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都市言情 > 天才布衣 > 第八十四章 速战速决


    见到唐薛衣彪悍的不像话,赵一冰五官开始扭曲:“摆阵!”

    随着这两字发出,残存的九名黑衣人顿时散开,三人一队,从左右两边和中间攻击了过去,左边三人手中长刀扬上半天,化作三道刺眼激电,疾往唐薛衣颈项斩来,右边三人也是连连抖动长刀,宛如三条毒蛇吐着信子。

    中间三人更是循着奇怪的进攻路线,手里的长刀在两米距离内变化无方,呼呼生风,似能攻向唐薛衣的任何部位,九人相辅相成,威力翻了十倍,杀气漫空,唐薛衣眼睛微微眯起,脸上看不出变化,但身形连晃了几下。

    中间三名黑衣人身形微停滞,眼睛流露难以置信的神色,气势信心顿即减弱几分。

    原来唐薛衣每次晃动,都恰到好处躲开他们的攻击,让他们知道,这一刀下去不会有半点效果,这让他们的士气削减大半,就是这种挫败感腾升的时候,唐薛衣无视两边的六刀斩来,欺身向前,手里竹刀化作万千刀影。

    攻向正前方的三人。

    “嗖!”“当!”

    六刀落空声以及格挡声叠加响起,唐薛衣的竹刀狠狠斩在前面三人刀刃,三人虎口剧痛,还没有稳住阵脚,唐薛衣又贴着掠出一刀,三人脖子溅血,退后两步就一头栽倒,至此,唐薛衣才冷眼回对后面联手攻来的对手。

    竹刀毫无规则的劈出,把将要砍在身上的长刀挡住,当当两声大响,唐薛衣和六名大汉各自退了三步,彼此手臂都感觉到酸痛,在六人讶然唐薛衣战斗力过于变态时,唐薛衣眼里也划过一抹凝重,他开始感到气力不继。

    甚至连脑袋也有几分昏沉,看来赵一冰所说的玉兰花,果垩然蕴含着迷垩药或毒素,身体不适渐渐散开,心跳加,呼吸急促,唐薛衣止不住的后退靠在墙壁,凝聚着精神想要迫出体内的毒素,但眼前的敌人不给他喘息机会。

    残存六几乎同时向唐薛衣动攻击。

    面对六人的凌厉攻势,唐薛衣没有躲避,咬破嘴唇反冲了过去,蓦然响起一声尖啸,六人仿佛得到了命令,长刀斜举,直劈而下,只是虽然出手不分先后,取得角度确是刁钻不一,一招之下,封住了唐薛衣的四面八方。

    唐薛衣冷哼一声,拼尽着残存的体力向敌人卷去,竹刀像是鬼魅一般的闪现,只听到当当几声大响,唐薛衣晃了几下,那六人长刀相续落空,心里都暗呼一声不好,错步换位,脚下毫不停留,转瞬又把唐薛衣围在圈内。

    刀光再起,这次六人出刀却分了先后。

    连刀劈出,脚下不作停留,转瞬已经转到唐薛衣的身侧。

    后面的人毫无间歇,双臂灌满力量,又是连刀循环劈来。

    只是眨眼的功夫,刀光如雪花翻滚,连绵不绝的袭击而来。

    唐薛衣已经无力强攻,只能出刀护在身前,敌人每次攻来,看似他已经避无可避,偏偏竹刀适时的挡在身前,只闻到‘当当当’的响声不绝于耳,唐薛衣场中动摇西晃,看似随时都要倒下,偏偏比那深山老竹还要坚韧。

    出手的六名黑衣人都觉得阻力越来越弱,知道唐薛衣已经是强弩之末了,战斗力忽略不计,都以为自己这一刀下去,唐薛衣就算不翻身栽倒,也会身上见血,没有想到数十刀劈出,场面竟然还是僵持个不剩不败的局面!

    唐薛衣像是蟑螂一样,坚韧,顽强。

    “杀!”

    连攻不下,六人开始心浮气躁,原本的阵型变乱,齐齐上前连刀砍下,希望能够把唐薛衣乱刀砍死,只是就当他们一窝蜂靠前时,原本苦苦支撑的唐薛衣忽然寒芒一扇,整个人满血复活,对着乱了阵型的敌人刺出一刀。

    “当!”

