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都市言情 > 天才布衣 > 第九十章 空小寒


    立冬,华海的天气开始有了一点寒意,阳光也变得柔和几分。

    早上八点,当阳光照在忘忧轩屋檐下第三根石阶时,白秋画就领着一票雄鹰精锐走入进来,挂出东主有喜休假三天的牌子后,数十名雄鹰精锐就开始细细清查各栋建筑,大到房间床底,小到阴暗水沟,全都交叉检查了两遍。

    可谓不留任何一个死角。

    白秋画早已经下令,一定要保证忘忧轩的绝对安垩全,虽然忘忧轩一直都是雄鹰旗下的场子,工作人员也都是雄鹰各堂抽调的精英,但它毕竟是一个公开场所,人来人往,谁也无法保证它没有问题,所以白秋画要人来回检查。

    一个小时后,各个小组回报安垩全,一直呆在监控室里的白秋画,也确实没有发现问题,于是就让这批精锐全部离开,同时派垩出亲信扼守各个出入口,古大佛答应过龙傲天,今日谈判不得超过三十人,因此她要珍惜每个人选。

    不一定最能打,但一定要最忠诚。

    临近九点半,十一辆凯迪拉克驶入了忘忧轩,从车里钻出来的古大佛身穿一袭白衣,左手握着一串檀香佛珠,像是一个大学教授,温润儒雅,他向四周施礼的子弟微微点头,还一脸真挚道了一声辛苦,彰显平易近人的作风。

    随后,他才领着十多名保镖走入了大厅。

    白秋画见状迎接了上去,毕恭毕敬喊出一声:“佛爷。”

    古大佛扬起一丝笑意点头回应,随后在临时搬出来的钢化玻璃桌坐了下来,佛珠在指尖上转动了两圈,在滚烫茶水和几款点心端上来的时候,他向白秋画轻声问出一句:“事情查的怎么样?有没有赵一冰和杀手们的下落?”

    白秋画涌起一丝歉意,压低声音回应:“对不起,义父,秋画无能,到现在还没找出他们落脚处,也没找到他们踪迹,我动用三千兄弟查探,可他们就跟融化掉的雪花一样,一点影子都没找到,倒是收到一点洪帮的消息。”

    “主事人洪天门昨晚召开紧急会议,内容不详,但几大堂主全都回了总部。”

    在古大佛端起茶水时,白秋画又抛出一句:“多事之秋,洪帮半夜会议,还不忘召集各大堂主,再联系前些日子回来华海的谷小曼,尽管她扛着探视高胜寒的幌子,但看得出有洪帮伺机兴风作浪的趋向,绝不会来华海打打酱油,”

    “不过我已经派垩出人手,暗中盯着她和身边人动作。”

    “洪帮肯定有所图。”

    纵横江湖多年的古大佛看得很透:“不过我们暂时没必要去撩拔它,先把龙秀姑的死、赵一冰的死而复生以及天衣阁杀手这三件事搞清楚,只有把龙傲天的怒火压下来,我们才有精力做其它的事情,不然会四面受敌,损失惨重。”

    白秋画点点头:“明白。”

    随后她轻轻皱起眉头:“义父,我们没有找到赵一冰,也就无法对质他的死而复活以及龙秀姑的死了;没有拿下中年胖子和他同伙,也难于证明京华巷一战存在,现在唯有寄托在叶子轩的证词,希望龙傲天会相信他的话。”

    “放心,龙傲天会相信他的。”

    古大佛捏起茶杯喝入一口,声音平淡而出:“你自己想一想,叶子轩可是跟赵一冰交手的人,如果不是他阻挡后者还摘下对方面具,还给警垩察作出拼图,龙傲天至今都不会知道赵一冰杀人,只会把目光落在烟花杀手身上。”

    “某种意义上来说,他算是龙氏的恩人,他让龙秀姑的死有交待。”

    古大佛对龙傲天显然很是了解:“龙傲天虽然有时混蛋,但对恩人还是敬重,再说了,还有龙秋徽这一层关系,他怎么会不相信叶子轩呢?而且只要京华巷一战事实存在,叶子轩不打折扣说出来,龙傲天也能分辨出真假。”

    白秋画呼出一口长气:“希望如此。”

    “佛爷,秋画姐。”

    就在这时,一个十八岁左右的苍白青年走入了进来,一身蓝衣一双布鞋,衣着很是朴素,样子也很普通,但是低垂左边的头发很扎眼,这缕头发很长,都快要抵达脸颊,眼睛很深邃,但气质很阴寒,给人一种殿前小鬼态势。

    如果给他脸颊涂点胭脂,再戴一顶清朝帽子,完全可以去演鬼片。

    事实也如此,雄鹰精锐见到他都下意识挪步,像是要跟他保持一定距离。

    “早上好。”

    白秋画倒是没有惧怕,嫣然一笑回应:“小寒,这么早过来了?”

