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天才布衣> 第八十三章 一刀封喉
  一道刀光电闪劈了下来,有如明月一般的明亮,

  刀光先到,刀声再闻,只不过这时候却已经分辨不出刀先劈落,还是刀声后至,它快得实在不像话,唐薛衣嘴角掠过一抹涟漪,双脚落地的他连喘息都没有,右脚一挑,一具尸体横空升起,意图挡住袭击者的雷霆出击。

  刀锋刺骨,寒意逼人,他的五官都能感觉到刀上的杀气。

  ‘扑!’

  一声利器入肉的闷响,尸体撞到锋利刀锋上,被硬生生断成两截。

  茫茫血雾中,唐薛衣握着竹刀冲了出去。

  “当!”

  忽然间,刀光一闪!

  只一闪!

  暗处顿时响起一记撞击,等到人的眼睛残存比闪电还快的刀光时,竹刀又回到刀鞘里面,夜风吹过,一根根发丝飞起,唐薛衣盯着被自己从阴暗角落破出来的赵一冰,脸上没有丝毫表情,只是弹飞一抹落在鼻尖的血肉。

  赵一冰看着自己被风卷起的发丝,虽然只有手指大小的一缕,却让他神情凝重到极致,似乎没想到唐薛衣能够锁定自己,更没有想到他差点劈掉自己脑袋,发丝落地,冷风一吹,向四处翻滚散开,他声音沙哑挤出一句:

  “流星刀法?”

  吊着一支胳膊肩部还缠着纱布赵一冰,望着唐薛衣轻轻咳嗽一声:“你是孤儿院的人?”

  唐薛衣冷冷开口:“血债血偿。”

  “果垩然被我猜中。”

  赵一冰看着面无表情的唐薛衣,嘴角勾起了一抹笑意:“当初我就担心有漏网之鱼,毕竟孤儿院太大了,几把刀,一场大火,未必能杀绝,没想到真是担心什么来什么,不仅有你这个孤儿院余孽,今天还冒出来报仇。”

  “这影视中的狗血情节,竟然在你我身上发生,老天还真是有意思。”

  “看来金大牙他们也是你杀得了?我就奇怪,他们五个怎会好端端被人杀掉。”

  “一度以为是古大佛下的手,可古大佛要下手早下手了,不会等到今天杀他们。”

  唐薛衣声音漠然:“杀了你,就轮到古大佛了。”

  “小子,你以为,自己能杀金大牙韩大奎几个废物,就有能耐杀我吗?”

  赵一冰脸上流露不屑,重重哼了一声:“我承认,唐云天传给你们的流星刀法,你已经炉火纯青,我前几天也被叶子轩他们打伤胳膊,跟你交手没有太多胜算,可是你认为这样就能轻易取我性命,我只能说你太天真。”

  唐薛衣冷冷开口:“有些事总是要做的!”

  “杀我的人不是没有。”

  赵一冰冷笑一声:“但不是你。”

  接着他就一垂手中薄剑:“而且我感觉到可笑,你不是唐云天的儿子,也不是他的爱将,你连一条看门狗都算不上,你只是他随意收留的一个孤儿,就因为他给你几口饭吃,你就惦记着那场大火,给他讨回一个公垩道?”

  “这世道有这么伟大的人?”

  赵一冰对唐薛衣的动机始终充满质疑,实在难于想象一个八竿子打不着的孤儿,会这样怀着仇恨十三年,还不遗余力的报仇,正常的人都会努力忘却血腥,驱散阴影,让自己做一个忘记大火的快乐孩子,谁会这样较劲?

  赵一冰眼睛流露玩味:“莫非,你是唐云天的私生子?”

  唐薛衣握着竹刀:“出手!”

  看着岩石一样顽硬冰冷的唐薛衣,赵一冰摇摇头:“真后悔当初漏掉了你,导致今天要浪费力气对付你。”

  唐薛衣喝出一声:“出手!”

  赵一冰没有在意唐薛衣的杀意:“你知道吗?在韩大奎横死之后,我就猜测烟花杀手的身份以及动机,排除掉古大佛下手之后,我就把目光落在孤儿院,寻思是不是有漏网之鱼出来报仇,所以我就假冒你杀了龙秀姑。”

  “既是给龙氏一记重击,也让龙氏和古大佛相互残杀,更让你打乱节奏的追查我。”

  唐薛衣屹立不动,安静如山。

  赵一冰露出一个老狐狸般的笑容:“你能找到改头换面后的金大牙五人,还一一出手杀掉他们,你也迟早会找到我下手,与其我明你暗被算计偷袭,我还不如早点把你引出来杀掉,灭了你这个祸患,我才能安心做事。”

  “他们三个是洪帮的手法。”

  唐薛衣看着独臂男子想透一事:“你跟洪帮有勾结?”

