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天才布衣> 第九十一章 两副棺材
  龙五右臂颤抖,右臂鲜血淋漓,有点不甘,但剧痛束缚住动作。

  龙傲天适时上前一步,拉住想要再战的龙五,微微偏头道:“龙五,你马上去医院处理手臂伤口,记得一定要痊愈才准出院,这里有龙三他们帮忙就行,别逞能,空小寒就是一个畜生,他咬过的人,一不小心就会死人的。”

  龙五忍着痛点点头,随后就带着两人离开大厅。

  他自认身手不会差于空小寒,可从来没有见过空小寒这种打法,传闻空小寒杀人不仅用牙齿最后终结,还会对杀掉的对手饱食一顿,龙五以前觉得这过于匪夷所思,现在一看,这还真是一个畜生,当下只能暂时忍耐这口气。

  古大佛歉意抛出一句:“对不起,是我管教不好,这医药费,雄鹰出,秋画,让人给龙五送一百万过去。”

  “是!”

  白秋画向古大佛微微鞠躬,随后牵着空小寒离开现场,后者临走时还向龙傲天瞪眼,一副桀骜不驯的态势。

  “狗垩日的,这傻孩子迟早被我大卸八块。”

  龙傲天可以肯定,空小寒那目光一定是在审视,咬自己身上哪块肉比较好,想到这个连腐尸都能吃还手段变态的家伙,他的老脸就止不住牵动,随后向古大佛哼出一声:“下次落单,我就把他抓了,跟狗肉一样剁了焖了。”

  “龙爷,何必跟没心性的孩子计较呢?”

  古大佛淡淡开口:“你也算是他长辈,应该清楚他性子。”

  “我不是计较,相反,我还挺欣赏他的。”

  空小寒的举动,龙傲天不仅没有丝毫介意,相反脸上神情缓和不少:“雄鹰集团日益没落,连续五年上市都没有获批,你们连饭都快吃不上了,今日之后更有可能面临龙氏重击,他却不离不弃的维护你,这性子,我喜欢。”

  对龙傲天来说,厉害的人,还不如忠诚的人,厉害的手下能够伤害敌人,但也可能伤害自己。

  唯有忠诚的人可靠,这也是他一直重用龙五他们的缘故。

  “我也喜欢。”

  古大佛挥手邀请龙傲天坐下:“至少比我们两个有情义多了,你不觉得,少一根弦的孩子,比你我更真更直更值得深交吗?”在龙傲天保持沉默的时候,他又笑着挤出一句:“雄鹰五年都无法上市,要因就是你暗中搞鬼。”

  “如果不是你这个大垩财神挡着雄鹰的路,雄鹰早就一飞冲天了。”

  这些年,古大佛努力洗白之余,不忘记给雄鹰集团搞上市计划,他清楚,雄鹰要想走得远,走得长久,必须把雄鹰跟很多人的利益捆绑起来,这样才不会让人任意宰割,可惜每次上市都是失败,下绊子的毫无疑问是龙傲天。

  龙傲天很直接的回应:“你我总有一个要倒下的,我当然不希望是我。”

  古大佛抿入一口茶水:“好了,不扯淡这些了,怎样?这几天有收获吧?”

  龙傲天拉了一张椅子坐下:“我等着你给我交待。”

  古大佛像是能看穿对方心里一样,捏起一块黄金糕丢入嘴里:“有消息就拿出来吧,以我对你的了解,如果你没有什么发现,你今天就不会这么早过来,也不会带这么少人,脾气更不会这么好,肯定有收获才会这样淡定。”

  “果垩然是古大佛,我一举一动还真瞒不过你,当初真该把你捅死,今日就少一个绊脚石。”

  龙傲天摸出一支雪茄,点燃,吐出一个烟圈:“秋徽告诉我,谷小曼上周来了华海,她是打着探视高胜寒的幌子出现,这点没有什么,但她身边有一个保镖,身手很不错,是洪帮高手,这也不算什么,毕竟来逛逛很正常。”

  “可我的探子告诉我,他跟高市长有接触,这就让我感觉事情有点意思了。”

