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都市言情 > 天才布衣 > 第八十九章 巨大压力


    清晨,东方发白,芳草吐息,晨风拂过大地。

    “哗啦!”

    虽然天气还有一丝寒意,早已醒来的垩江静瑶却穿着深色泳衣,像是一只海豚跳入蔚蓝的泳池中,姿势优雅,动作标准,手脚轻轻一展,水花哗啦翻飞,划出一道赏心悦目的风景线,让几个保镖不受控制的偏头瞄上一眼。

    端着一杯蜂蜜茶水走过来的刘援朝,浅笑一声就在岸边白色椅子坐下,目光柔和看着动人心魂的女人,他知道自己没能耐吃下江大小垩姐,但不妨碍他落落大方的远观:“瑶瑶,大清早的,游什么水啊,万一冻到怎办?”

    在泳池游了三个来回的垩江静瑶,趁着靠在扶手梯换气的空档,淡淡一笑:“当年开国领垩袖每天早上醒来第一件事,就是去古井里打一桶冰水,把自己从头到尾浇一个透,那可是接近零度的井水,泳池的水算得了什么?”

    “你都说开国领垩袖了。”

    刘援朝低头抿入一口茶水:“那是真命天子,你跟他比岂不找虐?而且人家是用井水锻炼心智,好让自己时刻保持清醒革垩命,我们现在还需要从零开始吗?你我的资源,比那几人差点火候,但却胜过十几亿市井小民。”

    他说到那几人的时候语气弱了一下,显然那是他此生该仰视的存在,但很快又扬起一抹傲然:“咱们现在就算什么都不干,也能风风光光尊享数十年荣耀,也许你觉得我不思进取,可我真认为,这位置的显赫足够了。”

    江静瑶没有理会刘援朝的话,双腿一踢墙壁,修长高挑的身子又钻入水中,掀起一条美轮美奂的水花白练,她速度极快的又来了两个来回,然后才扭头看着悠哉喝茶的刘援朝:“你底子不差,干吗不再向上挪一挪呢?”

    “向上挪一挪?”

    刘援朝懒洋洋靠在椅子上,手指摩擦着滚烫的玻璃杯:“有专家对华垩国现状做了总结,认为华垩国阶层基本固定了,各个向上通道也几乎堵住,各个阶层竭尽全力也最多是所处阶层的精英,很难突破本阶层站到上一层。”

    刘援朝像是早已看透:“华垩国阶层十级,我们这个圈垩子算是第二级,大家未来八成都是州部实权要员,再牛叉点也就是封疆大吏,想要挤入十大长垩老行列,机会有,但微乎其微,就跟出街随手买彩票中上三个亿一样。”

    江静瑶淡淡开口:“终究还是有人中三个亿。”

    “但你我的几率有多大?”

    刘援朝看着比自己小两岁的女人,像是大哥哥一样谆谆教导:“建垩国这么多年,打破阶层冲上云霄的大佬,也就只有你祖爷爷一个,从华海要员变成华垩国一号人物,经历华垩国三大历史时刻,这已经不能用运气来形容。”

    “完全就是小说中的奇遇,近百年只有一人啊。”

    在江静瑶嘴角勾起流露一丝自豪时,刘援朝又轻轻咳嗽一声:“我们连能力都远远逊色你祖爷爷,更不用说狗血的运气了,所以我就不折腾了,按部就班进修,积攒点功绩,做一个州部大佬,我最想做浙州的一把手。”

    “环境好,够富裕,美女也多,最重要的是运作成熟。”

    江静瑶对他消极态度摇摇头,随后又钻进水里释放精力,刘援朝却不在乎没有听众,扳着手指头数了开来:“疆州州长太危险,藏州环境太恶劣,川州氛围又太微妙,沿海交税太多,算来算去,只有浙州最适合我了。”

    “可惜沈万千那个王八蛋也盯着这个位置。”

    在江静瑶又像是美人鱼一样游回来时,刘援朝坐直身躯看着女人,眼里闪烁一抹睿智的光芒:“瑶瑶,你理论上比我有上升空间,毕竟江垩家实力摆在明处,但你的女儿身束缚住你,家里是不会在你身上耗费太多力气。”

    一直宠辱不惊的垩江静瑶微微僵直身躯。

    “你们这么早起啊?”

