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天才布衣> 第九十二章 水落石出
  听到叶子轩这一句,在场众人脸色齐齐一变。

  这摆明就是说,他今天是来给两人送棺材。

  雄鹰子弟和龙氏成员刚刚要发飙,古大佛和龙傲天几乎同时打出手势,示意他们不要轻举妄动,龙秋徽苦笑叶子轩依然哗众取宠时,白秋画扬起一抹明媚笑意,化解现场的剑拔弩张:“弟弟,你能否把话说的清楚一点呢?”

  “话,我当然会说清楚。”

  叶子轩脸上已经不复存在昨日的伤感,恢复了以前的玩世不恭,拍拍身边厚实棺材笑道:“我也知道今日是过来作证的,只是在作证之前,我想要把我们之间的账目算清楚,没拖没欠,说起话来才没顾忌,你们说是不是?”

  古大佛一笑:“账目?”

  龙傲天也皱起眉头:“叶老弟,你说话越来越深奥了。”

  “白小垩姐说过,救她一命给一千万,拿下中年胖子,再给一千万?”

  叶子轩看着白秋画等人一笑:“白小垩姐,古先生,这承诺算不算数?”

  白秋画嫣然一笑:“当然算数。”

  古大佛更是直接:“秋画,给叶兄弟一千万。”

  “是!”

  白秋画微微低头:“我马上给子轩开一千万的支票。”

  叶子轩摇摇头回道:“不,是两千万。”说到这里,他忽然伸手,在众人讶然的目光中,他猛地掀开左边棺材盖子,轰的一声,棺盖落地,一股消毒药水气息涌出,雄鹰子弟和龙氏精锐下意识散开,神情警惕保护自家主子。

  谁知道叶子轩搞什么花样。

  在他们把注意力放在叶子轩动作时,龙秋徽和白秋画却毫不在意上前,美丽眸子向棺内一扫,一个身上缠着染血纱布奄奄一息的胖子涌入众人视野里,龙秋徽见到他没多少反应,白秋画却是娇躯一震,讶然失声:“是他!”

  她虽然没见过胖子全貌,但从体型和额头还是能锁定对方。

  “没错,他就是袭击白小垩姐的杀手。”

  叶子轩嘴角勾起一抹笑意:“不过他正如白小垩姐所料,不是什么天衣阁杀手,而是洪帮高手,司徒斯。”

  听到这话,全场哗然,同时踏前一步审视中年胖子,古大佛和龙傲天齐齐凝目:“你怎么知道他是洪帮高手?”

  叶子轩避重就轻,没有把唐薛衣一事道出:“我如何知道他的身份不重要,重要的他身份准不准确,人,我带来了,真假,相信古先生和龙先生有能力甄别。”以龙氏和雄鹰的实力,揪着中年胖子反查来历不会有什么难度。

  他向白秋画一笑:“白小垩姐,你说,给一千万,还是两千万?”

  “两千万,两千万。”

  白秋画欣喜若狂,有中年胖子这个活口,完全可以证实自己遇袭一事,今日对话就不惧龙傲天质疑,如果不是在场太多人,她会直接冲到叶子轩的面前,当众来一个法式湿吻来报答:“弟弟,你真是我的福星,把他带来。”

  古大佛也散去心中的疑问,对着叶子轩竖起拇指赞道:“三千雄鹰门生翻遍华海都没有他的踪影,想不到叶兄弟不仅可以找他出来,还能重伤他带到这里,这份功力和手段让老朽佩服,秋画,三千万,算是雄鹰一点心意。”

  白秋画马上应道:“是。”

  “别、、、无功不受禄。”

  在龙秋徽目光玩味看着叶子轩时,叶子轩笑着抛出一句:

  “我只拿自己该拿的钱,拿的多了,不仅我心里不踏实,龙先生也会不放心。”

