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都市言情 > 天才布衣 > 第八十八章 大火


    叶子轩从红树林公园回到初见旅馆时已是凌晨两点,虽然夜色如墨天气还带点寒意,但美食街两边还有十几个宵夜档口,烧烤,砂锅粥,小炒,应有尽有,叶子轩想到家里的墨七熊,就转身去一处小摊档要了三份炒面。

    “这么晚才回来?”

    当他付完钱提着炒面靠近初见旅馆的时候,龙秋徽像是魅影一样出现在他面前,俏脸清冷,语气很是不善:“你跑去哪里来了?七叔说你回来一会就跑掉,到晚饭时分都不见踪影,四处找你找不到,打你电话又不接。”

    “我还以为你被谷小曼他们做掉了呢。”

    如果叶子轩再不出现,龙秋徽就真的要闯高家花园。

    今晚的龙秋徽像是出来匆忙,上身只穿着一件黑色的紧身背心,将她白皙光滑的肌肤大半露在外面,胸口更是露出深壑的一道肉沟,她的下身也只穿了一条黑色牛仔短裤,脚下拖着一双黑色布鞋,俨然一个女飞虎队员。

    龙秋徽身材高挑,这份打扮,让那双白皙修长的大腿一览无余,也让不少食客目光露出贪婪。

    见到龙秋徽在这里出现,还是三更半夜,叶子轩脸上先是意外,随后绽放笑意:“龙队啥时候这么关心我啊?实在让子轩感动啊,走,我请你吃炒面,再来两个鸡腿如何?怎么,觉得我没有诚意吗?要不,以身相许?”

    “滚!”

    龙秋徽丢下一句,转身就走,脸色阴沉的很可怕,叶子轩见状微微一愣,似乎没想到她真的生气,看来她对自己是发自内心的关心,当下暗骂自己一声混蛋,随后抓起临桌一瓶罐装啤酒,他向四周探头探脑的食客喝道:

    “看什么看?没看过小两口吵架啊?”

    他有力一捏,啪!易拉罐四裂。

    手劲惊人。

    十几道目光瞬间熄灭。

    叶子轩见到打消众人好奇心态,撒腿就向钻进警车的龙秋徽追去:“老婆,等一等啊。”

    龙秋徽翻身手按腰部,一副要拔枪的态势,叶子轩转过身就要跑,随后醒悟到她没带枪,又返身追去:

    “老婆、、不,龙队。”

    龙秋徽没有理会叶子轩喊叫,手指放在按键启动车子,随后伸手去拉车门,狠狠一关,车门撞上硬物弹开,残留咔嚓声响时,也有一记惨叫伴随,龙秋徽神经一绷,扭头看去,正见叶子轩扶着车子哼哼不已,一脸痛苦。

    “你没事吧?”

    龙秋徽忙从驾驶座跳下来,顾不得再跟叶子轩冷战,手忙脚乱扶住后者问道:“你傻啊,我关车门,你伸脚来干什么?你就不怕被我夹断?怎样,是不是痛得厉害?我刚才听到骨折声,我扶你上车,咱们去医院检查。”

    此时心头对叶子轩的恼怒,全部被无意识关怀代替。

    叶子轩微微一怔,难得见到龙秋徽这种温柔,想要吃点豆腐,但最终还是散去念头,免得被她打残。

    “没事,没事。”

    叶子轩一把按住龙秋徽,不让她扶自己去车内,然后一脸痛苦的样子问道:“我扛得住,三更半夜就不要去打扰医生休息,那个奖金什么时候发?能不能提前发啊,这样我就有钱看脚了,我不想冒充工伤占警局便宜。”

    “这脚痛的厉害,麻木了,估计要好几万才能治好。”

    龙秋徽微微一怔,怎么都没有想到,叶子轩会冒出这样一个问题,同时发现他鬼鬼鬼祟祟藏着另一只手,于是二话不说就一把扯了过来,一眼见到叶子轩手里的三个饭盒,只是饭盒已经破裂,炒面从缝隙中散落了出来。

    毫无疑问,刚才阻挡车门,还发出咔嚓声响的,就是这三个饭盒。

    “你这个混蛋!”

    龙秋徽又释怀又愤怒,一把推开叶子轩还踹出一脚,叶子轩向侧一闪灵活躲开,龙秋徽没有就此停滞,上前又是两脚,似乎不揍到叶子轩不解气,叶子轩像是兔子一样,蹦跶几下就闪了出去,随后绕一个圈转到她身后。

    叶子轩一把抱住龙秋徽大腿喊道:“龙队,息怒啊,我上有老,下有小、、、”

    修长的大腿被叶子轩一抱,再加上口鼻热气,一股酥麻电流感蔓延全身,龙秋徽的动作也随之停滞,神情更是变得古怪,她是第一次被男人这样触碰身体,还是裸露的双腿被对方抚摸,心里很是异样,随后板起脸喝道:

    “起来,成何体统?”