    空小寒幽幽一笑:“听说今天有大垩事,我过来看看,要不要帮忙。”说话之间,他身子一纵,臀部跃上玻璃桌,双手一撑,整个人像是滑冰一样滑了过来,动作利索落在古大佛身边:“如果要小寒帮忙的,姐姐尽管出声。”

    白秋画笑着回应:“好。”

    “小寒,你过来了,吃早餐没有啊?”

    见到空小寒大摇大摆的走入进来,还从玻璃桌上直接滑过来,佛爷不仅没有丝毫生气,反而绽放一抹亲切笑容,把桌子上摆放的一盒糕点推前,又亲自倒了一大杯茶水过去:“来,这里有桂花糕,黄金糕,你最喜欢吃的。”

    “谢谢佛爷。”

    空小寒见到糕点双眼放光,伸手拿过来就开吃,一点也不拘束和惧怕,他吃的很开心很高兴,像是孩子,古大佛也难得有保持笑容,伸手摸摸他的脑袋开口:“小寒,最近在院子呆的还好吗?还有没有经常偷跑出去玩啊?”

    “没呢。”

    空小寒把沾有糕屑的两根手指放在嘴里,宛如偷吃一样舔一个干净后,随后轻声笑着回应:“秋画姐姐跟我说,最近外面风大雨大,没事不要出去玩,免得让佛爷你担心,而且秋画姐姐给我安装了一部投篮机,好好玩呢。”

    “嗯,不错,好孩子。”

    古大佛再度摸摸空小寒的脑袋,随后看着白秋画一笑:“辛苦你了。”

    白秋画恭敬回应:“这是秋画应该做的。”

    “佛爷,秋画姐姐,我不会偷偷出去玩,但你们什么时候给我一点活干啊?我差不多半年没活动了。”

    空小寒又把一块桂花糕塞入嘴里:“再不出去干活,估计手艺都生疏了。”听到他说手艺的时候,四周气氛不受控制地一沉,除了古大佛和白秋画之外,十多名保镖和雄鹰子弟脸色都无形凝重,眼睛更是不由自主流露恐惧。

    他们有意无意避开空小寒的目光。

    白秋画闻言绽放一丝笑意:“小寒,放心,过了今天,会有很多活给你干的。”今天无论是什么结局,雄鹰都需要用到空小寒这一把利刃,尽管有点不忍这个心智不全的孩子杀人放火,但他带来的威慑力却远非其余人能比。

    空小寒伸出手掌笑道:“拉勾!”

    他的手跟他的脸一样,苍白的让人不敢多看。

    白秋画笑着跟空小寒拍掌约定,佛爷欣慰的看着两人:“看到你们这个和谐样子,所有烦心事都消散了。”

    “这么乐观?”

    就在这时,又有一个浑厚声音从门口传过来,同时大厅光线为之一暗,龙傲天带着龙五等人大步流星走入进来,不需要龙傲天出声吩咐,龙五他们就四处散开检查忘忧轩,一队队手腕刻着龙字的精锐,尽职尽责的排除危险。

    相比龙秀姑横死当日的神情,龙傲天脸上的悲愤削减了不少,但戾气却依然如怒云狂海:“老古,咱们说好的,一人带三十人来对话,你千万不要让我发现匿藏人手,不然咱们什么都不用谈,赵一冰和杀手也不需要探究。”

    “不得对佛爷无礼!”

    空小寒身子一挪,整个人腾空而起,速如流星坠向龙傲天,左手成爪,龙五见状眼神一冷,不需龙傲天半天吩咐就横挡过去,右手一沉,毫不示弱冲向空小寒的掌心,只听砰一声巨响,拳掌在半空相交,两人力气尽出对峙。

    “喝!”

    龙五对空小寒似乎也有忌惮,见到拳头被对方牢牢抓住,就大吼一声,手臂一圈,想要脱离空小寒的对峙,可就是这样一圈,空小寒趁机贴入龙五的怀里,任由龙五手臂箍住自己脖子,下一秒,他一口咬在龙五坚实的手臂。

    “咔嚓!”

    一大块肉被空小寒咬了下来,他像是进餐美食一样,毫不避忌把这块肉吞了进去,不少人齐齐反胃,差点呕吐。

    龙五脸上划过一抹苦楚,左手成拳撞在空小寒身上。

    一声闷响,空小寒遭受到重击,身躯一震,可他脸上没有丝毫表情,又是一口咬在龙五伤口。

    “滋!”

    又是一大块肉被撕掉,空小寒狼吞虎咽,大口肉,大口血。

    门口一个雄鹰子弟,双腿一软,差点跪了。

    “住手!”

    在龙氏成员准备上前的时候,古大佛声音一沉:“小寒,放开龙五。”

    听到古大佛这个指令,空小寒恋恋不舍松开龙五胳膊,像是鸟儿一样钻了出来,脚步一挪,如一片树叶落在古大佛身边,不过脸上没有半点情绪起伏,显然那一拳对他没有半点影响,他还抬起沾染鲜血的右手,伸出修长舌头。

    把掌心和指尖的血迹一一舔干净。

    全场死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