  龙傲天这一番说的天马行空,但古大佛却能够听明白,还坐直了身子严肃了神情。

  龙傲天的眼睛微微眯起:“一个洪帮高手跟高市长频繁接触,这违背咱们当初的协议,不得不让人怀疑,他们有见不得人的交易,这让我感到不安,而且昨晚红花巷发生一场大火,烧死数十号人,根据我收到的可靠消息。”

  “这烧成焦的尸体中,有不少是洪帮子弟,这里显然藏有乾坤。”

  “我不确定赵一冰复活、龙秀姑的死是否跟他们有关,但这个关键时候,我愿意选择暂时观望。”

  “你我可以关起门来死磕,但不允许别人挑拨我们死磕,那是把我们当成傻子。”

  “秋徽也跟叶子轩有过接触,叶子轩承认救过白秋画。”

  “当然,具体情况,还是要等叶子轩作证才能判断真假。”

  龙傲天夹着雪茄一点:“古大佛,我暂时忍耐,是看在死去大哥惧怕他人渔翁得利的份上。”

  “希望你不要让我失望。”

  “虽然我黑道势力不如你,但我钱多到砸死你,买凶,一人一百万,我的钱都还能剩不少。”

  古大佛没有跟他争执:“我能说的就是,龙秀姑真不是我下令袭杀。”

  “赵一冰诈死我也的确不知情。”

  “龙爷,佛爷,叶子轩来了。”

  这时,一个雄鹰精锐跑入进来,脸上带着惊恐:“他还带来了两副棺材。”

  龙傲天和古大佛齐齐讶然:“棺材?”

  他们的震惊很快得到了证实,叶子轩真的带着两副棺材,在龙秋徽和几名亲信护送下走进大厅。

  棺材漆黑,阴森,带着一股死亡气息,它们的进入,让所有人都感觉到压力,感觉到不舒服。

  龙秋徽和几名亲信虽然是跟着叶子轩护送,但跟龙傲天他们一样疑惑,在棺材横陈在大厅中间时,龙秋徽扫过全场一眼,随后向叶子轩低喝一句:“叶子轩,路上问你带棺材什么意思,你压着不说,要到现场才给我答案。”

  “现在到了现场,你该说说怎么回事?”

  不知道为什么,昨天的石头坞事件之后,龙秋徽开始对叶子轩感觉到一抹陌生,他像是一下子成熟了,昔日的玩世不恭变成心机难测,虽然她一直希望叶子轩能够生性一点,可见到他流露出来的成长,她又感到一丝不舒服。

  至此,她才想起戴局长的那句话:别人都是努力的绽放光芒,而叶子轩却是努力的掩饰光芒。

  也许,现在的叶子轩才是真实的叶子轩。

  不过,她还是稳住心神:“大家时间宝贵,揭秘吧。”

  在龙秋徽一如既往给叶子轩压力时,白秋画则嫣然一笑,亲手端着一杯茶走到叶子轩面前,声音甜腻轻柔:“子轩做事向来有分寸,今日更是证人身份出现,龙队,你怎么可以这么无礼呢?轩轩,来,先喝杯茶,慢慢说。”

  龙秋徽白了白秋画一眼,轻哼一声多事就没再说什么,叶子轩接过白秋画递过来的茶水,一口喝个干净,古大佛看着叶子轩的样子,嘴角勾起一抹笑意:“叶兄弟果垩然人中之龙,这种场面无拘无束,波澜不惊,定力非凡。”

  龙傲天坐直庞大身躯,夹着修长雪茄哼了一声:

  “子轩是人才,众所周知,哪需要你拍马屁?”

  “你以为多说几句好话,他就帮你做假垩证?”

  “没用的,他不是拿人手短的人,不然早来龙氏集团了。”

  随后,他望向叶子轩笑道:“叶老弟,今天带棺材作证,有什么深意吗?”

  “龙先生,古先生,你们难道没有发现,这两副棺材、、、”

  叶子轩一语惊人:“是按照你们的尺寸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