  “聪明!”

  赵一冰眼里涌现一抹欣赏:“怪不得你当年能逃过一死,还能存活到现在,但你相比我来说,还是嫩了一点,我刚才已经说了,打乱你的节奏让你找到我,是我诱杀计划中一环,所以今晚的结果,注定是你死,我活。”

  他一挥手中薄剑,四周又闪现十多名黑衣人。

  毫无疑问,这是一个陷阱。

  唐薛衣没有在意,敌人是一个,还是一群,于他来说都一样,只是多出点力气而已,不过听到赵一冰承认跟洪帮勾结,他还是微微眯起眼睛开口:“金大牙他们临死前告诉我,他们双重身份,还有一层就是洪帮卧底。”

  “我原本以为他们骗我,现在看来这真是临死之言。”

  他决定,如果今晚活着回去,对金大牙他们的话重新推敲。

  赵一冰眉头微微一皱,既为金大牙他们没有骨气恼怒,又对自己多嘴感到懊悔,不过脸上却没有变化,依然硬气的哼了一声:“你也该多说几句,因为这也是你的临死之言,今晚别说你一个唐薛衣,就是十个也必死。”

  唐薛衣浑然无惧:“很好。”

  赵一冰淡淡一笑:“你进来的时候,有没有看到芊芊的玉兰花?”

  唐薛衣没有回应。

  “有没有闻到玉兰香气?”

  唐薛衣眼皮一跳,握刀的手瞬间变紧。

  “心神已乱!”

  赵一冰甩出手中薄剑:“杀了他!”

  薄剑在光影中一闪而过,裹着撕裂空气的声音,他这一剑虽然霸道,却也没有想到射死过唐薛衣,毕竟唐薛衣刚才已展示出他的厉害,身手之高,让人难以想象,可这一剑已代表他和唐薛衣势不两立,生死相向的可能。

  薄剑才及唐薛衣胸前一米距离,唐薛衣猛地拔刀,只听叮的一声响,薄剑落向地面。

  原来唐薛衣一刀刺出,正中锋利剑尖,这一刀无论精准、速度和胆气,均让人震惊。

  赵一冰喝出一声:“杀!”

  闪现的十多名黑衣人没有攻击,反倒是墙上又站出六人,双臂齐举。

  “咄咄咄!”

  夜空响起了凌厉声。

  唐薛衣对这种动静并不陌生,这是连弩发射的声音,他踢起一具尸体横挡身前,同时竹刀再度破空,动作极快的把弩箭挥舞劈落,弩箭宛如老天滴下的雨水,被他冷漠又精准地扫在四周,让地上像是长了杂草一样难看。

  还没有来得及喘气,第二轮弩箭又篷的射至。

  唐薛衣一转左手,尸体旋转起来,把弩箭全部挡掉。

  “杀!”

  当尸体被弩箭射得跟箭猪一样时,凄厉利箭声终于停了下来,一直沉寂的黑衣人齐齐喝出一声,一振长刀,脚步蹬地向唐薛衣压了过来,目光都如寒电,狠狠盯着目标,换了心力较弱者,只怕被他们杀气吓得心胆俱寒。

  唐薛衣丢掉尸体,按着竹刀如石冷漠。

  一名黑衣人最先拉近双方距离,一点地面就向唐薛衣扑去,只是身形刚冲到一半,一道人影就横在他面前,一抹刀光冷冽闪过,在唐薛衣那具孤独的背影衬托之下,一颗头颅跃过寸许翻滚出去,鲜血也随之飚射到空中。

  黑衣男子身躯惯性前行,两步不到轰然倒地。

  唐薛衣提着滴血的竹刀:“战!”

  涌来的十多名黑衣汉子齐齐止步,似乎没有想到唐薛衣如此强悍,但很快,两名黑衣人瞪着血红眼睛,恼羞成怒向唐薛衣冲去,唐薛衣没有半点波澜,脚步一挪从中间穿过,竹刀残酷无情划出两道弧线,两人立刻倒地。

  一刀封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