘息不已:“我不知道你什么意思?”

    “扑!”

    唐薛衣没有半点废话,脚尖一点,力透对方背部,骨头断裂,独臂男子哀嚎一声,喷出一口鲜血。

    唐薛衣冷冷开口:“在哪?”

    独臂男子咬着牙齿缓冲身上剧痛,随后艰难的挤出一句:“我们只是收钱杀你,真不知道你说的他是谁、、”

    “咔!”

    唐薛衣没有丝毫废话,脚尖点在他的胳膊,关节断裂,让独臂男子再度嚎叫,不带感情的声音冷漠响起:

    “在哪?”

    独臂男子扛不住那份压力,抖动嘴角挤出一句:“他就在、、、”

    “篷!”

    话还没说完,一片璀璨光芒就从对面墙上倾泻下来,像是雪光一样洁白,唐薛衣眼神一冷,脚尖一点,身躯拔高,手中竹刀连连挥出,只听当当当声响,十几张锋利刀片先后落地,如雪花一样耀眼,也如杂草一样横生。

    触目惊心。

    “啊!”

    在唐薛衣把射向自己的刀片尽数劈落时,挣扎起来的独臂男子却发出一记惨叫,弯着腰的身躯如遭雷击一样巨震,脸庞随之扭曲变形,一双眼睛也几乎凸了出来,眼睛里充满了惊讶,恐惧、痛苦,随后就一头栽倒在地。

    鲜血垩染红了身边地面,身前身后都有几枚刀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