  在龙傲天微微一怔却会心一笑时,古大佛再度哈哈大笑,指尖佛珠一转:“有趣的孩子,行,两千万,同时我在这里向你保证,雄鹰跟叶兄弟的恩恩怨怨,从此一笔勾销,犬子无论判多少年,雄鹰都不会记在叶兄弟身上。”

  白秋画和龙秋徽眼睛同时亮起,心里都掠过一抹欣喜,有古大佛这句话,叶子轩不用担心雄鹰报复了。

  叶子轩很快拿到两张支票,揣入怀里后悠悠开口:“谢谢古先生,只要雄鹰集团不找我麻烦,我也不会故意跟雄鹰作对。”接着他拍拍身边这副棺材:“钱,我收了,棺材你们可以抬走了,司徒斯的死活也交给你们处理。”

  在白秋画的微微偏头中,几名雄鹰子弟立刻上前,古大佛悠悠开口:“这礼物,直接送给龙爷吧。”

  显然,他要雄鹰的清白无可挑剔。

  龙傲天也没有客气,事关白秋画遇袭和龙秀姑真垩相,他不能马虎,于是挥手。

  龙氏队伍很快分出六人,专门看守半死不活的司徒斯。

  “轩轩,另一副棺材是什么惊喜啊?”

  在龙秋徽一脸鄙夷中,白秋画娇媚动人:“打开给姐姐看看,让姐姐再惊喜惊喜。”

  出现司徒斯这种昂贵礼物后,棺材在众人眼里显得不是那么膈应,古大佛和龙傲天也都望向另一副棺材,等待着神奇小子再给一个奇迹,叶子轩笑容依然灿烂,这次把目光落在龙傲天的脸上:“这一笔账,跟龙先生有关。”

  “龙先生在警局说过,拿下赵一冰,一千万。”

  龙傲天下意识点头:“没错!”随后他想到话中话,腾地站起来喊道:“赵一冰?莫非、、”

  “没错。”

  没等龙傲天把话说完,叶子轩就伸手掀起另一副棺材,在众人惊讶的视野之中,一个瘦小男子清晰可见,脸色惨白,右臂缺失,半死不活的样子,可是无论龙秋徽、龙傲天,还是古大佛都认得出来,三人齐齐站起喊出一声:

  “赵一冰。”

  “他就是假冒烟花杀手的赵一冰。”

  叶子轩无视众人的震惊神情,也没在意他们好奇的目光,自己走到桌边倒了一杯茶:“二十多名警垩察的命,龙秀姑的横死,都跟他有着密切关系。”他本来还想说孤儿院血债,但感觉还不是时候,至少要让事情一件件解决。

  龙秋徽第一个冲到棺材边,她也是第一次见赵一冰的真面目,但在监控看过后者身材,多少还是能认一点影子,接着她就扯开对方的纱布,看到左肩膀上的特殊弹孔后,就向龙傲天点点头:“没错,他就是杀六姑的凶手。”

  古大佛和龙傲天也都走到棺材旁边辨认,大家都是老熟人了。

  龙傲天拳头瞬间握紧:“真是赵一冰。”

  古大佛看着那张熟悉的面孔,平静的脸多了一点苦涩:“他果垩然没死,没死!”他有些心酸,也有些失望,赵一冰的死而复生,不仅昭示后者的忠诚出了问题,也暗示金大牙韩大奎他们欺骗了自己,不,是六人背叛了他。

  古大佛轻声一叹:“为什么?”

  这一叹,有惆怅,有失望,有懊悔,还有道不尽的痛苦。

  “龙五,给子轩一千万。”

  这次不需要叶子轩出口,龙傲天直接向随行保镖喊出一句,在龙氏把支票恭敬递给叶子轩时,龙傲天已经双手放在棺木,用力一掰,轰!棺材顿时四分五裂掉落在地,腾升一片木屑,赵一冰也啪的一声落地,伤口更多渗血。

  “杀龙秀姑?”