    这时,来路上又出现几个身影,周媛媛,林黛儿和谷小曼相续出现,只是脸上都带着几分疲惫,显然昨晚都没有睡好,谷小曼挥手叫人准备早餐,随后向众人宣告一个消息:“医生打了电话过来,端木雄不会有危险。”

    “断掉的双手可以驳接回去,五脏六腑的伤也得到控制,休养三五个月就会好起来。”

    谷小曼看着水中的垩江静瑶,流露一抹感激:“真要谢谢瑶瑶,如果不是瑶瑶机智的把端木从叶子轩他们手里拉过来,以那伙人的暴戾和无知,只会更加伤害端木雄,他们实在太野蛮,完全不考虑后果,没有半点素质。”

    言行举止向来幽雅的周媛媛也点点头:“没错,此事瑶瑶是大功臣,没有她,后果不堪设想。”

    “哪怕最后杀了他们几个,两败俱伤也等于我们吃大亏。”

    旁边的林黛儿在一张白色椅子坐了下来:“就算是现在情况,对端木雄来说也已经是天垩大耻辱,双手断,五脏伤,他从小到大,何曾有过这种吃亏?而且还是大庭广众被伤,端木雄身体没有大碍,但心理一定有阴影。”

    “他不讨回这个公垩道,是绝对不会开心起来的。”

    刘援朝苦笑一声:“这个跟斗栽的确实大了。”

    周媛媛问出一句:“瑶瑶,你跟叶子轩究竟是怎么认识的?”

    “六年前,我去一个乡下放松,出了一点意外,恰好叶子轩出现帮忙解决。”

    江静瑶似乎早料到同伴会有这个问题,抬头不咸不淡的回应:“算是欠他一个人情,昨天恰好遇见就还他,只是没想到他索取太多,一个人脱身还不够,还想要两个同伴跟着离开,他对我有恩,但我跟端木也是死党。”

    “哪里可能为了那点恩情,置朋友义气不顾?”

    她说的轻描淡写,好像跟叶子轩的牵扯根本微不足道,只是说这话的时候,她的神情有些落寞和无奈,记忆深处想起了那些清香四溢的药丸,想起了在自己身上游走却没邪念的双手,还有阳光底下,白衣飘飘的灿烂一笑。

    她有些怀恋,有些歉意,可是清楚,她和叶子轩的关系绝不能让人深究。

    她无法告知世人,那段阳光灿烂的日子,叶子轩摸遍了她的全身,只是为了解毒。

    “竟然你欠他一个人情,我们会看你面子给他一条生路,但那两个人必须受到惩罚,不然会让端木失望。”

    跟端木走得最近的林黛儿,眼里迸射一抹寒芒:“我们的面子也不复存在。”

    谷小曼适时抛出一句:“女的叫上官宁,初见旅馆的老板女儿,住在京华巷,男的叫墨七熊,刚刚从黑河来华海,愣头青一个,他们两个都没背景,踩掉他们易如反掌,只是看叶子轩架势,他是要跟两人共同进退了。”

    “而叶子轩跟龙秋徽又关系不错,现场的偏袒都看得出来,牵一发动全身,不好动。”

    谷小曼向同伴摊出其中的关键:“龙傲天毕竟是地头蛇,是华海首富,也是华垩国第三的富豪,只有王、马财富压他一小筹,他如果下定决心庇护叶子轩,咱们讨不了太多便宜,而且听说徐家三少新年要跟龙秋徽大婚。”

    “徐家地位可不输于我们。”

    江静瑶双手撑地,一跃而起,脚边一片潮湿:“不用担心,叶子轩,我来搞定。”

    她对摆平叶子轩有着绝对的信心。

    林黛儿问出一句:“瑶瑶,你真能把他拿下?”

    江静瑶绽放一个迷人笑容:“连叶子轩都摆不平,我这几年的淬炼岂不没半点价值?”她还补充一句:“龙秋徽实在要捣乱,那就让端木老爷子给警垩察部施压,让警垩察部抽调专案组直接来华海,单独过问端木雄案子。”

    她的嘴角还勾起一丝戏谑:“以端木老爷子的脾性,绝对会闹得满城风雨,也会朱大部长头疼,警垩察部势必要给他一个交待。而且龙家在华海发展惊人,上面早有敲打之心,端木被伤一案,他们一定愿意拿此做借口。”

    刘援朝竖起拇指赞道:“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