    叶子轩依然牢牢抱住龙秋徽:“龙队,我不是有意骗你的,我只是想要哄哄你!”

    龙秋徽依然冷着脸:“哄我?我要你哄吗?我跟你有球关系?你再胡言乱语,我毙掉你。”

    “龙队,我错了,你就原谅我吧。”

    见到龙秋徽不理会自己,叶子轩呼出一口长气,拿出一点她感兴趣的话来:“我下午原本不想出去,可是收到赵一冰的线索,于是就赶赴过去看看,结果在红花巷遭遇对方袭击,十几号人呢,幸亏我及时化身奥特曼。”

    “不仅没有成为对方刀下鬼,还把他们一一撂翻。”

    龙秋徽目光瞬间凝聚:“你追查赵一冰,遭遇对方手下袭击?”在叶子轩点点头时,她追问一句:“在哪?”

    叶子轩重复一遍:“红花巷!”在龙秋徽拿起对讲机叫人过去红花巷的时候,叶子轩又补充一句:“你现在派人过去,估计还能找到他们尸体,就算找不到,也有一地鲜血给你化验,应该可以从基因库比对出几个人。”

    龙秋徽点点头,迅速把情况告知手下,让他们带上特警直接去红花巷探个究竟,她已经见识过赵一冰的厉害,不想几个人跑过去送死,发出指令之后,她又盯着叶子轩开口:“你怎么不早点报警,或者给我打电话呢?”

    她还瞪了叶子轩一眼:“放开我。”

    “手机没电。”

    叶子轩恋恋不舍的松开手,找了一个蹩脚理由回道:“而且我为了自保杀了十几号人,真的是血流成河,我不知道怎么向警方或你解释,我杀人是为了自保,担心说不清楚被抓去蹲监狱,所以本能让我有多远滚多远。”

    “当然,我也没有想过隐瞒,准备想好措辞再告诉你。”

    龙秋徽看着一脸真挚的叶子轩,虽然知道他不及时报警绝对不是慌乱,但她也没有追根究底探寻真正原因:“你还真是现代版柯南,走到哪,哪就伤人死人,高胜寒,端木雄,赵一冰,你还真是把整个华海搅拌起来。”

    “龙队,抓赵一冰,好像是你叫我去的。”

    叶子轩一脸无辜:“让我彻底得罪赵一冰和雄鹰集团。”

    龙秋徽瞪了叶子轩一眼,想说还不是因为你有事瞒着,但话到嘴边又吞回去,接着抛出一句:“我今晚过来,除了想要看看你是死是活外,还有一件事要你帮忙,我父亲和古大佛明天早上十点,会在忘忧轩再度对话。”

    龙秋徽把来意告诉叶子轩:“依然是关于龙秀姑的死,不过现在情况起了一点变化,古大佛坚持不是他派赵一冰杀人,还说后者出现是挑拨离间,而且白秋画也遭受到了袭击,有人故意捅刀子,想要挑起两方的死磕。”

    在叶子轩竖起耳朵聆听时,龙秋徽又玩味开口:“古大佛和白秋画还提到你,说你跟假冒天衣阁的杀手打了一场,说你能证实白秋画遇袭没有水分,有人踩着龙秀姑横死的节点兴风作浪,我父亲希望你明天能够现身。”

    “当着大家的面叙说细节。”

    “这样,他才能判断白秋画遇袭是不是自编自导,也才能判断是否有人挑拨离间。”

    叶子轩闻言一怔,想不到自己还成了证人,不过他脸上很快绽放一丝笑意,这个证人还真是来得及时,可以减少他很多不必要的麻烦,念头转动之中,龙秋徽目光好奇的看着他:“你救了白秋画,这事我怎么不知道?”

    叶子轩苦笑一声:“我不知道从何说起,救她也没有什么目的,纯粹是见义勇为。”

    龙秋徽的语气带着一丝别样情感:“也是,虽然我是队长,也是你上司,但我也是龙家人,援手白秋画一事确实有点尴尬,不过作为你的领路人,我希望你可以多留个心眼,这出英雄救美,搞不好是人家主动送上门。”

    “目的就是拉近你们俩个关系,妥善解决古向南的车祸事件,同时苦肉计扰乱龙氏的视线。”

    叶子轩摇摇头:“白秋画遇袭,不太可能自编自导自演。”

    龙秋徽善解人意的点点头:“算了,我也不去深究这些细节,如今一堆事情让我头疼,我只希望你明天能够去忘忧轩一踏,虽然龙氏跟雄鹰明争暗斗多年,但我真不希望双方开战,那真会让华海血流成河,暗无天日。”

    叶子轩思虑一会,点点头:“好,我去!”

    此时,龙秋徽的电话响起,耳边传来队员的声音:

    “龙队,红花巷着火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