  龙傲天一脸戾气,上前一脚踩在赵一冰的左手,咔嚓一声,残存的左手再度折断,赵一冰也哎哟一声痛苦醒来,龙傲天不是一个喜欢动怒的人,这些年修身养性更是让自己能收敛喜怒,只是龙秀姑对他实在太重要,太重要。

  五十多年的兄妹情感,让他无法控制对赵一冰的愤怒。

  龙秋徽冲上去制止:“爸!”

  “龙爷。”

  古大佛也伸出一条腿,一把挡住龙傲天要踩踏而下的脚底,谁都知道,这一脚下去,赵一冰只怕会一命呜呼,龙傲天见到古大佛阻挡自己,眼睛一瞪:“古大佛,你干什么?不让我动赵一冰?你是念着旧情,还是蛇鼠一窝?”

  “我没有念旧情,也没有跟他蛇鼠一窝。”

  古大佛苦笑一声:“只是不希望你打死他,没了口供,无法还我清白。”

  龙傲天冷笑一声,腿脚猛地一压,身子一撞,把阻挡的古大佛撞了开去,脸上带着一股子萧杀:“古大佛,别说那么多没用的,在我看来,你跟赵一冰就是蛇鼠一窝,孤儿院的大火,龙秀姑的死,哪一件事跟你能脱关系?”

  古大佛叹息一声,龙傲天此刻虽然有些冲动,但他说的也没错,赵一冰是他的手下,很多事他脱不了关系。

  “今天,我先让他生不如死。”

  龙傲天一脚踢飞赵一冰:“再慢慢要口供,古大佛,你最好不要阻止我,不然我就要怀疑你用心。”

  叶子轩没有在意两人的冲突,或者说,他根本不担心龙傲天打死赵一冰,两人都是老狐狸,龙傲天现在所做,不过是要占垩据道德高度,时刻提醒古大佛的错误来谋取最大利益,事实也证明很有效,古大佛眼里掠过一抹愧疚。

  不知道为什么,叶子轩原本以为自己会很仇视古大佛,毕竟雄鹰曾经想要他一只手,古大佛还曾派干将烧了孤儿院,酿造血淋淋的惨案,可是见到古大佛的样子,叶子轩又感觉他不是想象中的坏蛋,不想过快对他作出判定。

  何况现在多了洪帮这个变数。

  “爸,你冷静冷静。”

  龙秋徽死死拉住父亲的胳膊,苦口婆心劝告:“杀赵一冰容易,一枪解决,但找出真垩相难,他是一系列事情的关键,你把他弄死,很多东西都没有答案,我们跟雄鹰的恩怨也无法缓解,双方要死磕很简单,各自回去下令开战。”

  “不用三个小时,华海就可以腥风血雨。”

  “这是你们想要的结果吗?”

  “你克制那么多天,不就因为想要找出真垩相,给龙秀姑一个清白吗?现在大打出手有违初衷。”

  “最重要的是,你愿意让其他人暗中看笑话?”

  “咳咳咳。”

  还没等龙傲天回应什么,倒在地上的赵一冰身体微微蠕动了一下,强烈的剧痛和震动让他苏醒了过来,他睁开浑浊和血红的眼睛,正对位置恰好是叶子轩,精光瞬间大涨,充满说不出的怨毒,显然他对叶子轩恨得咬牙切齿:

  “叶子轩!”

  简单三字,却让所有人都感觉到恨意。

  赵一冰努力挣扎撑起身躯,古大佛捏着佛珠靠前:“大冰。”

  “扑通!”

  赵一冰惊讶侧头,一眼看到古大佛,双腿一软,直接跪了下去。

  PS:鲜花太猛了,打赏太猛了,兄弟们太疯狂了,跪了,服了,真服了,你们永远是最强大的。

  一起成功说:今晚更新结束,明天继续努力更新,谢谢大家的疯狂支持。