    这一刀惊天动地,有如银河倒泻,流星湮灭,壮丽中带着分毁灭般的惨烈。

    冲在最前面的三人,连唐薛衣的衣衫都还没碰到,只觉咽喉一热,随后口鼻喷血倒下,下一秒,唐薛衣反手一刀,又是一道刺眼的光芒,劈出长刀的三人嘴巴张大,胸膛都多了一道口子,不深,却足够要了他们的性命。

    “砰砰砰!”

    六人摔倒在地,鲜血垩染了凶,冷了地,寒了其他人的心。

    唐薛衣的霸道,清晰可见。

    唐薛衣没有就此停滞,右脚一扫,地上十多支弩箭破空射去,硬生生扼杀从墙上跳下的六名敌人攻击,在他们挥刀劈落倾泻的弩箭时,唐薛衣右脚后弓,对着地上弩箭狠狠踢出,嗤!一箭破空,力道和精准远胜刚才扫射。

    一名敌人来不及抵挡,只能眼睁睁看着弩箭刺入心脏,透过他的身躯,拖着一道鲜血刺入墙壁。

    唐薛衣没有就此停滞,脚尖沉着点出,弩箭一支支爆射。

    虽然只是用脚,可他的速度和力度,完全不输于持弓射箭,动作快捷,让人连躲避念头都无法生出。

    六人满眼的不信,可胸口洞的窟窿,血如泉涌,残酷且真实。

    他们一一倒在冲锋的路上。

    “能够把看家护院的流星刀法,练到这种招招致命的火候,你的确强大。”

    在唐薛衣咳嗽一声退回墙壁摸出一颗糖喘息时,巷子深处又传来一记浑厚声音,仿佛冰一样穿透了唐薛衣的耳膜,在后者偏头望去时,一个庞大的胖子缓步走了进来,一身黑衣,笑容诡异,手里提着一根七尺长的钢枪。

    正是跟叶子轩一战的中年胖子。

    中年胖子见到唐薛衣全身如同水里捞出来一样,清楚他刚才雷霆两刀是回光返照,不过还是不加掩饰自己的欣赏:“我配制的兰花醉连水牛都能放倒,却没有想到你能撑到现在,还能杀掉我这么多手下,真是强悍啊。”

    赵一冰喝出一声:“司徒斯,废话少说,死了这么多人,速战速决。”

    原本想要猫捉老鼠,把唐薛衣这个余孽慢慢绞杀,找回十三年前血洗孤儿院的快垩感,谁知,却被唐薛衣杀掉这么多人,他不在乎手下的生死,只是无法忍受这种不受掌控的局面,他想要亲手杀掉唐薛衣,但又不想冒险。

    所以只能向中年胖子喝道:“再不把他拿下,警垩察就要来了。”

    随着这一句话喝出,曾经跟叶子轩一战的中年胖子,向一直保持沉默的唐薛衣苦笑一声,人畜无害地摇摇头:“我见过很多高手,但你的坚韧是最让我叹服的,心里话,我很想跟你交朋友,可惜人在江湖,身不由己、、、”

    话说到一半,他猛然窜出去,精钢铸成的长枪,裹着凌厉杀气冲出,迷蒙着众人眼睛。

    一枪三分,分刺唐薛衣的咽喉、胸口和小腹。

    笑里藏刀,由此可见。

    招式虚虚实实,司马斯借助内劲催枪,震颤枪杆,这一枪,很是霸道,毫无疑问杀过不少人。

    唐薛衣呼吸变得急促,但整个人还是静如山岳。

    司马斯难得出现在华海,难得出手一战,结果却在京华巷被叶子轩打得满地找牙,虽然伤势不致命手下也没折损,但他心里已有不甘和愤怒,因此攻击唐薛衣的这一枪,如杜鹃悲鸣,冷雪飘飞,绽放最大实力找回自信。

    他没有轻视唐薛衣,甚至可以说有些尊敬。

    他今晚是第一次见唐薛衣,可后者却杀了他十二名精锐,无论如何,都是他应该尊重的一个对手。

    既然如此,他当竭尽全力一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